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天師到清朝:妖言惑眾
字體:16+-

第362章 紅顏知己

寒冬臘月,外麵下著大雪,顧遠平受人之托,獨自在大街上尋找著容若的身影,好不容易才在一條小巷中發現她,卻見他已經醉臥在了雪地裏麵。

顧遠平大步走了過去,一把扶起他:“醒醒,容若。”他搖晃著,心怕這麽冷的天會凍壞了他。

容若微微睜開眼睛,這才看清楚來者,他夢靨著笑了笑:“是你呀,遠平。”

“你倒是還認識我,怎麽在這兒喝酒,凍壞了可怎麽辦?”真是讓人為他擔憂,顧遠平扶起了躺在地上的容若,扶著他朝著客棧的方向走去,可是容若打死也不願挪動腳步,一把推開了他。

“你不要管我,讓我死,死了我就可以見到瑾茹了。”容若大喊,他根本就沒有臉麵再活著了。

顧遠平搖搖頭,這又是何必呢,他才從東珠那邊過來,知道她也,是食不知味,一心擔憂著容若的情況,卻又知道容若不願見她,故此不敢出門尋找。

“你在為東珠的事情煩心吧?”顧遠平問,他又怎麽會看不出來他們之間所存在的問題呢。

“你別在我麵前提她。”容若摔碎了酒瓶,聽著這個名字他就來氣,他的心就會抽痛,他會無止境的陷入到萬丈深淵當中。

“其實,東珠也是可憐人,她如此為你著迷,放著大好前程不好,你卻恨她入骨。”

容若沒有說話,隻是一個勁兒的掙脫著他。

顧遠平歎氣:“說實話,這世上,也隻有東珠是最了解你的,你不也一直把她當做是紅顏知己嗎?”

人生能夠得一知己,死而無憾,難道他真就想要放棄嗎?

“我的知己是沈宛,不是東珠。”

“她就是沈宛呀。”

“她不是。”容若搖頭。

“她是。”顧遠平說:“容若,你是喜歡她的,何苦要自欺欺人呢?”

容若抽泣,開始痛哭,他第一次感覺自己其實也是這般的脆弱,他弄不清楚自己對東珠的感情,他大可以一劍刺死了她,為瑾茹和福兒報仇,可是他卻狠不下心來,他不肯。

“遠平,她害死了福兒,害死了沈宛,還害死了瑾茹,我該怎麽辦?”他對不起死去的他們,也對不起皇上和佳琪,他不能親手殺了東珠,他感到無比的內疚和慚愧,這些全部都是因為他,東珠都是因為他才這樣狠心的,他該怎麽做?

顧遠平歎氣:“你問問你的心,你問清楚自己的心吧。”

容若抹去淚水,看向遠平:“心?”他皺眉。

“是。你的心。”

容若大笑:“昏鴉盡,小立恨因誰?急雪乍翻香閣絮,輕風吹到膽瓶梅,心字已成灰。”

這首小令,容若作出,用來形容自己的心,不巧剛剛吟完,他的寒疾突發,嚇得顧遠平不知所措。

容若渾身發抖,翻滾著在雪地上打滾,隱約的,他感覺到了一股香氣襲來,昏迷之前,他情不自禁的喚了一聲:“宛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