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天師到清朝:妖言惑眾
字體:16+-

第234章 準備削藩

順治初,清兵南下,先後進占廣東、四川、貴州和雲南,東南、西南既定,清封吳三桂為平西王,留守雲南;封尚可喜為平南王,鎮守廣東;封耿仲明為靖南王,其子繼茂即位,後卒,又升了兒子耿精忠為王,留守福建。

玄燁分析,吳三桂專製雲南十餘年,日練兵馬,利器械,暗存硝磺等禁物。通使達賴喇嘛,互市茶馬,蒙古之馬由西藏入到雲南,每年數千匹之多,他遍布私人於水陸要衝,各省提鎮多有心腹,看來隻有讓吳三桂認為自己根蒂日固而不可拔才好。

“皇上是否已經有了對策?”容若問。

“朕與太皇太後商議了,預備端陽過後,將建寧公主下嫁吳三桂之子吳應熊,此後,兒子當上了額駙,朝政巨細,可以旦夕密報,鬆了他的警惕之心,往後就好辦的多。”

“皇上英明。”

“朕隻有那一個刁蠻皇妹,希望她不要讓朕失望才是。”

容若輕笑,建寧公主的確是個難以伺候的主。

“對了,佳琪可好?朕這幾日忙著這些事情,不知道她好些沒有?”玄燁這些天都沒有去看她,也不清楚她的身體狀況有沒有好轉。

“多謝皇上掛心。”容若搖頭:“佳琪這幾日害喜的厲害,脾氣也暴躁了很多,微臣都不敢靠近她。”

玄燁大笑:“往後慢慢你就會習慣了,真是辛苦你了呀。”

容若歎氣,辛苦的也不止他一個人呀。

此時,木紫端了茶水進房,玄燁不悅:“你不知道朕和納蘭大人在商議事情,外人是不得入內的嗎?”

木紫慌忙跪下:“皇上,奴婢是奉了貴妃娘娘的口諭前來送茶的,自從皇上出宮之後一次也沒用過貴妃的茶葉,要是讓娘娘知道,該心疼了。”

“放肆。你究竟是聽命於佟貴妃還是你們家瑞貴人?好好服侍你自家主子就是,別的你也管不著,更不用你管!”玄燁龍顏大怒。

木紫跪在地上不敢說話。

玄燁冷哼,真是不能饒了這些攀龍附鳳的狗奴才。

此時,梁九功進了屋來,說是平南王也到了,玄燁與容若雙雙對視,也不再管教木紫,同步離開了房間。

木紫跪在地上,待到玄燁等人離去,這才鬼祟的站起身來,她環顧了四周,確定沒人,這才從懷中拿出信號筒,靠近窗邊,朝天一揚。

玄燁他們已經來到了大廳,平南王尚可喜等人向他行禮,他算是三王之中,年事最高的了,玄燁也沒讓他多禮,還令人賜了座椅。

要說這三王,平南王算是比較效忠朝廷的了,但是如今年老多病,他將兵權交給了其子尚之信,尚之信素來傲慢,橫暴日甚,招納奸臣,布為爪牙,官民憤恨。

早些時日,尚可喜聞得玄燁下至雲南,路徑廣東,特意拿了兵權掌印,想要上奏讓兒子繼位。

可是玄燁明白他的想法,並不允許,這個事情一直耽擱到了現在,此番前來,玄燁也沒再提起,而吳三桂又和尚之信串通一氣,先後書請撤兵,以試探朝廷的意旨。

經過戶部和兵部的確議,吳三桂極其所有部下,五十三佐領官兵家口應俱遷移,疏下議政王大臣會以,大學士索額圖、圖海認為,三藩不可遷移,唯有刑部尚書莫洛,戶部尚書米思翰,兵部尚書納蘭明珠力請徒藩。

玄燁再三考慮到了藩鎮久握重兵,勢成尾大,非國家之利;又想吳三桂之子,耿精忠諸弟都宿衛京師,二五便不敢變亂,遂下令三藩俱撤還山海關外。

見到尚可喜如此,玄燁應了,讓他告老還鄉,又下了旨意,讓梁九功回京,命禮部侍郎哲爾肯等人赴雲南來,戶部尚書梁清標等人赴廣東,吏部侍郎陳一炳等人趕赴福建,各持赦令,會同該藩及督撫商議移藩事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