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大明
字體:16+-

第164章月港內訌

月港內訌!胡萬裏心裏不由一驚,急聲問道:“何以見的?”

許煉不疾不緩的說道:“很簡單,月港限製進出的商賈和海商攜帶兵器,更不用說火炮了,敢在月港公然動用火炮的,唯有月港之人,到了動用火炮的地步,也唯有大規模的內訌。”

見他如此篤定,王富貴不以為然的說道:“月港水陸兩路每日進出的貨物如此之多,偷運火炮進入月港不是什麽難事,焉知不是外來勢力眼紅月港的富庶,前來搶奪月港的地盤,諸如附近泉州府的勢力。”

許煉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外來勢力,即便是泉州府的豪強勢力就算能夠攻占月港,也不可能在月港立住腳,沒人會冒天下之大不諱前來攻占月港,誰心裏都清楚,這是出力不討好的事情。”

聽的這話,胡萬裏不由微微點了點頭,心裏頗為讚同許煉的分析,沒有本地勢力的配合,外來勢力要想在月港立住腳,根本就是奢想!微一沉吟,他便沉聲道:“關閉大門,王富貴帶幾個人出去打探消息,要注意安全,唐金寶留下,加強院子的防衛。”

“是,屬下等遵命。”王富貴忙躬身領命,隨即轉身而出。

胡萬裏瞥了許煉一眼,見他毫無焦急之色,也無告辭的意思,不由含笑道:“白頭不擔心手下船隊的人員安危?”

微微笑了笑,許煉才道:“不過是月港內訌而已,與咱們無關,他們也不會攻擊外地海商,何必擔憂?”

胡萬裏點了點頭,便道:“白頭自便,我去寬慰一下眷屬,以免她們受到驚嚇。”說著便徑直前往正房臥室,一雙眉頭卻緊緊的擰了起來,月港的情形是謝、嚴、洪三家獨大,如今謝文昌不在月港,而是在京師疏通關係,不知道是嚴洪兩家聯手倒謝家,還是嚴力與洪長福兩方想要上位,以一挑二?估摸著嚴、洪兩家聯手打壓謝家的可能更大一些!

不管是什麽情形,對他而言都不是好事,雖然農學院研究完工,但鋪砌漳州城石板路的工程尚未完工,這一內訌,勢必影響進度,這且不說,關鍵是內訌之後,會形成什麽局麵?會不會影響到他在月港的既得利益?

出的房間,火炮聲亦跟著清晰起來,胡萬裏凝神傾聽了一番,火炮聲並不是很密集,而且聽起來有些雜亂,他也無暇多想,快步趕往臥房,可不能讓春兒受到驚嚇!

進的臥房,見的春兒與幾個丫鬟都相當安寧,他不由放下心來,見他進來,春兒忙起身迎上來,道:“少爺,外麵可是火炮聲?”

微微一笑,胡萬裏才道:“春兒何以猜到是火炮聲?”

“鞭炮聲沒那麽淩亂嘛。”春兒不以為意的道。

“春兒聰明。”胡萬裏順口讚了一句,才含笑道:“月港今晚可能有些變故,應該是內訌,但與咱們無關,春兒無須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