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之農女醫妃
字體:16+-

第66章 大姐腦子有問題

第66章 大姐腦子有問題

“死丫頭,你去哪裏耍了?”喬冰彤一眼看到李玉堯,猛地站起來,衝過去劈頭蓋臉地一頓訓斥:“我和你姐等你這麽久,你是死了呀,還不快點做飯……”

“我記得當初你們賣了我,還親自畫押簽下了賣身契。”李玉堯抬起手,將喬冰彤肥碩的手揮舞開,哼了哼說:“那時候我們就恩斷義絕了,李夫人和李大小姐今兒個來,可是有什麽事麽?”

“死丫頭!”喬冰彤聽到李玉堯提及賣身的事情,老臉漲的通紅。

但是一想到從前在家裏麵,對自己唯命是從,膽小怯弱愚蠢的李玉堯,便又理直氣壯地罵道:“你還敢跟我頂嘴?啊!我是你娘,我說幾句咋的了?家裏揭不開鍋,當初賣了你,也是為了你好!”

“你現在發達了,就不認親爹親娘,你就不怕遭了報應!”喬冰彤一想到大女兒描述的,在安遠鎮遇到的二丫頭和元家兒郎,出手闊綽,心裏麵就按耐不住。

在她眼裏,那些都是銀子!

而且,都是屬於她的白花花的銀子!

加上她們進了趙家村,就聽到村民議論紛紛,說是元家紹哥兒和媳婦發達了,被山上的財主老爺委以重任雲雲。

喬冰彤心裏麵對於李玉顏的那些描述,自動的又腦補了不少元家發財,交好運的聯想。

早知道,當初就不應該簽下賣身契!

不過哪怕他們賣了李玉堯那死丫頭,血濃於水的親情還是改變不了。她就不相信,她這個當娘的問她要銀子花,她還敢拒絕!

李玉堯算是明白了,這小白花大姐回去,肯定是胡扯八道,攛掇著她這個貪婪無厭的娘上門來,無非是想要訛銀子!

“娘這麽說,讓女兒很是費解。”李玉堯看了一眼低著頭,裝無辜的李玉顏,又去看一臉好戲的元蟬兒,暗自吐槽,這兩人還真的是一個德行!

“娘將我賣進元家,這近兩個月來不聞不問,今天忽然就來了元家,女兒一開始聽到娘來了,是真心高興的!”李玉堯撣了撣衣擺,一副受傷的模樣說:“隻可惜女兒的一腔熱情,愣是讓娘劈頭蓋臉數落沒了!”

“我數落你幾句咋的了?”喬冰彤上下審視了一番李玉堯,心裏暗自嘀咕,這死丫頭還真的與從前大不相同。

從前這死丫頭別說敢和她頂嘴,就是抬頭看她都是不敢的。

看來顏兒丫頭說的不錯,二丫頭嫁到了元家,果然是不一樣了。

“堯兒是我的娘子,還輪不到外人對她指手畫腳!”元紹一腳踏進堂屋,冷冷地看向喬冰彤,眼睛裏的寒意刺得喬冰彤渾身一個激靈,下意識地後退了兩步。

“元家哥哥,你別誤會,我娘隻是愛之深,責之切。”本來低著頭,裝無辜的李玉顏,聽到元紹的聲音,猛地抬頭,擠開喬冰彤,上前一步盈盈一禮說:“二妹妹在家中一向懶惰貪玩,娘這是擔心她在婆家也繼續偷奸耍滑,給元家哥哥和元嬸子添麻煩。”

李玉堯膛目結舌,她哪怕知曉李玉顏是朵白蓮花,上次在安遠鎮她也對元紹表現出興趣。但是李玉堯怎麽也想不到,這李玉顏竟然不顧身份,公然在元紹麵前詆毀她這個親妹!

“這位姑娘,你是何人?”元紹冷嗖嗖地瞪著李玉顏,眯著眼睛問。

李玉顏心底一喜,忽略元紹不善的眼神,故意挺了挺自己傲人的兩團,將自己玲瓏的身姿扭了扭說:“我是堯兒的大姐,元家哥哥可以叫我顏兒。”

“哦,既然是內子的大姐,豈會不知曉稱呼元某為妹夫?”元紹哼了一聲說:“難不成,大姐腦子有問題,見到男子就叫哥哥?”

李玉顏登時俏臉通紅,有點羞憤難當。

她憤恨地看向李玉堯,元紹對她這麽無禮,羞辱,肯定是聽了李玉堯這賤丫頭的挑唆!

是了,上次在安遠鎮上,她就故意在元紹麵前道出是她故意使壞,讓元昊兒將安力打得重傷不治。

想來元紹定然是那時候開始,便誤會了她是個不好的姑娘。

想到這裏,李玉顏看向李玉堯的眼神更加不善,夾雜著一股子狠毒。

李玉堯才不懼她的眼神,不甘示弱地回瞪過去。

喬冰彤也是詫異地看了一眼大女兒,想不通她怎麽會叫二丫頭的夫君為哥哥,不過元紹那番話還是讓她丟了臉麵。

喬冰彤狠狠地瞪了一眼李玉顏,將她拽到自己身後,冷斥道:“你給我閉嘴!”

“娘!”李玉顏不滿地嘟著嘴,捏著手中的帕子說:“明明我才及笄一年多,本就比元家哥哥小嘛!”

