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極品道士
字體:16+-

第兩百零一章藤鎮闖關

第兩百零一章藤鎮闖關

“你給我住口。”

“啪”的一聲鎮長的巴掌扇了過來,扇在女人臉上,這一刻戚小龍覺得非常過癮。

“你敢打我?王利群你敢打老娘,老娘還不伺候了呢!”

被扇了一巴掌後女人拽著兒子非常矯情的走了出去。

老爺子是個妻管嚴,今天能這麽狠心也完全是礙於麵子。

“兄弟真是對不住啊!我內人她就是個暴脾氣,我待她向你道歉。”

“沒事兒。”戚小龍非常大度的說。

“對了,能告訴我把犬子關在那裏的原因麽?”老爺子問的有些體麵,畢竟戚小龍是冥王身邊的人,他也不敢大聲嚷嚷不是。

“哦~是這樣的,昨天我坐兒喝酒令公子跑來就把我綁了,還叫了三五個流氓揍了我一頓,我覺得我應該替鎮長大人您來教育教育令公子。”

“是是是,老弟說的是。”雙手托在胸前老爺子裝出大義滅親的樣子。“那沒什麽事的話老兄我就先走了。”

“好好好,鎮長慢走。”在門口站了一會兒戚小龍故意吆喝。

還想找他評理?就他兒子做的那些事兒吊他十次都不為過。

雙手揣在胸前戚小龍若無其事的走了上去。

這大晚上的覺覺不睡,偏偏被人給弄起來,他這小眼睛啊已經迷糊的不行。

與此同時————鎮長家。

老太太坐在大廳,一臉生氣的樣子,看見老爺子進來就揚言要走。

“走走走,全走好了。”

這些個老娘們兒整天就知道無理取鬧,今天在外人麵前他這張老臉都讓她給丟盡了。

“什麽?你敢趕我走?你個老不死的你好狠心哦!”拽著老爺子的胸口老太太是又打又買,站在一旁他兒子就跟看堂會似的。

“夠了,鬧夠了沒有?還不嫌丟人啊?”

一陣怒斥聲後老太太才停下來,亂蓬蓬的頭發和乞丐沒什麽兩樣。

“丟啥人?丟什麽人呐?我幫兒子出氣我有錯了嘛我?”

“你幫兒子出氣是沒錯,可是你的好兒子綁了人家,人家要是上報到大王那裏咱全家都得掉腦袋。”

“這……這麽嚴重?”老太太小心的。

“你以為的?”那人我到大王的大殿上見過幾次,不是個善茬兒,所以啊咱們還是少招惹的好。

拄著手裏的拐杖老爺子苦口婆心的解釋。

這麽一說她弄明白了。“你是說那小子是個大人物?是冥王身邊的人?”

“是的!”老爺子無可奈何的點頭。“現在知道我為什麽對他那麽低三下四吧?這些人咱惹不起。”

“哦……哦!”被老爺子這麽一說老太太瞬間覺得好羞愧,都怪她不好沒弄明白就去胡攪蠻纏,還差點兒釀成大錯。

低著腦袋老太太一臉委屈的樣子。

“哼……有什麽了不起的?”

老家夥賣他的賬,他可不賣。“有什麽啊?不就冥王身邊的一條狗腿子麽?裝什麽英雄?”

“你還說你,要不是你把人綁起來會有那麽多事嗎?你個不聽話的東西,你看我不打死你。”

“誒誒誒!有話好好兒說呀!別動手呀!”語氣雖然溫柔了許多但還是護兒子,像老太太這種人隻能用——狗改不了吃屎來形容。

“你別勸我,我今天不打死他,這個口無遮攔的東西,我要告訴他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

鎮長情緒激動,揚言要打死兒子。

“你打呀!打死我算了,打死了你家香火也就斷。”男人心高氣傲。

“你……還敢頂嘴?我……”拿起拐杖老爺子圍繞兒子轉圈,快要打下去的時候又下不去手。

“你打呀!你打死我,誰不打死我誰是我孫子。”小破孩兒故意挑釁。

“你個兔崽子裏,你給我等著。”老爺子氣的不行,拄著拐杖加快了速度。

……

無聊的一天就這麽過去,戚小龍還是沒找到闖關的地方,到底在哪兒呢?難道他來錯了地方?戚小龍尋思著隨後又看了一眼牌子。

沒錯!上麵寫的是藤鎮啊!這就見了鬼了,關卡去哪兒了呢?狗吃了?在**翻來覆去戚小龍怎麽也想不通這個問題。

第二天,鎮子上非常熱鬧,又是敲鑼又是打鼓的,像是在舉行什麽活動?看著這陣勢戚小龍連忙**衣服走出去瞧瞧。

“誒!小二,今兒這麽多人,幹啥呢?”

“哦!今兒啊!投胎闖關,所有要投胎的鬼啊都去了。”邊擦盤子小二邊解釋。

“哦!謝謝啊!”

原來是闖關啊!真是黃天不負有心人呐!昨晚想什麽今兒就來什麽。

戚小龍心裏一陣樂嗬,然後隨群眾一起往闖關的方向走去。

“投胎闖關開始了啊!想闖關的朋友趕緊了啊!通關就送通關牌,下一世還有一輩子的榮華富貴等著您呐!趕緊排隊咯!”

額……這廣告詞兒打的,他不投胎的人都有點兒心動了,遲疑了會兒過後戚小龍往擁擠的人群中擠了過去。

“今天闖關的主題是:喂雞吃食,誰的雞喂的飽誰就獲勝,誰先來啊?考官在台上吆喝,台下一片嘩然。”

“嗯嗯嗯……安靜,安靜,其實這次闖關呢很簡單,不需要用手喂,嘴對嘴就行。”

這闖關規則一出全場更激動的不行了,哪兒有用嘴喂雞的?這不是胡鬧嗎?

戚小龍也猶豫了,這題像是非人類題材呀!哦~忘了他們本來就不是人,所以……到底該怎麽辦呢?

“考官,為什麽非要用嘴喂呢?”就在戚小龍猶豫不決的時候台下的一位兄弟問出了他想問的問題。

摸著胡須考官故意猶豫,想了一會兒道:“這樣更能顯示您與雞親呐!”

“笑話!跟雞親?跟它親能殺了燉湯不?”

“額……這個……這個……”考官想了好久答不出個所以然,最後怒遏道:“夠了,這麽刁鑽的問題本官回答不了,願意闖關的闖,不願意闖的再等十年。”

十年?那麽久?再等十年的話那他師傅豈不是黃花兒菜都要涼了,更何況地府與人界的時間又不一樣,不行不行,堅決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