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大明
字體:16+-

第285章 掛冠而去

遭受攻訐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胡萬裏對此並不覺意外,翻看了幾份,他便緩緩將邸報放到茶幾上,譏諷的道:“陳穀子爛芝麻的事情都翻了出來,瞧這架勢,他們是想將我一棒子打死。”

“三權分立危及到文官根本利益,卻又有利於鞏固皇權,東翁素來又頗受皇上賞識”薛良輔斟酌著道:“他們如此做,也是情理中事,不僅是針對東翁,也是做給皇上看,給天下士子看。”

說著他指了指邸報,道:“除了朝中官員的彈章,京師附近的地方官員也有不少拜章彈劾東翁,駁斥三權分立,其中不乏致仕的官員,昨日送來的邸報上竟然還刊載有順天府生員攻訐東翁的文章。”說著,他輕歎道:“眾怒難犯呐。”

聽的這話,胡萬裏心裏不由一沉,嘉靖雖然沒有表態,但邸報上如此刊載,無疑已是表明了嘉靖的態度,要說嘉靖對三權分立不動心,那純屬扯淡,這隻能說明一點,他被當做替罪羊了。

見胡萬裏不吭聲,薛良輔呷了口茶才道:“他們形成如此大的聲勢就是為了打壓勳臣,勳臣已經偃旗息鼓了,這幾日已沒人上疏力爭。但對三權分立的駁斥和對東翁的攻訐,這怕是才剛剛開始,晚生竊以為,東翁在這種情形下封印掛冠而去,極不利於日後的起複。”

“先生的意思是不辭官?”胡萬裏有些疑惑的道。

“辭官是必然的。”薛良輔毫不遲疑的道:“這種情形下,換了誰都的上疏請辭,晚生的意思是,東翁應上疏自辯,東翁建言三權分立畢竟不是出於私心,這結局已經不可能再壞了。”

自辯?為以後起複鋪路?朝中一眾文臣哪個不是精明過人。這點小伎倆豈能看不穿?微微沉吟,胡萬裏才道:“沒必要費那心神,如今要防著讓他們將彩票也牽扯進去,賑濟魚台水患的兩府六縣和南京的西南兩城百姓拉下了巨大的虧空,都指靠著彩票的利潤填補窟窿,跟那群齷齪官員賭不起。還是果斷走人的好。”

聽的這話,薛良輔微微點了點頭,確實賭不起,真要將彩票也卷進去,胡萬裏不僅官沒了,還要欠下一屁股債,那可真是連哭都著不到地兒,他當即便道:“既是如此,那便宜早不宜遲。盡快上疏辭官。”

“不急,再等兩日,我已決定讓杭州獨立發行彩票,讓他們將押金交來再辭。”胡萬裏說著看了他一眼,道:“入仕三年,得先生助益良多,如今辭官,先生有何打算?”

這幾日來。薛良輔早就反複考慮過這個問題,他如今已而不惑之年。早已無望仕途,不過是掙點銀子,跟著胡萬裏,銀子是不用愁的,再則胡萬裏也不是沒有起複的機會,而是有大把的機會起複。何必更換門庭,象胡萬裏這樣的東翁可不好找,當下他便微微一笑,道:“東翁若不嫌棄,晚生願意跟著東翁長長見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