空間之旅
字體:16+-

第238章 幸運的人

第二百三十八章 幸運的人

“我送你一壺酒,以作補償,行不?”

“我的花就那麽廉價?”紅衣女的聲音帶著不滿,“以那些花的價值,至少值一百壺!”

“那我還是翻地好了。”她的酒可是很珍貴的。

翻地嘛,容易,不是還有白葉、白芷、白甘嗎。

於是長毛鼠出動,至於藍田諾諾則半仰臥在一塊大石頭上,賞花喝酒。

夕陽落山,月牙出現。

“水月亮,走的時候等一下我吧,我想在這兒沉寂一段時間。”阿花今人現身,而後紮根於一塊黃色的土地之上。

枝幹展開,千朵被摧殘過的花兒肆意的綻放著,如果那花兒完整無缺的話,一定會是一場更加燦爛的視覺上的盛宴。

“喂,我還沒有……”同意呢。

最後三個字,在看到那破碎的有缺口的花兒——似乎有恢複趨勢的時候,藍田諾諾那習慣性的拌嘴,停留在了喉嚨間。

在迷蒙的夜色之下,百花園又是一番不同的景象,花兒在夜色月光的映襯之下,更顯得迷人。

“輕音,你會想南姨她們嗎?”藍田諾諾望著月亮,眼帶迷蒙的道。

“還好。”模棱兩可的答案。但行動卻泄露了心底裏的想法,因為輕音的手指,正在有節奏的輕輕地敲打著地麵,而後一曲曲子的調子從大地上響起。那是幽靈族的曲子。

“這算是以大地為器嗎?”藍田諾諾的目光轉移到輕音的纖指。

“恩,能以萬物為器,這是上天對我們幽靈族的恩賜,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已經很少有人有這些能力了。還記得,我第一次以山石為樂器湊出美妙曲子的時候,族人們是那麽的歡快,並直接把我認定為他們的下一任領路人,隻可惜,我最終辜負了他們的期望。”

“如果時間能夠倒流,那該多好啊?”輕音無限的感慨。

輕輕一笑,藍田諾諾的聲音空洞而悠遠:“人活著就會有希望,依我看來,如果時間倒流到過去,我想沒經曆過後麵事情的輕音,還是會做出當年一樣的選擇吧。”

“也許會吧。給我說說你沫姨吧,能夠譜寫出‘輕音’這樣曲子的人,一定是一個豁達的人吧。”

“沫姨,”輕輕的念著,藍田諾諾楞了一下,而後緩緩地道,“她啊,外冷心熱,記憶力特別的好,刀子嘴豆腐心。可是卻在花兒一樣年紀的時候,遭受到了摧殘。”……

花開之後,下一步應該是結果。

如若花開之後是凋零,那麽就代表著這花到了盡頭。美麗的花兒凋零、逝去,因此出現的葬花、花祭,這是憐惜嗎,還是單純的感慨一下呢。

“你奶奶是一個怎麽樣的人呢?”

“一個很好的人,教會了我很多。”藍田諾諾的笑容帶著懷念。

月牙兒升到半空中,望著花海,想起那令人驚豔的舞,輕音覺得,她應該有屬於自己的音樂,自己的曲調。

取出柳葉琴,琴聲緩緩地想起,流入了人的心田。

腳尖輕點,舞隨音動,藍田諾諾翩翩起舞。寂靜的夜裏,在花的世界裏,花兒便是一個獨特的觀眾,在樂曲開心的時候,為你綻放,為你搖曳;在音調低沉的時候,花兒收攏花瓣,靜止不動。

這時候,音動人,舞也迷人。

對於花兒而言,不知是曲動人心,還是無動人心。

忽然,一條樹枝憑空而現,困住藍田諾諾就走,阿花今人見之,迅速拔腳就追,至於輕音,則是,微微一動,人就消失於原地。

就這樣的,百花園恢複了原有的寂靜。

朵朵花兒挺直綻放,麵向著天空,紅衣女花朵現身,那詭異的笑容,配合著隨風飄揚而略顯的淩亂的頭發,給人十分妖豔的視覺:原來你也有看錯的時候,可惜了,我不會提醒你,誰讓咱不是心甘情願的待在這兒的呢。

在藍田諾諾這一邊,眼看著自己被捆綁進入一朵花蕊之中,咋看是十分熟悉的環境,人腦海中的各種念頭瞬間停止,隻剩下了一個新衍生出來的念頭:好熟悉,這不是進入仙域時經過的地方嗎。

在這兒,整個世界隻有一個平麵,而這個類似於鏡子的平麵之上漂浮著三千花朵,低頭看向平麵,平麵之下和平麵之上的景色,一模一樣。

樹枝消失,隨之而現的極盡有力的大字:隻有從三千虛擬的花朵中找出九顆玄珠,才有資格晉升為聖女,才有資格進入聖女成長之路。

啊?就這麽簡單,藍田諾諾不可置信的看著字幕。難不成那角落邊的玄珠是假的,那這假的也太明顯,太逼真了吧。

運轉新學會的法訣,紫光便流轉於紫眸中,不見角落那邊的景色有變,順手的拿出一根胡蘿卜,將其扔到玄珠那兒,胡蘿卜沒事。

於是人過去,沒有陷阱,小心翼翼的捧起那玄珠,也不見有什麽意外出現,反倒是玄珠變成了手鏈,纏繞到了手腕上。

“恭喜你通關!”一條通道出現在藍田諾諾的麵前,將人吞沒。

“該死的,這是那個家夥做的,”一個氣急敗壞的聲音,隱隱的傳到通道這兒,“死老頭,肯定又是煉丹去了,真是便宜那個小丫頭了,真是一個幸運的人……”聲音漸漸的聽不見了。

她似乎撿大便宜了,摸著珠子,藍田諾諾咧嘴高興地——笑了。

一顆珠子從手鏈上脫落,藍田諾諾從通道上下墜,落地。

一片陰影出現在地下,藍田諾諾仰頭,而後迅速的往旁邊移動。

就這這時,阿花今人頭向下,直逼地麵。而後,小孩雙手撐地,翻身起,拍拍手,動動胳膊,甩甩頭發,酷酷的道:“想看我笑話,那就打錯主意了,也不看看小爺我是誰!”

就在這一刻,一株小草長大嘴巴,一口咬住阿花今人的屁股,而後藍田諾諾不厚道的笑了。

“可惡,敢咬我,看我怎麽教訓你,”血色充滿阿花今人的臉龐,人瞬間變成大樹,碾壓小草,“看,這下場還是輕的。”

“恩恩,是輕的,”小草求饒,“大爺就起身吧,俺已經快斷氣了。”

“什麽大爺,我很老麽,要叫我小爺!”

“恩恩,小爺,我不會有下次了,你就起身吧。”

“不起,不給你點教訓,那對不起我自己。”

“爺啊,我認錯了,但還是有人欺負俺啊。”小草開始幹嚎。

頃刻間,地開始晃動,山開始搖晃,藍田諾諾轉身一看,那兒似乎有做小島在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