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極品道士
字體:16+-

第兩百二十六章夜來香

第兩百二十六章夜來香

“我說……你們倆能別這麽肉麻麽?晚上有的是時間,何必在乎這一會兒。”

見倆人你儂我儂的蔡小西看的反胃,本來就胃不好,這下更難受了。

“你這是嫉妒,**裸嫉妒。”

什麽?他嫉妒?他女朋友在這兒,他有什麽好嫉妒的?

白了戚小龍一眼蔡小西繼續吃東西。

“好了好了,不說別的了說說你們吧!那狗萬三是怎麽同意你們都下來的?”

“事情是這樣的,狗萬三認識一個老頭兒,那人非說是你爹,我們也弄不明白就下來找你了。”

“我爹?我一個孤兒哪兒的爹啊?”

“不知道,不過他手上確實有一個刻有你名字的牌子,和你小時候那個一模一樣。”

這就怪了,有牌子,還說是他爹,這都哪兒跟哪兒啊?

“他長什麽樣?”

“看不清楚,他戴著口罩,不過大家都叫他戚爺,而且看起來他好像和狗萬三還挺熟。”

七爺?

這名字他好像在哪兒聽到過?在哪兒呢?戚小龍一時想不起來,隻覺得好熟悉。

“哦!對了小西,他還說了什麽?”

“沒了,就叫我們下來找你。”

“哦!”

戚小龍應了一聲然後繼續吃東西,他的親生父親怎麽會找上他呢?即使是親生父親他也不會認,他是師傅一手帶大的要認他也隻會認師傅。

戚小龍在心裏尋思著,眉頭越皺越深。

“對了師哥,你找到師傅了嗎?”

“還沒呢!關還沒闖完。”

闖關?蔡小西愣了一下,然後再冷不丁的看了一眼在坐的各位。“闖啥關啊?”

“投胎闖關,和上次救你一樣的。”

“投胎還要闖關啊?”

這個地府真麻煩,投個胎還要闖關,哈哈……好吧!他隻想笑笑。

“那你闖到多少關了?”

“加上這裏二十來關了吧!”

“不錯啊!總共有多少關?”

“九九八十一關。”

噗……好嘛!他吐血了。

“這麽多?”

“是啊!你以為像過獨木橋那麽簡單?”

嗬!他好像沒說什麽吧!他這個師哥真是的,跟吃了炸藥似的,唳氣那麽重。

“怎麽樣?地府的東西都還吃的習慣吧?”

放下筷子後戚小龍掃了一眼在坐的各位,看大家挺滿足的,應該還吃的習慣。

“嗯!還好了,就是這肉為什麽要用竹簽串起來啊?”

“他們這兒都這樣,吃起來方便。”

方便嗎?她怎麽感覺塞牙縫都不夠?這地府人也真是的,弄這麽麻煩!

“對了,我們來了你打算讓我們住哪兒啊?”

這麽一大群人下來總該安排一個落腳的地兒吧!這地府的客棧她還沒住,這次下來了她一定要住一下試試。

“就住這兒咯!小二,開兩間房。”

“怎麽才兩間啊?”譚雪妍看著他,不知道說什麽好?

“你要幾間?小西和冰兒,你和我,兩間還不夠你以為養豬啊?”

“你……我……你。”

咬著牙女人的氣的說不出話。

“我不跟你計較,流氓。”

每次都占她便宜,還沒過門兒呢就睡在一起,這樣合適嗎?

白了他一眼譚雪妍不想說話。

“什麽?流氓?喂!我可是正人君子,聽清楚是正……人君子,那個正字的含義知道嗎?”

噗……正人君子?說誰正人君子她都信。

他?

算了吧!不敢恭維。

“嗬嗬……嗬嗬……”

譚雪妍尷尬的笑笑,也隻是尷尬的笑笑。

“笑什麽?不信?”戚小龍突然站起來,擺了個自以為很帥的(pose)姿勢道:“不信你問小西。”

“我保證他絕對是正人君子,多少姑娘都被他糟蹋過。”

“說什麽呢?”

還沒等蔡小西反應過來筷子敲住了他的頭,那力度……讓他疼了半天。

“沒……沒說什麽,我吃菜,吃菜。”

蔡小西努力讓自己閉嘴,原因是師哥已經生氣了,這戳輪胎的功夫他自己都佩服自己。

“好了,吃飽就上去休息吧!從陽間下來肯定也耗費了不少體力,小二,結賬。”

將錢放到桌子上戚小龍吆喝,他已經迫不及待想和媳婦兒去暖被窩。

“好勒!客官,這是您房間的鑰匙,您樓上請。”

看了一眼譚雪妍再看一眼戚小龍小二邪惡的笑笑,這表情是男人都懂,不就提示他趕快去暖被窩麽?

說完,戚小龍一夥兒人走了上去,這冥界的客棧就是不一樣,大床,會說話的大鏡子,還有一盒像橡皮一樣的東西。

“龍哥,這是什麽呀?怎麽長的奇奇怪怪的?”

