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寶俏媽:總裁前夫請簽收
字體:16+-

第076章 這一刻

第076章 這一刻

“大叔,大叔,你怎麽了,怎麽不講了?”一旁的楚冰彤伸出小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企圖引起他的注意力。

冷冠爵回過神來,側目看著她,她好像又對之前的事情記不太清了,既然這樣,那就什麽都別說了吧,有時候糊裏糊塗的反而是一種幸福,她現在這樣也很好,無憂無慮的,甚至他開始有點怕她會恢複,私心的想著她像現在這樣單純的生活也不錯。

他淡淡一笑,“沒什麽,這幾天你也應該很累了,好在一切都結束了,你好好睡一覺吧。”

楚冰彤搖搖頭,“我現在不困,對了,大叔我見到辰辰了呢。”

“我答應過你的,隻要你乖乖聽話,一定可以見到辰辰,現在你可以安心了,那就乖乖睡覺吧。”他道。

她拉住他的衣袖,怔怔的看著他,“大叔我不想睡覺,你陪我聊天好不好。”

冷冠爵做了一個深呼吸,隨即道:“好啊,你想聊些什麽?”

楚冰彤笑嗬嗬的說道:“大叔,我今天表現的好不好啊,你讓我記住的人名還有那些話我都記住了,我有沒有很厲害?”

冷冠爵頷首,“有,你很厲害,連這幾天我們在這裏排練的語氣神態都很好,呃,不過,你在宴會上之後說的那些關於投資金融的理論,我並沒有教過你,你是怎麽說出來的?”

楚冰彤撓撓頭,“我也不知道啊,就當時腦海裏就閃過那些就說出來了。”

“是這樣啊。”醫生也說過,大腦是最最複雜的區域,也許她當時隻是自己下意識說出來的,或者是因為其他的原因,畢竟他也很清楚以前的她對這些很有自己的見解。

楚冰彤像隻無尾熊的趴過去抱住他的手臂,小臉依偎在上麵,緩緩的合上眼睛,“如果能一直這樣賴在大叔身上就好了,大叔身上暖暖的,還有一種特殊的味道,我好喜歡。”

冷冠爵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從她身上所傳來的馨香,那柔軟的發絲垂落在他的手背上,**著他的感官,他是一個正常的男人,也從不掩飾對她的渴望,可是因為很多原因,他不想在她這樣的狀態下要她,可是她一再想無心舉動實在是考驗他的耐力。

他不著痕跡的將她從身上挪開,清了清嗓子,道:“好了,我還有事要忙,你再睡一覺吧,晚餐的時候我會讓傭人來叫你。”

“不要,大叔我不要你走。”

“冰彤,要聽話。”

他嚴厲的看著她,楚冰彤委屈的憋著嘴,心不甘情不願的鬆開了手,小腦袋低垂著,看起來非常傷心的樣子。

見狀,冷冠爵無奈的歎口氣,“今天的童話故事隻能講一個哦。”

“從此王子與公主過上了幸福快樂的日子。”隨著第n次同樣故事結尾的聲音響起,同樣的身旁亦傳來了均勻的呼吸聲。

冷冠爵輕輕的合上精致的童話書,將其放在一旁的床頭櫃上,繼而低頭看著那熟睡的嬌顏,須臾,他情不自禁的低下頭在她的唇上輕輕的印下一吻。

下一秒,他的眼眸突地睜大,定定的看著以為已經“熟睡”的人,此時正微微抬頭回應著他剛剛的吻,已經稍稍消褪的欲望此時正在身體內翻江倒海,而且他預感這一次的欲望並不會那麽快消褪。

“你,你不是睡了?”

“大叔,不要走好不好?”

他充滿欲望的眼眸變得有些猩紅,大掌撫著她的臉頰,聲音有些嘶啞的說道:“你可知道你要我留下來會有什麽後果?”

楚冰彤搖搖頭,“但是我隻知道我不想讓大叔離開我的身邊。”

冷冠爵身體利落的一個翻騰,瞬間懸在了她的上方,一瞬不瞬的看著她,“楚冰彤,我不管你現在是不是能夠聽的懂,也不管將來你恢複了以後,會不會又忘記這段記憶,我對你的欲望從來沒有掩飾,這一刻,我要你。”

話落,他霸氣的唇舌隨即襲上了她的嬌唇,靈巧的手指解開了她的上衣扣子,三下五除二原本穿在身上的一套睡衣,瞬間丟落在地,他以最快的速度去除了自己身上的衣服,點點熱吻灑在她白皙嬌嫩的肌膚上。

“熱,好熱啊,大叔,我為什麽會這麽熱。”楚冰彤嫣紅的小臉看著他,紅唇裏不斷的低吟著。

冷冠爵愛憐的膜拜著她的身體,邪魅的看著她,“沒事的,隻要把你自己交給我就好。”

說完,他又積極的在她的身上製造出另一波**,凶猛的欲望讓他不想在等待,將她修長的雙腿圈在自己的腰際上,精壯的腰杆隨即用力往前一頂,直達她的秘密花園身深處,引來她的一聲尖叫。

“痛。”她的雙眼噙著淚水,委屈的看著他。

“忍一下。”冷冠爵額頭上汗珠順著額頭低落在了她雪白的胸前,讓他的眸光登時一黯,緊致的感覺讓他清楚的知道,這些年她並沒有其他的男人,這一點認知讓他欣喜若狂,急於宣泄的欲望不能再多等一刻,亙古不變的律動正在上演,一室旖旎。

“嘭”的一聲大門被人用力的甩上,隨後就是一陣激烈的爭吵聲。

“薛耀中,你放開我,放開我。”冷安琳用力的掙脫著薛耀中的鉗製,狂亂的喊道。

薛耀中甩開了她的手,大聲嗬斥道:“你到底在幹什麽,難道你跟樊依娜那個女人是事先商量好的,你們這麽做就是為了來刺激冰彤,讓她出醜?”

冷安琳狠狠的瞪著他,“是又怎麽樣,我就是讓她出醜,我就是故意的,我就是跟樊依娜商量好的,怎麽,看到她暈倒,你心疼了是不是,可是怎麽辦,第一時間出現在她身邊的人永遠都不會是你,永遠都不會是你薛耀中。”

薛耀中定定的看著她,須臾,緩緩出聲道:“原本我以為你隻是高傲一點,但是心還是善良的,原來是我高估你了,冷安琳,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是在你傷害冰彤,冰彤從來都沒有傷害過你,但是你是因為我而一而再再而三的對她那麽做,那麽你大可不必,有什麽事情你衝我來,我隻求你不要再去傷害冰彤了,就算少你一個,她的心已經是千瘡百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