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大明
字體:16+-

第206章 好色

聽的二人對話,嚴嵩亦不由微覺詫異,劉龍雖是曆任南京禮部吏部尚書,但尚且不到六十,可謂是正當壯年,何以如此說?這是提醒兩人眼光放長遠點?按說,王承裕的擔心也不無道理,推行新政也好,大力革新也罷,都是得罪人的事情,風險甚大,胡萬裏實則便是走的大力革新的路子,拉攏他既可能受益,也可能存在巨大的風險。

而且,聽兩人的語氣,竟是指胡萬裏倡議的舉措侵害了他們當前的利益,這是指的哪一條舉措?整治驛站弊端,那是斷絕地方州縣官員的財路,與二人關係不大,錢法革新,如今已是全麵推行,計較與否皆無可更改,那就唯有是建言月港開海這一條了。

倡議月港開海如何會侵害他們的利益?即便他們私下海貿也應該是支持開海,想到這裏,他不由有些納悶,眼見燭光有些暗淡,他起身用剪子將燭台上的幾根蠟燭燭芯剪了一下,房間裏登時明亮了不少。

王承裕也未去收拾棋子,而是起身為劉龍重新沏了杯熱茶,這才落座道:“舜卿兄如此看好此子?”

劉龍微微一笑,端起茶盅輕輕刮了刮,才斯條慢理的道:“此子才幹超群,眼光獨到,心思縝密,性情沉穩,且識大局,知進退,焉能不看好?”

“但其鋒芒太露,日後恐有大禍。”王承裕沉聲道:“皇上亦是一代雄主。”

“此一時彼一時。”劉龍微微搖了搖頭,淺呷了口茶,才道:“如今他官低位卑,不露鋒芒,焉能引人注目?”微微一頓,他才看向嚴嵩。道:“惟中,此子可教乎?”

微微沉吟,嚴嵩才道:“此子並不剛愎,堪稱是從善如流,可教。”

“既是可教,何須擔憂?”劉龍說著看了二人一眼。緩緩說道:“皇上禦極以來,鼎故革新,推行新政;欽定禮儀,在京師大興土木建造殿宇樓閣;尊崇道教,宮中齋醮亦是所費不菲;加之西北邊患不斷,內地亦是災荒連連,以致國庫日趨空虛。

張璁出掌首輔,不避嫌怨的清理勳戚莊田,裁革京師地方冗員。皆隻是節流而已,較之巨額的開銷,不過是杯水車薪而已,國事如此不堪,滿朝文武大員,卻無一人能為君父分憂,為朝廷分憂,唯有這個胡萬裏。處處為朝廷開源,錢法革新、發行慈善彩票。還有建言開海,皆是為朝廷開辟財源。”

說到這裏,他微微一頓,呷了口茶,才看向王承裕,道:“不論是皇上還是首輔。沒有銀子,這家都難當,朝廷當前最缺乏的是什麽人才?是能為朝廷開辟財源,能為朝廷斂財的人才,朝廷節流已被張璁做到極致。如今唯有開源,才能為皇上賞識,天宇兄這個南京戶部尚書,要想調任京師的戶部尚書,唯有從這個胡萬裏身上著手。

未完,[自動加載所有內容]。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http://big5.quanben5.com/n/mimangdaming/42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