“噗——”李玉堯直接笑噴了:“照大姐的意思,娘的年紀比大伯還長了一歲,那是不是娘平時稱呼大伯,不是隨著爹叫大哥,而是叫弟弟?”

“你個死丫頭閉嘴!”喬冰彤臉更黑了,狠狠地掐了一把李玉顏,吼道。

她今天來元家,是專程要銀子的,可不是為了這麽點雞毛蒜皮的事情,讓元家的人看笑話的!

李玉顏渾身一個哆嗦,在來元家之前,舅媽上門,想要她嫁給表哥。

她才不願意,表哥長得壯得像牛,又黑又肥碩,而且還粗俗不堪,動不動抬手打人。她聽說表哥先前的婆娘,就是受不了他的毒打,上吊死了。

“堯丫頭,這是你親娘,你怎麽說話呢?”看戲的元蟬兒終於屈尊開了口,不緊不慢地說:“這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我這個做婆婆的沒管教好你呢!”

喬冰彤皺著眉頭,麵色不好。

這是什麽意思?

言外之意,是她沒有管教好女兒,還需要女兒嫁人後,當婆婆的進行管教?

“親家,你什麽意思?”喬冰彤雙手叉腰,儼然一副元蟬兒要是不好好回話,她就會衝上去,好生修理她一番。

“沒什麽意思,我這不是為老姐姐你不平嘛!”元蟬兒怪笑一聲說:“這堯丫頭對你這個親娘不尊敬,還不是我這個婆婆不稱職,沒把她掰好!”

“滾你個死寡婦!”喬冰彤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衝上去推了一把元蟬兒說:“你自己不詳克死了男人,還敢拿喬婆婆架子,給我女兒立規矩?你問問你自己,你配嗎?”

元蟬兒懵了,猝不及防之下,踉蹌著差點兒摔倒。

“老姐姐,你什麽意思?”元蟬兒就不明白了,她就是想幫著喬冰彤,擠兌李玉堯這個把元紹的心抓住的死丫頭,怎麽忽然間喬冰彤這蠢貨就把矛頭對準了她?

“你說老娘什麽意思?我給你三分顏麵,你還開起了染缸!我看你這個騷蹄子是被夫家趕出門,淪落到趙家村!” 喬冰彤狠狠地吐了口唾沫說:“啊呸!還敢裝無辜說是死了男人!”

元蟬兒麵色難看至極,但是當喬冰彤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李玉堯分明看到,元蟬兒眼底閃過一絲慌亂!

難不成,這婆婆真的是被夫家趕出門的?

李玉堯看了看元紹,見他麵上竟然沒什麽情緒波動!

“喬冰彤你這個遠近聞名的悍婦,狗嘴裏吐不出象牙,我跟你拚了!”元蟬兒見元紹麵色鐵青,以為他信以為真,禁不住撲上去,對著喬冰彤狠狠地左右開弓打耳光。

喬冰彤正得意呢,猝不及防之下被元蟬兒打了兩耳光,火氣蹭蹭冒起來。

扯開大嗓門,喬冰彤吼道:“好啊,你這個騷娘們不甘寂寞,勾搭村裏頭的光棍漢子,還不許人說!”

喬冰彤故意大聲呼喊,想要將左鄰右舍的人都吸引過來。

喊完了,喬冰彤才記起來自己吃了虧。

喬冰彤又壯又胖,一隻手惡狠狠地將元蟬兒兩隻手扣在一起,另一隻手對著元蟬兒嬌嫩的臉蛋左右開弓。

“啪啪啪——”響亮的耳光聲在屋子裏尤為的響亮。

李玉顏猛地反應過來,看到喬冰彤的作為,簡直是又氣又怒。

她今天好不容易將喬冰彤騙過來,目的是想要脫離李家,勸爹娘打消把她嫁給表哥的打算。

她剛回到家裏的時候,由於瞞著他們,沒有把自己在安遠鎮上的事情說出去,隻說老爺夫人開恩,給她放了幾天的假。

他們就還以為她依然是朱舉人家裏的侍墨丫鬟,頭幾天還好吃好喝的伺候她,沒有像從前那樣使喚她幹粗活。

隻可惜前幾天舅媽聽說她回村了,便拎著厚厚的禮品上門。

她當時就感覺不太對勁,故意躲在窗下,聽他們談話。

想不到舅媽真的是不懷好意,竟然將主意打在了她的身上!

原來表哥那個婆娘被他打得受不住,跟村裏一個常年在外做工的夥計私奔了!

而那個表嫂娘家又是喬家寨有名的大家族,表嫂私奔了,娘家一大波人圍堵在舅舅家,討個說法。

舅舅家無奈,讓表哥簽下了和離書。

這對於舅舅家來說是奇恥大辱,表哥這下半輩子,也是難以在喬家寨討到媳婦了。

因此舅舅個舅媽,便將心思打在了他們家。

二妹嫁到了趙家村,三妹隻是個九歲的奶娃娃。

顯而易見,舅媽便打算讓她嫁給表哥!

舅媽離開後,對她熱情的不得了,她心知其中緣由。

本來爹娘聽到舅媽說得十兩銀子的訂金,之後的聘禮也隻多不少,想要答應這門親事。

她無奈之下,便說出在安遠鎮看到二妹和她的夫君,扯謊說他們花錢大手大腳,買了很多好東西,家裏肯定很有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