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極品道士
字體:16+-

第一百六十四章免費客棧

第一百六十四章 客棧

在等了好久後終於用兩個人影從大火中走出,有一個個子不高全都用衣袖捂著嘴鼻。

“龍哥。”

看到是戚小龍譚雪妍激動的撲上去,張冰兒緊跟其後也摟住了蔡小西的腰。

“你們沒事太好了,我們還以為。”

“以為什麽?”觸了一下張冰兒的鼻頭蔡小西問。

“以為你們出事了呢!”

“傻瓜。”

“好了好了別秀恩愛了去看看師傅去吧!這麽久不出來等的焦急死了。”

見倆年輕人你儂我儂譚雪妍直言受不了一句話就將倆人拆開了。

“對對對,師傅,大當家師傅在哪兒呢?”

放眼望去戚小龍也沒找到師傅的人影。

“那兒呢!走吧過去吧!”

說完,一行人全部走了過去。

牛逼老道在原地站著脖子伸的跟長頸鹿似的見戚小龍他們過來心裏這才送口氣。

“還好還好你們平安出來了為師這心啊隻差從裏麵蹦出來。”

師傅的話是有些肉麻,但是這肉麻的話裏全是滿滿的愛啊!

“你說這好好的客棧怎麽就著火了呢?”

突然師傅又問,皺著眉頭一直沒想通這個問題。

說到這個問題戚小龍也很好奇,你說這麽大哥客棧怎麽就著火了呢?難道是這掌櫃的得罪了誰?

就在戚小龍想這個問題的同時一個猥瑣的身影正躲在人群中觀看。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被戚小龍暴打的那個人,不知道為什麽他也在現場。

難道純屬隻是看熱鬧?戚小龍不相信,這起火之事八成是這小子幹的,但又礙於沒有充分的證據戚小龍也隻好想別招。

“看了咱們今晚是沒地兒住了。”望著被殺成木炭的客棧牛逼老道歎氣,戚小龍接了一句。“師傅咱們換一家。”

“換哪家啊?這個點兒了還有哪家客棧還開著?”

“師傅我知道有一家客棧還開著。”

“你知道?”牛逼老道眯著眸子心裏充滿了疑惑。

“嗯!你們跟我來。”說完領著大家夥兒往被打男人的方向走去。

男人很得意,走路的姿勢隻差橫著,一個輕功過去戚小龍站在了他的背後。

“站住。”聽見站住兩個字男人回眸,神色慌張眼睛裏充滿恐懼。

“幹,幹嘛?”

“說,客棧裏的火是不是你放的?”

“誒!我說你可別冤枉好人啊!你哪隻眼睛看見屍我放的?”男人打死不承認,反正又沒人看見鬼知道誰幹的。

“你說不說?”戚小龍亮出了正家夥,加收藏多年的寶劍從腰間亮出來,這玩意兒他平時不拿出來隻在必要場合嚇唬人用。

“我,我說。”

看見真家夥男人嘴軟了,骨頭也不硬了,哆嗦著雙腿跟孫子似的。

“老酒館兒的火是我放的,起初隻想嚇唬嚇唬你們,沒想到卻真點著了。”

“跪下。”一腳踢在屁股上男人不得已跪了下來。“我今天不殺你把你的命留給警察,帶我們去你家找個落腳的地兒。”

“好好好,隻要你們不殺我我什麽都答應你們。”

男人惡心的跟什麽似的,趴在地上像狗一樣祈求。

“走!”用劍抵著男人脖子戚小龍怒遏,這家夥就是欠揍,放火?真是找死。

被戚小龍恐嚇加威脅後男人帶他們回了家,女人還在井邊洗衣服兒子還在院兒裏劈柴火。

“夫君回來了,這些是?”

黑燈瞎火的女人也看不清楚隻覺得人好多,大約有三四個。

“去,收拾幾間屋子給這些朋友住。”被戚小龍用劍抵著脖子男人不得已吩咐。

“夫君房間收拾好了,叫他們都進來吧!”站著門口女人吆喝。

走進後女人認出了戚小龍滿臉喜悅的問:“恩人是你們啊!快請進。”

“好!”

看見女人這麽熱情大家夥兒都走了進去,手中的劍還不忘抵著男人的後背。

“恩人你們不是去客棧住了嗎?怎麽?又回來了?”

“這就得問你夫君了。”一把將男人推在**戚小龍滿臉怒火。

“夫君這是怎麽回事。”

“老娘兒們,少囉嗦。”男人完全不給女人麵子,他之所以給戚小龍麵子也是看在硬家夥上不然他才沒空理他們呢!

“你的夫君放火把我們客棧一把火燒了,我們沒地方住才來你家。”戚小龍原原本本的解釋。

“你怎麽這樣?你上午問我要地址說是去人家你怎麽可以燒別人家的房子?”

拉扯著男人的衣物女人一個勁兒的抱怨,單手一甩女人被男人推到地上。

“夠了,喊什麽?你這麽在乎他跟他過得了,我現在懷疑這兒子他媽是不是我的?”

“啪!”女人的巴掌落在男人臉上,好疼,火辣辣的就像刀割一樣。

“你個臭娘們兒敢打我?活膩歪了吧?”男人揚拳欲還手一把被戚小龍的布給抱住了,用力一推將男人推到了牆角。

“我說你這男人怎麽這樣?這麽沒有人性的話都說的出口。”

譚雪妍實在看不下幫女人說了一句。

“你以前怎麽對我我都忍了,但是你今天說這樣的話太讓我寒心了,話不多說寫休書吧!”

“老婆我是跟你鬧著玩兒的,老婆你別走啊老婆。”

聽見女人要走男人立馬轉變了態度,拉著女人的手跟綿羊似的。

女人並沒有因為他的花言巧語而心軟,而是一把甩開了他,這一次她是心意已決。

“好!臭娘們兒你別後悔?你等著我這就給你寫。”死皮賴臉沒有用男人也隻有來硬的,拿出筆墨在桌上寫休書。

男人人長的醜字還不賴,字如其人這個詞用在他身上還真不合適,字是漂亮人的內心醜陋的跟什麽似的。

“寫好了,滾吧!”扔下筆墨男人憤怒的將休書扔在女人臉上,這些多年了她終於解脫望著白紙上那兩個大字女人開心的笑了。

“你們的家事我管不著我也不好管,但是你明天必須得跟我去警察局自首,不然這件事沒完。”

一想到之前差點兒燒死的情景戚小龍就來火,將寶劍亮在男人麵前戚小龍撩出狠話。

看著麵前的硬家夥男人也不敢說什麽,怪就怪他命不好看熱鬧的時候正被他逮個正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