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妃當道:皇帝,請乖乖受教
字體:16+-

第18章 封號

“哦?”東方澈眯著眼睛打量著襄兒,襄兒想低頭卻被墨錦兒箍住了頭,隻能眼淚汪汪,淚痕滿麵的看著東方澈。

東方澈打量著襄兒,細眉俊眼,仿佛記憶中有個印象,但……想不太清了。

“回皇上,您可在您十五歲時臨幸過什麽女子嗎?”墨錦兒撫著襄兒的頭安慰著。

襄兒的肩膀都在打顫,整個表情害怕而期待,她就那樣與東方澈對視著。

東方澈眉毛緊蹙慢慢的回想著,十五歲……太子……臨幸?似乎有那麽一個女子,讓自己初嚐人事。

東方澈年少之時並不像其他皇子那樣身邊都有安排供他們通房的貼身侍女,隻有他無,因為一些期冀,也因為一份驕傲,十五歲那年一天晚上所有的期冀被擊碎,所有驕傲也蕩然無存,他仍記得自己那晚喝的眼睛通紅,夜深,細雨,傷入骨髓。

東方澈也突然想起來似乎一個人在雨中行走恍惚之時,被一個宮女拉倒了屋簷之下,她用膽怯而細弱的聲音勸自己保重身體,不要淋雨,待她抬起頭的那刻,眼睛清亮,眼神與那個人很像,他醉意朦朧,仿佛她就是她,便深情的吻了上去,那夜,女子的哭泣呻吟之時伴隨男子的低吼悶語湮沒在了驟降的暴雨聲中,這份單純也消逝在了歲月的長河。

“哦?”東方澈因為回憶起一些不堪觸碰的回憶語氣驟冷,他十六歲便登基,十七歲便將蠢蠢欲動的皇子、大臣斬殺的斬殺,入獄的入獄,並不顧忌他們本是自己的手足或是前朝的重臣,手段狠硬殘酷,冷麵無情並不似十七年華,十八歲便親自率領三軍廝殺戰場之上,平外

亂,這麽多年已經習慣了冷麵無情逢場作戲而滴水不漏,很久都不願回憶了,如今回憶起來卻是這般!

難道從寵幸錦妃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要與回憶接軌,錦妃不似從前的錦妃,時而的舉止靈動卻與她分外相似,難道是她複生了?

襄兒因為東方澈突然冷冷的發聲嚇得便要跪下去,卻被墨錦兒生生拉住了。

“皇上,恕臣妾無禮,君無戲言這幾個字,您應該比誰都清楚,而且臣妾看這孩子麵善,想認為女兒,不知道……”墨錦兒正一板一眼的說著,東方澈仿佛回到了從前,當年有個女子就喜歡這樣一板一眼的說叨自己,記憶中的麵容與眼前似乎融合,突然……

“我答應你,怎樣都答應你!”東方澈將墨錦兒圈到懷裏,低頭吻了下她的額頭說:“以後不要離開我好嗎?”

墨錦兒疑惑的抬起頭正對上東方澈眼神,深情清明,不似平日的無情與假溫柔,她似乎有點蠱惑的點了點頭。

東方澈看著襄兒說:“從此之後,錦妃便是你的母妃,女憑母貴,你便是祥貴公主,也是大勝國的長公主。”

墨錦兒掙脫東方澈的懷抱,抱著襄兒興奮的說:“襄兒,以後你便不會再受苦了。”

襄兒抽抽泣泣的使勁兒點著頭。

東方澈看著墨錦兒一派天真的樣子,便又金口一開:“錦妃聽旨!”

墨錦兒正在興頭上,兀的聽見東方澈的話,隻是麵色紅潤,喜笑顏開的說了聲:“嗯?”

這一笑,東方澈仿佛醉在了她的笑靨當中。

“即日起,你便是朕的錦貴

妃,執掌三宮六院。”東方澈聲音威嚴而淡定。

婉沁宮。

“啪!”

藍底白麵的瓷瓶瞬間摔成了碎片。

“祥貴公主!錦貴妃?”沁妃一雙眼睛睜若銅鈴,目光凶狠的看著前方。

“是啊,沁姐姐,這個錦妃是越來越囂張了,再不治治,恐怕這整個後宮就沒有我們的生存之地了。”雲嬪哭哭泣泣的說。

“娘娘,雲嬪姐姐說的是,錦妃這個小賤人不知道給皇上下了什麽迷藥,竟然奪了娘娘的權。”玉貴人也在一邊煽風點火。

“閉嘴!”沁妃將手掌握緊,手指關節都發白了。

玉貴人聽聞趕緊跪了下去,哭著說:“娘娘,奴才也是心疼娘娘啊,娘娘為這三宮六院操勞了這麽久,憑什麽讓她錦妃就把權奪去了,奴才就是看不慣。”

“是啊,玉妹妹說的對,看著皇上對那個小丫頭的冊封,想來也是看著喜歡,大勝國的長公主以錦妃為母,錦妃已在貴妃之位,假以時日再生個龍子,豈不是……”雲嬪說著給玉貴人使了個眼色。

“是啊,娘娘,所以要搶在她前麵誕下龍子!”玉貴人連忙說道。

沁妃聽著她們的話,不由得皺了下眉頭,三年以來,自己服了無數的藥,可就是懷不上!聽禦醫說是因為自己宮寒……

“可是三年了,連個聲響也沒有!”沁妃語氣稍微有點緩和“最近皇上經常去錦香宮,並不常來婉沁宮啊!”

“娘娘!”玉貴人跪著向沁妃身邊移去,連同雲嬪一起竊竊私語著,沁妃的表情時而蹙眉,時而微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