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魂狂少
字體:16+-

第66章 梭哈

挑釁,裸的挑釁。

“你說什麽!”年輕男子看著楊心魂,眼神不善,怒火燃燒。

“我說你在眼裏一樣是個廢物!”楊心魂再度淡淡的說道“一個人炫耀什麽,就缺少什麽!你不斷的說他是白癡,是廢物,你是不是小時候肯定有了童年陰影,就像是網球王子裏麵的龍馬一樣,從小就被他老爸說你還差的遠了,所以他每次贏了別人都會告訴別人,你還差的遠了,我想你小時候應該經常被你父親說是廢物,白癡吧,所以現在的你經常以高姿態告訴別人,說別人是廢物,是白癡,是麽?”

“你知道什麽,你又胡說八道什麽!”年輕男子立即否認道,但是從他那閃爍的眼神中已經知道,這一切都是事實,他真的猜對了。

“其實你知道麽,最廢物的就是你自己,你有實力,你說他沒有關係,但是你有必要這麽過分麽,還是你覺得這樣才能忖托起你高貴的姿態?”楊心魂不緊不慢的說著,在楊心魂的心底,一直都有個底線,本來這事情跟楊心魂是沒有一點關係的,但是如今他就是看不過眼,心中很不爽,於是說不得就要好好的管管著件事情了。

“哈哈,我是廢物?我是廢物,好,今天就讓你看看我這個廢物是怎麽將你這個賭場給贏光的,看看我這個廢物是怎麽讓這個賭場關門的”年輕男子很是憤怒,憤怒到已經快要扭曲的臉龐,看上去極其的可怕。

“嗬嗬,是麽,那麽來吧,我也很想看看,你究竟有沒有那個能耐!”楊心魂絲毫不以為意,他會怕麽?一個毛頭小子而已,誰都有著自己的驕傲,在楊心魂的心底,或許在武道之上,比他強的人很多,但是要說到這些旁門,或許楊心魂稱第二,沒人能稱第一。

在楊心魂還小的時候,老頭子就已經跟他說過了,讓他專心於武道但是楊心魂不聽,對於各項都喜歡研究,就連老頭子也沒有辦法,而到後來就連老頭子也不得不佩服楊心魂是一個奇葩,楊心魂的學習能力實在是太過恐怖,到了最後老頭子也不再阻攔,而是全力幫助楊心魂,因此楊心魂具備的能力實在是太多了,而且每一樣都幾乎已經站在了巔峰,如果要問楊心魂最強的是什麽,那麽絕對就是他近乎變態的學習能力,這一點老頭子也是自愧不如的,曾今老頭子也不止一次在楊心魂麵前感慨,如果楊心魂能夠專注於武道的話,那麽此刻的楊心魂絕對已經是一個先天高手,甚至更強,但是楊心魂卻專注於各種他認為感興趣得事情,在其中樂此不疲,導致一直到了現在還不過就是一個二流武者。

楊心魂並不怨,因為他堅信自己一定能夠達到巔峰。

“我會狠狠的踩著你,讓你知道我這個廢物究竟有多麽恐怖,讓你知道你跟我之間差距!”年輕人看著楊心魂,很是陰狠,似乎楊心魂就是他的殺父仇人一樣,甚至比這個還要恐怖。

“嗬嗬,順道再告訴你,沒有站在巔峰,就不要學著俯瞰世間,因為你還不配,你要搞明白弄清楚了,我不知道你父親是誰,我也沒有興趣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你們父子兩都不過如此,因為你們這樣一輩子都不可能踏足巔峰,因為有我的存在,即便現在你的父親站在巔峰,我也會將他拉下來。”楊心魂笑著道,話語依舊平靜,但是這話卻是極其的有說服力,至少馬虎還有蔣飛鴻都是情不自禁的就相信了。

“那你記好了,我叫馬諾,我父親是馬天行,華夏賭榜排名第四,世界排名第十一!”馬諾看著楊心魂自顧自的說道。

“嗬嗬,我真不知道你的自信究竟是來自哪裏,一個再華夏連前三都進不去,世界排名連前十都不夠資格進入的一個垃圾而已,竟然也能讓你驕傲至此,真給我華夏丟人!”楊心魂淡淡的話語進入了眾人的耳朵之中,在場的眾人都有種想要羞愧到不行,想要撞桌子死了算了的衝動!

