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053、眾叛親離

字體:16+-

053、眾叛親離

電梯門打開,站在裏麵的莫晟手裏拿著文件,抬眼就看到電梯外陸妍熙緊摟著厲薄延手臂,兩人似乎正在拉拉扯扯的畫麵。

看到這一幕,莫晟濃眉一鎖,直接把手裏文件隔著電梯門遞向厲薄延,“B項目計劃書,有空看一下,不打擾了。”

“莫晟!”厲薄延見莫晟直接去摁電梯開關要走,他一把甩開陸妍熙的糾纏,一步跨進電梯,“有事跟你談!”

厲薄延說著摁下電梯按鍵,直接把電梯外躍躍欲試的女人攔在了門外,陸妍熙急的直跳腳,“厲少,關於訂婚宴的好多事我還想跟你商量呢……”

聽見了陸妍熙最後喊出的話,莫晟嘴角一挑,看向厲薄延,“我是不是該恭喜你們了?”

“或者我更應該恭喜你,機會來了!”厲薄延轉過臉,目光鋒利,言語中透著諷刺。

莫晟看著厲薄延犀利的眼神,很快會意了他的意思,便是憤怒道,“念謠不是一件東西,你需要的時候就留在身邊,不要了的時候就推給別人!”

“嗬!”厲薄延倏而笑了,隻是那笑意透著一股寒冷,“所以你的意思是,知道我和她完了,你也不會去爭取?”

“……”莫晟一時不想回答厲薄延這個銳利的問題,隻是隨之從西褲兜裏掏出一個信封遞到了厲薄延眼前,“這是我的辭職信,我手裏這個項目一結束,就離開!”

厲薄延看著莫晟遞過來的辭職信,目光漸漸冷徹下去,更有一抹濃烈的失望溢出眼底,“莫晟,你這是要跟我決裂的意思?”

“我隻是想出去闖一番屬於自己的天地!”莫晟否認,隨之伸手按住厲薄延肩膀,“薄延,其實,我不想失去你這個朋友,畢竟我們二十多年的情誼了!”

意味深長的話落,莫晟拍了拍厲薄延的肩膀,隨之將手裏的辭職信塞進了厲薄延西服口袋裏,舉步走出了開啟的電梯門。

電梯門再緩緩閉合的一瞬,厲薄延冷笑出聲“哈哈……”

笑聲在逼仄的電梯裏久久回蕩,最後化作他眼底蝕骨的寒,念謠前腳剛走,莫晟就遞交了辭職信,這意味著什麽,他不願去想。

但是身邊的女人,最信任的兄弟,兩個身邊重要的人接連棄他而去,頓時一種眾叛親離的失望,和前所未有的孤寂,將他洶湧吞噬。

拳頭在身側攥的咯吱作響,他隨之拿起莫晟留下的辭職信咬著牙撕成一地碎片……

走吧走吧,都走吧,他是厲薄延,離開誰都照樣屹立不倒,就讓放棄他背叛他的人,統統後悔去吧!

已是十一月份,進入南城最冷的時節,念謠租住的小區裏供暖很差勁,凍得她快要待不下去了,隻好來商場買台電暖氣。

每次出門,都不忘把自己全副武裝,生怕像前幾次那樣又落入陸天奇那個魔鬼的手掌心。

可是不管她怎麽武裝,把她裝進心裏的人,還是會很容易辨識出她窈窕的身影……

莫晟是來商場做項目考察的,一個不經意就發現了那抹熟悉的倩影,便悄悄追隨了一路,一直跟念謠來到了她租住的老舊小區。

默默看著她一個人把電暖氣從出租車上抱下來,見她那麽吃力,他終於還是忍不住下車跑了過去,二話不說,直接就把電暖氣從念謠懷裏奪了過去。

“哎?你……”念謠嚇了一跳,轉眸卻看見莫晟那張溫潤的臉孔,她頓時怔住,“莫總監!你,你怎麽來這裏?”

“呃……我一朋友住這裏,沒想到碰見你!”莫晟猶豫了下,最後隻能故作偶然,抱緊電暖氣詢問,“你住哪一棟?”

“哦,就這個樓,三層。”念謠指著麵前的這棟破樓,剛說完,就見莫晟健步如飛的奔了上去,好像生怕會被她拒絕什麽似的。

念謠在原地微微遲疑,其實她很不想現在的住所再被厲薄延以外的人知道,知道的人越多她越不安全,不過好在,莫晟也不是什麽壞人,這樣想著,便跟著上了樓。

莫晟很熟練的幫念謠把電暖氣安裝好,還不忘悉心的囑咐,“念謠,用電暖氣一定要注意安全,尤其是出門之前,切記要事先檢查電暖氣有沒有關掉。”

“嗯,好,謝謝莫總監!”念謠微笑著,遞來一杯溫水。

“謝謝!”莫晟接過水杯,環視了一圈這間狹小而破舊的屋子,濃眉蹙起,回頭時,眼中多了幾許憐意,“念謠,這房子條件太差了,要不我幫你換一處……”

“不用了!”念謠連忙婉拒,“謝謝莫總監,我住的挺踏實的,交了半年房租,就先住著吧,房租到期再說。”

“那……好吧。”莫晟也不想太過勉強,好不容易再看到她,他隻想小心翼翼別把她嚇跑。

轉眸,看見茶幾上的電腦,莫晟忽而想到了一件事,便突然有些警惕的看了眼緊閉的房門,然後走近念謠壓低聲,“念謠,我認識一個技術很高超的黑客,要不要介紹給你?”

“嗯?”聞之,念謠有些詫異,“介紹給我做什麽?”

“他能進入一個企業的網絡後台,甚至能竊取到企業內部的私密文件,就比如……”莫晟又警惕的看了眼房門,然後貼近念謠耳邊,“比如陸氏!”

聞之莫晟最後吐出的兩個字,念謠眸色頓時一震,看向莫晟真誠的目光時,這才恍然想起,她和陸氏的仇恨這個男人也知道,而且他還曾為了幫她做過一些事情。

想到種種,念謠陷入一陣短暫沉思,至從和厲薄延結束,她就徹底失去了和陸氏對抗的能力和機會。

其實這幾天她一直在絞盡腦汁思考要再怎麽找到擊潰陸氏的突破口,直到這一刻,莫晟說出的‘黑客’,就像是瞬間又讓她在漆黑無邊的暗夜裏看到了一盞希望之光……

隻是她內心卻還有絲顧慮,畢竟她發過誓,不再利用任何人,尤其是厲薄延和他身邊的人……

“念謠,你放心,我給你介紹的這個人絕對不會暴露你,如果你介意的話,我也可以回避,隻介紹你們單線聯係!”

然而莫晟卻像是看穿了念謠的顧慮,隨之便如此真誠的道,聽他這麽說,念謠也頓時放下了一些顧慮,“既然是這樣,那就謝謝莫總監了,不過,聘用這個黑客,需要多少錢?”

“具體你們見麵談吧,價格不會高,他是我朋友,可以給你打折!”

“好!那就麻煩莫總監幫我約他吧!”念謠當機立斷,不想錯過這個能切入陸氏老底的捷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