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之農女醫妃
字體:16+-

第49章 昏厥

第49章 昏厥

那不過是因為她心知李玉堯是她唯一活下去的希望,她隻是尋求庇護。

若是她解了今天的劫難,李玉堯百分百篤定,這所謂的郡主,立馬對她翻臉無情,殺她滅口以保住郡主的顏麵和名譽。

“這人武藝高強,我隻能拖住一時。”諸多念頭在腦海裏百轉千回,不過幾秒鍾的時間,李玉堯便迅速做出了決斷。

“姑娘,還是請你快點逃命去吧!”李玉堯抬手將她遠遠地送了出去,便小心地在袖子裏將跳蚤粉袋口鬆開。

龍若纖落在遠處,她爬起來,轉身咬牙看了一眼李玉堯和葉永,一抹憤恨和痛惡在眼底浮現。

隻一瞬間,她便明智地轉身離去。

來日方長,隻要她保住性命和清白,他日她必會將那白麵書生一夥人全數誅殺。

至於那個蒙麵女俠,她若是識趣地對今日之事三緘其口,她便也大發慈悲放她一馬。

倘若她人心不足,起了不該有的心思,她也不介意代替閻王收了她的小命!

李玉堯心知自己的招勢隻能糊弄葉永片刻,一開始便沒有打算戀戰,而是準備攻擊不備,用跳蚤粉將其暗算。

葉永心裏疑惑,這冒出來的女子內裏不俗,武功路數很是怪異,瞧不出來自於哪一門派。

“閣下是何門何派?”葉永麵色凝重,眼底的凶光濃鬱:“我們江洋五惡在江湖上可是響當當的,姑娘與我們為敵,就不怕我江洋五惡的報複?”

“嘁——”李玉堯飛快地將袋口係上,這跳蚤粉已經飛散出去,相信不用多久,這葉永便會中招!

“江洋五惡?抱歉啊,聽你們這名字就與響當當不搭噶,我看應該是臭名昭著還差不多!”李玉堯停在半空中,因為有了內力,可以聽到整個府邸各處傳來的聲音。

仔細辨別了一下,李玉堯立刻確定元紹的行蹤。

“放肆!你竟——”葉永怒聲斥道,麵色卻是驟變,忍不住狠狠地撓著脖頸,逐漸地開始向全身各處抓癢。

“癢死我了!你這個賤人,對我做了什麽?”葉永大怒。

“沒什麽,就是給你點顏色,治一治你那隨處起邪念的第三條腿!”李玉堯哼了哼,目光特意在葉永某處定格了幾秒鍾。

語畢,李玉堯施展輕功,向內院飛去。

托內力丹的福,李玉堯第一次施展輕功,心裏既惶恐又好奇和喜悅。

“壯士,今日我慕府遭受凶匪洗劫,承蒙您舍命相救!我慕振康在此起誓,若我慕府能夠渡過難關,來日必當重謝!”慕府老爺慕振康拱了拱手,不顧嘴角的血漬,向元紹感激道。

“不必。”元紹因為是戴著人皮麵具,所以也不擔心後續麻煩。

“老三!”趙煞揮舞著九節鞭,眼看著元紹在三人圍攻之下,還能將王胖重傷,忍不住大吼一聲,拚了命的向元紹衝去。

慕振康和二子慕少霖共同對戰老四郭大,這郭大武藝是五人中最高,且擅長輕功。

元紹一掌將老三王胖打得吐血倒地,失去了戰鬥力。

但是老大趙煞與老五郭二,仍然不可小覬。

“相公閃開!”李玉堯大吼一聲,將跳蚤袋子鬆開,藥粉飛散,老大和老五都躲閃不及,被藥粉當頭撒下。

“啊,好癢!”

“癢死我了!吼吼吼——”

元紹默契地躲開,並飛速追過去,將見勢不妙準備逃跑的老四一腳踹倒。

“給你也嚐嚐吧!”李玉堯將藥粉兜頭灑向老四,笑嘻嘻地又走向剛蘇醒的老三,如法炮製將他也撒了跳蚤粉。

整個院子裏,傳出了四惡痛呼哀號,打滾求饒的聲音。

“父親,這賊寇窮凶極惡,闖入我慕府見人就殺,實在是罪不可誅!”慕家二少爺慕少霖擦了一把嘴角的血漬,仇視地瞪著地上滿地打滾的四人說。

“管家,派人去縣衙報官,另外清點下府中之人數量,負傷的趕緊請大夫醫治,一切開銷從賬上支取。若是有不幸喪命的,給家人賠償雙倍的撫恤金,並好生安葬……”

慕振康不愧是慕府的當家老爺,經曆過廝殺,很快便有條不紊的處理善後事宜。

這一係列命令下達,既穩固了自己的威信,又安定了府中下人的心。

“是,老爺!”管家也是個武藝高手,武器和江洋五惡中的老二白麵書生葉永一樣,也是一柄扇子。

隻不過葉永的是美人扇,而管家卻是一柄骨扇。

“啊!”李玉堯身上的時效消失,渾身無力且頭暈目眩,眼看著就要摔倒,她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

元紹飛快地接住她,皺眉說:“你怎麽樣?”

“我……”李玉堯翻了個白眼珠,整個人昏厥過去。

在徹底失去意識之前,她似乎聽到慕振康說:“恩人,我看尊夫人怕是不舒服,不如委屈恩人與夫人,暫且在慕府稍作休憩,如何?”

再次恢複意識的時候,李玉堯鼻翼間充斥著一股茉莉花香。

緩緩地睜開眼睛,入目是淺黃色鏤空紗布蚊帳,她躺在**,蓋著一條淺藍色繡著玉蘭花的薄被。

透過薄如蟬翼的帳簾,可以看到對麵一張檀香木桌子並四把椅子。桌子上麵有紫砂壺並四隻茶盞,一碟桂花酥,一碟芙蓉糕。

桌子旁邊一張茶幾上,放置棋盤。棋盤上是下了一半的棋子,一盞八角琉璃燈懸掛在棋盤桌子上空。

李玉堯 摸著腦袋下了床,感覺渾身還是沒有一絲力氣。

看來這內力丹的副作用,果然很大。

想不到床頭邊有一隻巨大的屏風,李玉堯繞過屏風一看,裏麵竟是獨立衛生間!

應該說是古代的獨立衛生間!

走到桌子邊倒了一杯茶,李玉堯連續喝了兩杯。

掀開珠簾,迎麵是一張貴妃軟榻,旁邊還有一張茶幾,上麵有一直托盤,托盤裏擺放著時下的水果。

李玉堯走出去,邁過門檻,發現這是一處安靜的院落。

“有人在嗎?”李玉堯納悶,元紹哪裏去了?

她下意識地摸了摸臉,發現麵紗還好好的在,便鬆了一口氣。

“玉夫人,你醒啦?”有兩名丫鬟進了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