“我看看。”

搶過女人手裏的東西戚小龍瞎比劃了一下,比來比去也沒找到和物體相吻合的東西,比到最後他發現了,瞅著自己的大腿戚小龍害羞的笑笑。

哦~他知道了,原來是那玩意兒。

戚小龍邪惡的笑笑,仿佛找到好東西一樣。

“是什麽呀?怎麽笑的那麽開心?”

戚小龍沒有當麵說出來,而是對著她的耳根子嚼了半天,話一說完就挨了一耳光。

“流氓。”

不是?他怎麽成流氓了呀?這東西是這麽設計的呀!怪他嗎?還有就是這東西她的某個部位也有點兒像。

“你看什麽看?”

“你發沒發現?這東西和你饅頭長的有點兒像。

戚小龍下意識的瞄了一眼她的大饅頭。

“流氓,不跟你說了。”

女人的臉下意識的轉過去,那一刹那戚小龍感覺兄弟飛速硬起,硬的冰棒似的,摸著手裏莫名其妙的玩意兒戚小龍很想試試。

“大當家,要不……咱們試試這個吧?”

“嗯……不要。”

什麽玩意兒都不知道就拿上去亂試,試壞了怎麽辦?

“誒!試試嘛!”

戚小龍沒管,不讓他試他偏要試,擺在這兒就是讓人試的,不試怎麽知道是什麽玩意兒?

“喂!你幹什麽呢?還真試啊!”

“是啊!你以為我鬧著玩兒呢!”

好吧!他也是服了,心服口服,這冥界的玩意兒也是稀奇古怪,居然還有這東西?

弄了半天戚小龍也不知道怎麽弄,反正是弄上去了,弄好後他感覺兄弟成了大兄弟。

原來這玩意兒還有這種效果啊?不錯不錯!

以後他再也不用擔心被小西取笑了,哼哼……

弄好古怪玩意兒後戚小龍向譚雪妍撲了上去,這麽久不見麵當然是來點兒狂野點的了。

頭上的天花板在震動,是**的地震造成的,地震的動靜有點兒大,蔡小西和張冰兒到隔壁都聽見了。

“那個……冰兒你睡**,我打地鋪。”

額……女孩兒不知道說什麽,睡地鋪?這樣好麽?想了會兒道:“睡地鋪會不會著涼啊?”

“不會,我身體結實著。”

一邊是老司機一邊是愣頭青,這差別不是一般般的大呀!

看著地上睡覺的小男孩兒女孩兒半天沒做聲。

時間過的飛快,轉眼到了第二天早上,經過一晚上的靈魂激戰戚小龍累的爬不起來,坐在床頭光著身子才那兒捶後背。

“師哥你還沒起來呢?你昨晚幹啥了?”

“別說了,累!”

就一個累字差點兒讓蔡小西嚇出豬叫聲,都是男孩子……他懂。

“我說師哥啊!你也悠著點,你這樣下去老了身體吃不消。”

額……他知道,關鍵是控製不住啊!

“知道了,知道了。”

戚小龍不耐煩的回應著,一激動腰又閃了。

“小西,別走,給我揉揉。”

“算了吧!你還是讓大當家給你揉吧!兩個大男人揉什麽揉?”

要他揉?他才不揉呢!別到時候大當家把他活剝了。

“走了。”

蔡小西頭也不回的應了一聲。

“你小子,你行,你小子翅膀應了哈!好!你等著。”

說了兩句激動的話戚小龍那老人腰又閃了,兩個女人剛進門就聽見他扒在床頭在那兒叫喚。

“你幹嘛呢?叫魂呢?”

“我那個……念經呢!念經。”

道士也念經?她怎麽聽說隻有和尚才念經啊?

張冰兒眨巴眨巴眼,眼睛裏充滿了好奇。

“好了好了,別鬼叫了,起來,我要去晾被子。”

沒等戚小龍準備好譚雪妍就把被子揭了起來,**最耀眼的還是那塊兒透明的橡皮。

“這是什麽呀?怎麽裏麵好多白白的呀?”

“哎呀!沒什麽,昨晚他反胃吐在裏麵的汙漬。”

“咦……小龍哥你可真重口味兒,那麽髒的東西還敢留著。”

“馬上扔,馬上扔。”撿起**的東西戚小龍快速的扔了出去,也許是碰巧那東西剛好落到一個姑娘頭上。

“啊……這是什麽呀?”

“是……是……夜來香。”

另一個姑娘看著姑娘頭上的東西戰戰兢兢的解釋。

“誰幹的?”

姑娘沒有做聲,指了指樓上。

“出來,臭流氓你給我出來!”

“外麵發生什麽事了?怎麽大吵大鬧的?”

姑娘先是在原地瞄了一眼,然後氣勢洶洶上樓,譚雪妍堵在門口一副要幹架的架勢。

“你是誰?要幹嘛?”

“我來找扔夜來香的流氓。”

夜來香?“什麽夜來香。”

“就是這個。”

女人將那惡心的東西拿了出來,裏麵裝的全是戚小龍的精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