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天師到清朝:妖言惑眾
字體:16+-

第34章 家宴之上

保和殿中,屋頂為重簷歇山頂,覆黃色琉璃瓦,上下放簷角均安九個小獸,上簷為單翅重昂七踩鬥拱,下簷亦是,內外均為金龍和璽彩畫,天花為瀝粉貼金正麵龍。

走進殿內,金磚鋪地,東西兩梢間為暖閣,安板門兩扇,玄燁有時候便在此休息,而今天,家宴便設在此處。

各宮主子都做了精心準備,濃妝豔抹,佳琪與秋玲坐在最下端,不與別人爭奪什麽。

玄燁身著明黃色吉服,團龍圍繞,腰間為黃色絲織帶,上有龍紋金圓版四塊,中間鑲蜜石,佳琪看得目不轉睛,想不到玄燁好好一打扮,這麽帥氣。

今日家宴,大家沒有拘禮,玄燁說了,家宴之上他有重要事情宣讀,至他登基以來,總共隻冊封了兩次,前些時日先皇後逝世,他也沒了那個心情,這些日子桑榆給他又添一女,宮中得了喜事,今日就順道把許久沒有晉位的妃子一同冊封了。

玄燁下了旨,因為先皇後過世那幾日是榮貴人三公主的生日,她進宮多年沒有晉封,今日玄燁給了她一個正二品妃子,希望她可以以身作則,不要恃寵而驕。

佳琪翹著嘴,心裏隻怪玄燁給了她的官兒太大,不過還好,榮貴人之後就輪到了秋玲。

玄燁說了,先給桑榆的女兒賜名字,然後晉封她為

和碩端靜公主,至於秋玲,則封了正三品貴人。

秋玲感激的跪地謝恩,桑榆的女兒終於有名字了,玄燁賜她“樂平”二字,希望她的女兒可以快樂成長,同時也希望她自己樂於平淡,這些她心中都是明白的。

玄燁看向佳琪,微笑著說道:“選秀之日將近,教導新批秀女,還請各位多加指教。”

佳琪忙著吃東西,聽見玄燁說到選秀,突然想起自己曾經答應了他去參加的,那日情況特殊,再加上他隨口說著,她也未曾當真,那麽現在還要不要兌現呢?

這一頓飯可真夠受的,各個妃子都搶著向玄燁敬酒,佳琪吃飽喝足之後又不敢擅自離席,無聊之際她居然手撐著桌子,托起下巴睡著了。

醒來,自己居然躺在壽安宮中。

“玄燁呢?現在什麽時候了?”

“格格,現在已經是亥時,皇上已經就寢了。”

不行不行,她還有事情問他了,他現在可不能睡,佳琪想著自己心裏的事兒還沒有落地,這個時候玄燁可不能睡了。

不顧七七勸導,硬是穿起了鞋襪,佳琪一鼓作氣地向乾清宮走去。

值夜的宮女說皇上有些醉了,被榮妃娘娘的侍女接去了霓虹閣。

佳琪顧不得什麽紅什麽綠,她現在隻想

問一句,選秀她到底要不要參加?

玄燁被榮妃的人扶到了她的寢宮,梁九功知道皇上不喜歡這個主子,這一路上都在試圖弄醒他,結果到了霓虹閣都沒能如願。

梁九功無奈的看著宮女把皇上扶走,心中默念著他醒後,千萬不要責怪自己。

榮妃此時正穿著波斯進宮的新款睡衣,見到宮女扶進皇上,她皺眉問道:“皇上怎麽醉了?”

宮女們不敢啃聲,隻得匆匆下去端上醒酒茶來。

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絕對不能讓這一夜就這麽無聲的過去了,榮妃趕緊替玄燁更衣洗臉。

“梁公公,您可記下了,皇上今晚在霓虹閣過夜。”

宮女的聲音剛落,就聽見殿外有人嚷嚷。

出去一看,隻見佳琪正和幾個侍衛較勁呢。

梁九功欣喜若狂,千裏尋夫,真是讓人感動,他說著咳了一聲,嚴肅的敲了攔門的侍衛,嗬斥道:“怎麽連琪格格也不認識?還不讓開。”

侍衛們聞聲後急忙讓出一道路來,可是榮妃的貼身宮女卻在這個時候進來,百般阻攔。

又是一陣混亂局麵。

梁九功喚了一聲佳琪,然後指指屋頂。

佳琪立馬意識到他的指示,一個躍身便不見了蹤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