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之農女醫妃
字體:16+-

第145章 突然昏厥

第145章 突然昏厥

“是,父皇!”尹楓唇角慢慢地譏諷,聲音裏卻滿是恭敬地說:“父皇,兒臣以為,元紹初入東宮,對一切都很陌生,難免會抵觸。您今日故意忽視他的妻子,難免不會引起他的疏離和不滿。”

“按照尋常人家,遺失的孩子失而複得,且已經成家。父母必然會因為愧疚,而對孩子的要求無條件滿足。”尹楓盡量淡漠地說出這番話,不待龍霸天回答, 又接著說:“兒臣適才仔細看了,那元紹在您貶低他糟糠之妻的時候,眼睛裏分明有失望和不滿。”

“依你的意思,朕該如何?”龍霸天皺著眉頭,他是疏忽了。若不是這個孽種提醒,他險些就在元紹沒有發揮作用之前,與他離了心!

其實龍霸天壓根就沒什麽才能,他這個一國之君也是趕鴨子上陣。誰讓他那個開國之君的胞兄離奇失蹤,又沒有留下一二半女呢?

為了穩固皇權,他不得不假傳聖旨稱龍鼎天已故,遺詔是讓他這個胞弟繼位。

多麽多年來,他每天被朝堂裏那幾方勢力的大臣們,你來我往打得不可開交的場麵弄得愈加的煩躁。

若不是有他的菲菲一直在身後幫著他出謀劃策,他這個皇帝恐怕早就引起了百官眾怒,被罷黜了。

尤其是為了他這個龍椅,菲菲簡直是嘔心瀝血,將瑤王一家算計如斯。

“父皇隻需要讓個太監宣個口諭,將那村婦帶進東宮,至於是否冊封她為太子妃,兒臣其實更希望父皇答允。若是那元紹果然答應納肱骨大臣貴女們為正妃,必然會得到那方重臣的支持。”

“若是長此以往,雖然他幫我們鏟除了瑤王的勢力,自身的勢力也會增長成我們的心腹大患。”

“你言之有理,朕這便命太監傳旨讓那村婦入主東宮。至於三日後太子的冊立大典,也罷,便一同便宜那村婦,讓她坐上太子妃的位子吧!”龍霸天滿臉的厭棄,一個鄉野村婦,現在馬上要成為他名義上的兒媳婦,想想他就作嘔。

“咳咳——”龍霸天猛烈地咳嗽起來,感覺心口鈍痛,且有點兒沉悶喘不過去。他立刻麵色驟變,扯著嗓子喊:“楓兒,快宣太醫!”

尹楓冷冷地勾唇,看來,這是發作了嗎?

“父皇,您怎樣?”心裏麵痛快,嘴上尹楓卻焦急地說:“來人,宣太醫!”

“快——”龍霸天一邊扶住心口,一邊翻動著白眼珠,嘴角還有白沫滲出。

尹楓嫌惡地看了一眼,飛快地衝出了禦書房。

半個時辰後,太醫院所有的太醫逐個給龍塌上,已經昏厥的龍霸天請脈。且都是戰戰兢兢,無奈地搖頭歎息。

“太醫,父皇這是怎麽了?”剛回宮的元紹,攜著妻子李玉堯,擔憂地看著龍霸天,嘴裏卻是咄咄向太醫詢問。

太醫們麵麵相覷,最後院判無奈地出列說:“稟太子,皇上的病情請恕臣等無能,竟瞧不出任何的問題!”

“沒用的廢物!”元紹佯裝怒意,一腳踹過去,將那院判踹倒在地。

元紹可是記得很清楚,他身上被喂食了二十年的毒,這院判也是有一份功勞在。就連那蠱毒,也是這院判和他那位出自藥王穀的師妹,一同研製而出。

“殿下息怒啊!”那院判心裏頭恨得癢癢的,麵上卻不敢表露出來。看來他需要把師妹召來,要不然龍霸天這個蠢貨真的有個三長兩短,他們這一批人都要跟著遭殃。

“讓開,本宮要見皇上!”驀地,外麵傳來一聲怒吼,太醫們暗自鬆了一口氣,雖然說顏貴妃往素最能蹦達,但是這個時候她出來這麽蹦達,著實是給了他們一個緩衝的時間。

“哼,太子才回宮,皇上就病了,本宮有理由懷疑,太子的生辰八字與皇上是不是相衝?”顏貴妃蕭如玉,乃當朝丞相之女,胞弟蕭寧素有第一公子的美譽。

就連最小的胞妹蕭靈,都是旭京城名動一時的才女。

蕭家的基因很是不錯,這是李玉堯的想法。顏貴妃也是兩個公主的母妃了,這年紀看上去卻還是像二十多歲的女子,保養的的確不賴。

“本宮自出生便被立為太子,因則種種原因,沒能舉行冊封大典。但是這抹殺不了本宮乃儲君,父皇病重的時候,本宮的話就是聖諭!”元紹猛地轉身,犀利地看著眾人,那些沒能攔住顏貴妃的太監和宮婢渾身一顫,咚咚咚跪下來,使勁地磕頭。

“殿下饒命啊!奴才奴婢等沒能攔住顏貴妃!”

“你們這些狗奴才,本宮乃宮妃,本宮的父親乃當朝丞相!皇上啊,您看看您的好兒子,才回宮,便要立威,給臣妾臉色看!”顏貴妃猛地撲過去,握住龍霸天的手,捏著帕子假假的哭泣起來。

“父皇隻是昏迷,還沒什麽事,貴妃娘娘便這般哭喪,是希望父皇一病不起嗎?”李玉堯上前一步,冷笑著說:“父皇突然昏厥,必定是有原因。既然太醫院沒人查出來,那便頒下黃榜,尋求民間神醫吧!”

“你是哪裏冒出來的無知丫頭?本宮麵前,誰敢放肆?”顏貴妃審視著李玉堯,心裏頭心知這便是太子在民間的糟糠之妻,心裏頭很是不屑,所以嘴上便不客氣。

“貴妃娘娘太過聒噪,來人,送其回宮。父皇沒有醒來之前,各宮娘年不得隨意出宮,宮人們也更不得擅自出宮。”元紹站出來,一係列的命令頒布下去,眾人都唯唯諾諾地遵令。

“大膽奴才!竟敢對本宮無禮!”顏貴妃還掙紮著,那些宮人們見識過元紹踹了那院判的一腳,心有餘悸,所以都無視顏貴妃的威脅,上趕著把她拖了出去。

哪怕顏貴妃被拖出了龍泉宮,聲音還是隱隱約約傳來:“放肆!太子你好大的膽子!你給本宮等著,待皇上醒來本宮看你如……”

隻有院判眼神晦澀難辨,心裏頭琢磨著,無論如何今夜他必須要前往師妹的宮裏頭走一趟。

師妹如今是不得寵的宮妃,前幾日又剛剛被那顏貴妃懲罰,禁足在自己宮裏頭三個月。今日之事來得太過蹊蹺,師妹被禁足無法趕來龍泉宮,也算是因禍得福。

眾人都退了下去,龍泉宮隻剩下了元紹、李玉堯,還有冒出來的尹楓三人。

“想不到嫂子的藥見效這麽快。”尹楓拿下鬥笠,看著龍霸天,眼睛裏滿滿的殺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