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妃當道:皇帝,請乖乖受教
字體:16+-

第14章 承歡

昏暗曖昧的燈光下,墨錦兒仰身躺在**,她看著東方澈盡在咫尺的臉龐,兩人如此貼近,屋內旖旎一片,似乎隨時可以燃燒。

墨錦兒未著粉黛的臉龐,幹淨如玉,而東方澈的靠近卻使得她的臉上泛起一絲紅暈,她看到了東方澈的眸底,流光溢彩,蠱惑人心。

東方澈眸眼氤氳,嘴角邊若有似無的笑意,使得這張臉更加的魅惑!

他慢慢吻向墨錦兒,卻在靠近嘴唇的時候,突然下滑到下巴,到白嫩的脖頸。

“他不愛我!”墨錦兒突然清醒,如果一個男的在想要歡愛時首先吻得不是你的唇,甚至不願意吻你的唇,那麽他一定不愛你!

“皇上!”墨錦兒用盡全力將東方澈顛倒過來,雙腿跨在他的腰間,方才的動作已經使得她發絲盡亂,衣不蔽體,昏暗燈光之下,膚若凝脂,唇色朱紅,一雙媚眼朦朧流轉,東方澈不禁的失神。

“莫不是愛妃想主動服侍朕。”東方澈隱忍的笑著說,此刻他的額頭已經薄汗如雨,衣衫也是雜亂半濕,露出結實的胸膛。

“呸!”墨錦兒在心中鄙視了一下東方澈,轉而便換了一番笑顏,如幻如媚,輕挑眉黛,雙瞳剪水。

她輕輕的走下床,取過盛有“媚歡酒”的酒壺,就是往嘴裏傾倒,溢出酒液劃過她的臉頰,她的脖頸,浸濕她的衣衫,東方澈不禁的坐了起來。

墨錦兒腰軟如柳,蓮步姍姍的朝東方澈走來,待走到床邊時,東方澈便迫不及待的抱住了她,差點沒勒得墨錦兒口中的酒液溢出,快要嗆死人了!

“愛妃,你要急壞朕嗎?”東方澈將頭埋在墨錦兒的胸前蹭著,就像一個孩子般無助,絲毫沒有了白日裏的威嚴。

“唉!”墨錦兒挑起了他的下巴,霧眼迷蒙的欲將嘴唇覆上,怎知東方澈卻是轉頭躲開!混蛋!老娘犧牲色相,你還不要!

墨錦兒隨之又輕勾了一下嘴唇,將酒液流於臉頰,脖頸,她靠近東方澈,東方澈便將火熱的嘴唇貼上了她的脖頸,狂亂的吻著。

終於……墨錦兒露出了一絲奸笑。

媚歡酒墨錦兒喝著並無大礙,可是……

東方澈仿佛進入了夢境,他因為渾身發熱早已褪去衣衫,身下的女子反身躺著,輕聲嚶嚀,白淨的背部早已被自己落上朵朵紅印,**的景象令他不能自已,待轉過女子的身軀,紅暈嬌羞的臉龐卻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秦子怡。

“子怡……”這一刻他等了好久。

“子怡?”墨錦兒疑惑了一下這個名字,她此刻正飲著媚歡酒,看著**如癡如醉在夢境裏拚搏的東方澈,臉上滿滿都是壞笑,要是師父不正經也是這般吧,別說,還真是經看啊,人家都流口水了,東方澈這身材真是極好了!

破曉時分,東方澈緩緩睜開眼睛,看了一眼懷中的女子,不禁的出神,昨夜……

“你醒了?”墨錦兒睡眼朦朧的看著東方澈,其實某人是因為半夜在榻椅上睡得不舒服,又看到東方澈安分了,便才挪到了**,怎知一下子就被他圈到懷裏,不過……還蠻舒服!

“嗯,錦兒……”東方澈喚了一聲,便起床了,晨光的映照進屋子,他轉過頭來笑道:“替朕更衣。”

若不是看到昨夜的場景,若不是清楚自己的立場,墨錦兒真會以為他兩便是一生一世一雙的夫妻。

東方澈滿滿都是寵溺的眼神,卻讓墨錦兒在其中看到了另一個女子,黑發素衣,倨傲傾城,如蓮般清雅高潔。

不知道為什麽墨錦兒竟有一絲惱火和妒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