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大明
字體:16+-

第22章 禮物

三天時間練完花押,到吏部領取了‘憑照’,也就是委任狀,這玩意不僅是當官的依據,也是沿途赴任到驛站白吃白住白拿的通行證,萬萬不可小瞧了去,忙完這些,按理還要由吏部引見,入宮覲見皇帝,以示自個是皇帝親自選派的官員。

不過,嘉靖帝自“血濺左順門”事件之後,大受刺激,極少接見官員,一眾銓選得官的官員隻能在吏部官員的引導下到承天門朝北三叩首,便算是叩謝天恩,覲見過嘉靖帝了。

承天門叩頭之後,便萬事大吉,準備著走馬上任了,按朝廷規矩,領取‘憑照’之後,十五日內必須啟程離京赴任,這半個月也就成了一眾官員拉攏關係的最好時機,敘鄉誼敘年誼敘友誼,排著溜輪著個的擺酒宴請。

不論肥缺、瘦缺、苦缺,都要請客,也都被人請,外地任官,人生地不熟,地方民請,風俗習慣,地方士紳名流,富豪望族等等情況的打探都是在一桌桌酒宴中完成的,另外,拜托到家鄉為官的官員對家族適當的照拂,亦是在所難免的。

如此一來,各個圈子便開始不斷的發生交集,催生了無數的酒宴,不僅是外放的官員一天到晚趕場子,留京的官員亦不例外,不是請客就是不停的作陪,一天下來也要趕無數桌酒宴。

蔡克廉、李良等五人雖然不是很忙,一天下來也有二、三桌,而胡萬裏、周誌偉、魏一恭三人就清閑多了,沒人請他們,他們也不好意思去請別人,倒是三人自個日日相聚。

如此過的四五日,倒也自在,這日上午,胡萬裏照例呆在書房裏練字讀書,等著周誌偉、魏一恭上門,然後一道出去廝混,這年頭交通不便,京師一別,大家天南地北,再要相聚,至少得三年之後,因此,沒人願意早早離京,能多聚一日是一日。

才過巳正時分,小廝李風烈匆匆趕到書房外,輕聲稟報道:“少爺,同年蔡克廉前來拜訪。”

這小子今兒怎的來得如此之早?難道不用赴宴?胡萬裏隨口便道:“請他進來。”說著便擱了筆,淨手之後迎了出去,才到院中,蔡克廉已經腳步匆忙的趕了進來,遠遠便拱手微微一揖,笑道:“長青兄好悠閑,京師已鬧的沸沸揚揚了。”

沸沸揚揚?胡萬裏轉念便醒悟過來,笑道:“禮儀新貴開始反擊了?”

“不錯。”蔡克廉輕笑道:“禮部右侍郎霍韜上疏彈劾首輔楊一清結黨營私、罔上自恣、貪贓枉法等二十四事,更是檢舉太監張永曾饋送金銀給楊一清。”

胡萬裏聽的不由微微一笑,閣臣勾結內侍,可是大罪,而且亦最遭嘉靖猜忌,不知此次反擊,是否能將楊一清拉下馬,當下他便側身伸手禮讓道:“進屋再敘。”

蔡克廉擺了擺手道:“長青兄無須客氣,今日有三桌酒宴要赴,特意過來報喜訊的,咱們明日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