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大明
字體:16+-

第67章 霸氣大明

前艙裏,吳亦有湊在窗口愣愣的望著海麵出神,腦子裏卻在仔細的回想著胡萬裏觀看火炮試射時的情形,一般的水手船員初次在如此近的距離聽聞火炮轟鳴,皆是一臉的驚駭,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就更為不堪了,可胡萬裏當時卻毫無驚懼的神情,這就有些反常了。

還有,他一開始見到弗朗機鳥槍的那副神情,竟然帶著一種淡淡的不屑,這可是大明眼下最好的鳥槍,但凡對火器感興趣的,第一次見這火槍的,無不讚不絕口,他倒好,竟然有種不屑,要說他對火器不感興趣,那也不象,是不懂火器還是故作姿態?

想到這裏,吳亦有不由微微皺起了眉頭,這個胡萬裏給他的感覺實在是太特別了,一般官員都是要銀子,他卻要條海船,而且他對海商這塊似是很熟悉,可他一個西安的士子,如何會對海商如此熟悉?而且他對海船的製造、精鐵、火器都興趣十足,這哪裏象是一個新科進士?

“夢然在想什麽?如此出神?”胡萬裏推門進來,見他毫無反應,不由奇怪的問道。

吳亦有回頭一看,不由微微笑道:“小弟擔憂此番會否白跑一趟。”說著便伸手虛讓道:“長青兄請坐。”說完,又取了兩葫蘆酒。

胡萬裏微微一笑,道:“夢然放心,為了那艘海船,我亦會盡力而為。”

見是話頭,吳亦有便試探道:“長青兄乃是官身,何以想經營海貿?”

聽的這話,胡萬裏不由瞥了他一眼,微笑道:“海貿乃暴利,大明如今有什麽生意能勝過海貿?再說了,俗話說,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我既是龍溪知縣,轄區裏又有大明最大的海貿港口,不經營海貿,豈非可惜?”

“長青兄就一條船,能成何氣候?”吳亦有緊接著道。

這是想套我的底來了?胡萬裏微微一笑,道:“積少成多,集腋成裘,做生意靠的是積累,我可沒想過一口氣吃成大胖子。”說到這裏,他便話頭一轉,道:“聽水手說,咱們海船的左側便是琉球?”

“應該是小琉球。”吳亦有不以為意的道:“琉球乃是指中山國。”

台灣這時叫小琉球?胡萬裏呷了口酒,才道:“讀萬卷書不如行萬裏路,夢然不愧是出海遊曆過的,廣聞博記啊。”

“長青兄過譽。”吳亦有微微一笑道。

胡萬裏微微一笑道:“閑著無聊,夢然不如說說小琉球的曆史和現狀,亦好讓我增加點見識。”

“這話說來就長了。”吳亦有沉吟了一陣,才緩緩開口說道:“小琉球實則跟倭患是緊密相連的,從蒙元之時,朝廷便在澎湖地區設立巡檢司,負責巡邏、查緝罪犯,並兼辦鹽課,元末,天下大亂,巡檢司兵力抽調一空,形同虛設,而泉州、漳州一帶有不少百姓渡海到小琉球開荒。

倭寇於此時乘虛而入,搗毀了澎湖巡檢司,並登陸小琉球大肆搶掠,隨後,倭寇便以小琉球為跳板,頻頻搶劫廣東、福建、江浙沿海,大明倭患亦由此而一發不可收拾。

本朝立國之初,張士誠,方國珍,明玉珍等與太祖爭天下的梟雄殘部不甘歸順,皆流落海外,盤踞東南沿海的海島與朝廷為敵,不少人皆與倭寇勾結荼毒東南沿海各省,倭患之烈更甚於蒙元。

為徹底防止根除倭患,大明從北到南,在北起遼東半島,南至廣西北部灣的沿海之地,設置了五十八個衛,八十九個所,安置戰艦兩千多艘,精銳三十萬,此舉重創了浙江,山東,遼東等地的入侵去倭寇。

不過,小琉球卻成了最大的漏洞,倭寇在北方討不到甜頭,便紛紛南下,以小琉球為跳板為禍廣東、福建,洪武十九年七月,倭寇以小琉球為基地,在福建沿海連續轉悠了一個月,數次聲東擊西,相繼搶掠了漳州,泉州,福州,興化,廈門等地,賺得盆滿缽滿後方才揚長而去。

太祖一氣之下,實行堅壁清野,裁撤了澎湖巡檢司,不僅從澎湖撤兵,而且將小琉球和澎湖百姓全部遷移回福建,並厲行海禁,小琉球就此荒涼下來。”

胡萬裏聽的一喜,不由追問道:“那麽多年過去了,朝廷一直未恢複澎湖巡檢司?”

吳亦有輕歎了一聲道:“這百多年來,倭患為害雖然不如立國之初,但斷斷續續的也沒斷過,朝廷厲行海禁之國策雖時鬆時緊,但對倭寇之防範卻從未鬆過,誰吃飽了撐的,去恢複澎湖巡檢司?”

聽的這話,胡萬裏緩緩喝了一口酒,如此說來,小琉球如今完全是處於無政府狀態,是一個人煙荒蕪的荒島?這就有些令人奇怪了,後世小日本連一個小小的釣魚島都爭的死去活來,為何這一百多年時間,野心勃勃的小日本就沒將小琉球據為已有?

思忖半晌,他還是沒想明白這其中的古怪,便問道:“這一百多年來,倭寇就未長期盤踞小琉球?”

聽的這話,吳亦有不由輕笑道:“小琉球的土著如泰雅,阿雅登兩大部落首領皆受封於大明朝廷,朝廷雖然不在小琉球駐兵,不移民開墾,但小琉球卻是大明的地盤,倭寇流竄問題不大,若是敢盤踞小琉球,必然被大軍征討,如此出力不討好之事,倭寇豈肯為?

別說是倭寇,在永樂年間,倭國一個大將軍叫什麽足利義滿的,還專門遣使招撫小琉球的土著首領,但未能成功,當地土著馬上就將此事匯報給朝廷,為此,永樂皇帝朱棣還專門遣使申斥倭國。”

聽的這一解說,胡萬裏不由暗歎,大明可真是霸氣!台灣荒蕪了百多年,小日本愣是沒敢打主意,看來,他要想在台灣立足,建立一個基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僅要跟台灣的原住民搞好關係,還得防備倭寇。

微微沉吟,他才試探道:“我有個同年是福建人,據他說,雖然海禁,但福建仍有不少人在小琉球開荒打漁謀生,夢然可曾聽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