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天師到清朝:妖言惑眾
字體:16+-

第372章 九個月後

九個月後。

東珠一路尾隨著容若回到了京城,她現在的身份是沈宛,而非曾經的東珠,改名換姓,重新開始,自從上次與容若決裂之後,她已經放下了仇恨,楚楓的離開讓她瞬間懂得了很多曾經沒有辦法想明白的事情,人生在世,最該珍惜的是情,若是人生都被仇恨占據,那情情愛愛又該何去何從?

容若不是沒有看到東珠的改變,他隻是過不了自己的心,已經過去那麽久了,瑾茹或許已經投胎傳世了,他知道瑾茹臨終前所說的話是為了自己好,所以他並不再排斥東珠的跟隨。

他慢慢接受了沈宛的糾纏,時常會去沈苑靜坐,偶爾還會與她相討詩詞。

雖並未達到談婚論嫁的地步,但是他們卻已經成為了最好的知己。

“佳琪昨天晚上分娩,也不曉得生了沒有?”容若著急,宮中昨天夜裏通知了納蘭府所有的人,先下人人都是緊張萬分呀。

“希望這一胎可以順產。”沈宛祈禱。

“你變得了很多,似乎已經沒有那麽恨她跟皇上了。”容若放下書籍講道。

沈宛笑,仇恨隻能吞噬自己,而愛情則讓她重生:“是你讓我忘了仇恨,我覺得,現在很平靜,這就是我要的日子。”

容若笑:“是你自己原諒了自己。”

“因為隻有原

諒,才能讓自己配得上你呀。”

容若不語,卻沒再像以前那般激動。

沈宛放下手中的毛筆喚他:“過來,我讓你看看我剛剛作的一首詩。”

容若輕步走去,朝著桌上的紙張看去,他誦讀道:“雁書蝶夢皆成陰?”

“是了。”沈宛莞爾一笑:“你我以書信來往,書信相交,補正和此句?”

容若沉思了片刻,他明白沈宛的意思,已經這麽久了,他或許已經放下了,他們都該重新的過著自己想要的日子。

“明日是瑾茹的忌日,富爾敦沒人照看,你與我一塊兒前往吧。”容若說著,已經悄然離開。

沈宛受寵若驚的看著容若的背影,這句話的意思……

“啊,救命呀,玄燁,我不生了啦,救命呀。”

佳琪的聲音已經響徹整個紫荊城上空,就連宮門外的侍衛門都聽的毛骨悚然。

“佳琪叫的那麽淒慘哦,會不會生不下來呀?”莫荻在一旁擔憂,這都一天一夜了,真是讓人著急。

“娘子你過來。”揆方皺眉:“我讓你進宮之前,不是已經告訴過你嗎,讓你不許多言。”

“我也是好奇嘛。”莫荻不時朝著產房張望。

“佳琪一定會吉人自有天相的。”揆方祈禱。

莫荻白眼:“

我也沒說她怎麽樣了呀……”

“誰不知道你跟她積怨已深。”揆方冷哼。

“喂,我可告訴你,我現在是你們納蘭家的媳婦,跟她的恩怨早就煙消雲散了。”莫荻不屑的講道,她現在可是納蘭府上的三少奶奶,日子過得不知道有多自由自在,想當初自己怎麽就一個勁兒的想往皇宮裏鑽呢?真是後悔。

未完,[自動加載所有內容]。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http://big5.quanben5.com/n/meinutianshidaoqingchao_yaoyanhuozhong/143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