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妃當道:皇帝,請乖乖受教
字體:16+-

第17章 起名襄兒

錦香宮。

青兒一邊給小女孩兒的胳膊上著藥,一邊不住的說:“怎麽這麽小的孩子,怎麽能打的這般狠毒,而且身子也是這般的淡薄。”

墨錦兒皺著眉頭看著小女孩兒,小女孩兒身量小巧,眉目清秀,皮膚因為常年受餓所以略顯土黃,但其眼角微翹,眼眸深黑,鼻子小巧卻微微蹙起,嘴唇色澤淡亮而薄嫩,實乃大貴所生之相,又怎麽這般被欺負?

“嘶……”女孩兒微微的輕叫了一聲。

“疼?”墨錦兒和青兒幾乎是同時問道。

“不……不疼。”小女孩兒怯怯的說:“襄兒不疼!”

“你叫襄兒?”墨錦兒和藹的問著。

“是的,錦妃娘娘。”襄兒小聲的說著。

“不要叫我錦妃娘娘,叫我姐姐。”墨錦兒皺著眉頭說:“你是什麽時候入得宮。”

襄兒突然低下了頭說:“我就出生在宮裏,我娘是宮裏的宮女,在我八歲時候去世了。”

“你今年多大了?”墨錦兒眉越蹙越緊,心裏道,宮中的宮女怎麽能擅自生子呢?

“回娘娘,襄兒今年十歲。”襄兒低眉順眼的說著。

“那你爹爹呢?”墨錦兒不由得摸了下她的頭。

“襄兒不敢講。”說完,襄兒便低頭不語。

“怎麽不敢講,在錦香宮中,姐姐就是老大,你隨便講!”墨錦兒拍了拍胸脯大氣的說道。

話語剛落,隻見襄兒雙眼含著淚水的跪了下去,拉著墨錦兒的裙擺說:“姐姐,襄兒好想見一見爹爹。”

“你

說,爹爹是誰?”墨錦兒趕緊說道:“要是姐姐能幫上,肯定會幫上的。”

“爹爹,爹爹就是當今皇上。”襄兒哭著說。

墨錦兒溫和的笑容掛在了臉上,似乎一觸既碎。

東方澈現年二十五,十年前還是少年太子的時候,曾在一晚酒醉臨幸了一名宮女,也就是襄兒的母親,酒醒時分,因為是第一次臨幸女人,內心便有種異樣的感覺,於是向襄兒母親許諾會再次來找她,給她一個名分,那晚之後襄兒母親便大了肚子,執管襄兒母親的宮女長以為襄兒母親會有出頭之日,便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對她,可憐襄兒母親挺著大肚子天天盼著東方澈能來,可是盼著盼著盼到的隻是身邊人的冷嘲熱諷,結果直到襄兒八歲時,東方澈同時冊封了三位妃子,她才醒悟,自己的卑賤身份怎麽能有如此奢望,於是一時心結積鬱,便去世了。

“娘說,爹爹的眼睛是全天下最好看的眼睛,可以在夜間發亮,就像名貴的寶石般閃爍。”襄兒淺淺的笑著,一副幸福的樣子。

“真是個渣渣!”墨錦兒不禁的罵道,什麽破男人,吃幹抹淨不認賬了,雖然你是個皇帝,也不能這麽不負責,君無戲言,難道隻是四個字而已嗎?

青兒一臉震驚的看著墨錦兒說:“小姐,如果她說的是真的,那麽襄兒也是個公主啦。”

“宮女的女兒是不可能被冊封公主的。”墨錦兒微微笑道:“但是錦妃的女兒可以。”

青兒和襄兒同時疑惑的看著她,隻見墨錦兒揚眉笑道:“以後別叫我姐姐了,叫我母妃。”

“襄兒不敢

!”襄兒連忙低下了頭。

“你的身份,本宮自會向皇上討個公道,日後,你就留在錦香宮中。”墨錦兒拿腔作調的說著,一派嚴肅,她扶起了襄兒,不由得感慨,這個女孩兒太瘦了,得好好補補!

黃昏的光芒打在錦香宮門口的花壇裏,別有一番詩情畫意,這都是墨錦兒親自栽培的,她喜歡花,可是並不想再去後花園賞花碰見一些掃興的事情,並不是害怕,也非軟弱,而是墨錦兒覺得惡心,她才不想在花團錦簇當中做一些勾心鬥角的事情!

“姐姐,你好厲害!”襄兒仿佛是墨錦兒的小尾巴,緊緊的跟著她,當她看到墨錦兒將已經長好的花朵移植成功,便不由的說道。

“那當然。”墨錦兒臉泛紅暈,心裏美滋滋的,雖然她明顯忽略了這些花是在後花園中拔的!

“愛妃,在幹嘛。”

墨錦兒正在花壇當中揮汗如雨,兀的就聽見東方澈的聲音,這死皇帝怎麽神出鬼沒的!

“臣妾參見皇上。”墨錦兒雖然在心裏罵著東方澈,但麵上還是得行禮。

“奴才參見皇上。”襄兒匍匐在地上小身子還顫抖著。

“愛妃無需多禮。”東方澈微笑的扶著墨錦兒,夕陽下,柔光打在他棱角分明的臉上,顯得分外溫柔,隻有墨錦兒明白他並未有多少真心,而她也始終看不透這個男人。

當墨錦兒回過頭看見依然低頭匍匐的襄兒,心中一緊,便不由的鬆開東方澈的手,去扶她。

“皇上,可認識這個女孩?”墨錦兒扶住襄兒發抖的肩,便對東方澈粲然一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