連前三都不夠資格的賭客,真是給我華夏丟人!!他們突然都有種感覺自己對不起自己的國家,自己給國家丟臉了這種衝動讓他們感覺到了羞愧啊,身為賭榜上的人則是因為自己連華夏前十都不夠資格進入,而兩名大老板則是因為自己連世界富豪榜前三都沒有資格進入。

“好,說的真好,那麽我請問你排在第幾了?”馬諾看著楊心魂很是不爽的說道,他本來以為自己已經足夠囂張了,但是沒有想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個比他還要囂張千倍的家夥出現了,他甚至都不明白,為什麽有人可以囂張到這種地步,還是他根本就是吹了。

“我啊!不好意思,對於那些榜單我不屑上,不過就是自欺欺人而已,再說了一點挑戰性都沒有!”楊心魂隨口說道,他這麽說隻是想要徹底的打擊一下馬諾,完全沒有看不起賭榜的意思,事實上他賭術雖然是強橫,精湛無比,但是還沒有強到能夠目空一切的地步。

“不屑?完全沒有挑戰性?”馬諾看著楊心魂,他真不知道該怎麽說了,竟然有人敢說出這翻話,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好,那麽就開始吧,咱們賭梭哈!”

“沒有問題!”

賭局已經再度開始了,蔣飛鴻看著陳金華後麵的老板心道:這老狐狸,果然不是一盞省油的燈,竟然將馬天行的兒子給找來了,如果今天不是楊心魂的話,那麽他的賭場就完了,即便他賭場原本的守護者來了,也不一定就是這馬諾的對手啊,畢竟這可是一個已經青出於藍的超級賭客,那實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賭局已經開始,牌也已經發到了,楊心魂拿到的是一張小3底牌不知道是什麽,而馬諾拿到的則是一張A,底牌當然也不知道是什麽的。

“看來你的運氣不怎麽樣啊!”馬諾笑著道。

“是麽,我覺得我的運氣很好啊,知道為什麽我拿到的是小3麽?跟什麽人拿到的就是什麽牌啊,小3小癟3,正合我意啊!”楊心魂笑著頂了回去。

“哼,你就囂張吧,等會就要你哭!”馬諾陰狠的說道“一千萬!”

“艸,拿到一張A竟然就一千,真是沒用的東西,一億!”楊心魂很是不屑,接著就扔了一億美金上去,這才第一下啊,那可是一億啊,不是開玩笑的,馬虎眼睛都看的直了,如果這一億給他多好啊。

“小子,讓你得意一把!”馬諾看著楊心魂,淡淡的說道,然後將手中的牌給扔了。

“嗬嗬,我就知道你沒什麽膽量,跟我玩梭哈?我玩死你,你手中底牌一張7而已,我諒你也不敢跟”楊心魂很是囂張,順帶著打擊打擊對方,然後就將自己手中的牌給亮了出來,一張9亮了出來。

兩人第一把牌竟然都是這樣的牛首不相及,都是屬於雜牌啊,但是楊心魂竟然直接砸了一億上去,馬諾真的不明白楊心魂究竟是哪來的自信,竟然敢這樣,難道他就不怕我手中底牌是A?

第二局開始。

楊心魂亮出來的是一張小2,馬諾拿到的還是一張A。

“一億!”馬諾這次很直接,一張一億的支票,就這麽飄然落在了桌子上麵了。

“嚇唬我啊?”楊心魂看著馬諾問道。

“我擺明就是嚇你!”馬諾囂張的說道。

“那好,你成功了,我不跟!”楊心魂將手中的牌扔了,扔的很直接,很果斷。

“哼”

第三局開始了,風水輪流轉,這一次終於是轉到了楊心魂這邊,楊心魂拿到了一張A,而且還是黑桃,楊心魂立即就得意了,所以結果很明顯,楊心魂直接梭哈了,馬諾也很直接,直接將牌給放棄了。

之後兩人就這麽來了,要麽是楊心魂梭哈馬諾棄牌,要麽就是馬諾梭哈,楊心魂棄牌,而且兩人似乎都是選好了,配合的極為默契,這一把是楊心魂,下一把就是馬諾,反正兩人就是這麽你來我往,一直到現在,兩人除了第一把之外,再沒有一次交鋒。

兩人就這麽幹吊著,而這兩人都是極為淡定,一點都不著急。

又是一把,楊心魂梭哈,馬諾棄牌,然後就那麽過去了。

“你還真是沉得住氣啊!”楊心魂看著馬諾淡淡的說道。

“我肯定是比你要沉得住氣!”

“是哦,你說的對,我這人最沒有的就是耐性,所以我要開始了,下一把不管是什麽牌,我都會在開始就梭哈!”楊心魂看著馬諾淡淡的說道。

“是嘛,我還是要看牌,看看究竟跟不跟!”馬諾很是淡定,平靜。

“我隨便!”

楊心魂拿到的是一張小7,一個比較尷尬的牌,然而馬諾拿到的卻是一張K,馬諾看了看底牌,笑了,笑的很開心,楊心魂底牌也不看,直接梭哈,馬諾看著楊心魂,然後跟著梭哈了,真正的豪賭終於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