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055、表白

字體:16+-

055、表白

見過厲薄延之後,回家的一路,念謠心思沉沉,想到他吻她的畫麵,趕她的冷漠,心裏又亂又煩。

帶著煩亂的心情回到租住的老小區一上樓,卻又看見另一個男人站在她房門口,不是旁人,正是今晚介紹她出去見那個“黑客”的莫晟!

“念謠!你回來了!”莫晟才剛和陸可通過電話,正擔心著什麽,就看見念謠回來了。

念謠看到他來,隻是有點牽強的彎了下嘴角,“這麽晚了,莫總監你怎麽來了?”

“我擔心你,所以過來看看。”莫晟說著,突然目光就盯住了念謠的嘴唇……

“念謠,你的嘴怎麽了?”注意到念謠嘴唇有點腫,下唇線的部位還殘留一點血絲,莫晟忍不住就要上錢來,卻見念謠後退了一步,目光閃躲……

“我沒事,莫總監,時間不早了,你也回去早點休息吧。”

念謠說話間打開了房門,看著她進去就要關門,莫晟突然一把將房門攔了住……

“你不是和厲薄延已經分手了嗎?為什麽還要允許他碰你?”莫晟脫口而出的這聲質問透著壓抑的憤怒,其實,來之前他就和陸可通過電話,知道了念謠和厲薄延在茶社遇見的事。

所以,剛才看到她唇上的痕跡,他當即就想到發生了什麽,卻偏偏要明知故問……

而念謠完全被莫晟這聲夾雜著憤怒的質問震懾住,她怔了怔,皺起秀眉看他,“莫總監,這是我厲薄延之間的事……”

“所以是我多管閑事了是麽?”莫晟被念謠這樣淡漠的態度又激怒幾分,隨之大手一把將念謠的細腕抓了起來,到了這一刻,他終於無法再壓抑心裏的感情……

“念謠你知道麽,我喜歡你!”

轟!

當莫晟這句突來的表白一出口,念謠頓時眸子一顫,萬萬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男人,她忽然想起厲羽琪前段時間悲傷的告訴她莫晟有了喜歡的女人,而直到這一刻她才知道,莫晟喜歡的不是別人,就是她!

意識到此,念謠隻覺得尷尬,逃避開莫晟那灼灼的目光,“莫總監,我就當你說的是酒話!”

“我根本就沒喝酒哪裏來的酒話!”莫晟卻不由念謠逃避他的表白,抓緊她試圖掙紮的皓腕,湖藍色眸子裏溢滿癡情……

“念謠,其實當年在加拿大療養院裏你照顧我的那些日子我就對你有好感了,隻是我沒想到後來你突然消失,才讓我連想要跟你表白的機會都沒有,結果再遇見你的時候,就看到你和厲薄延在一起了。”

“但是現在,厲薄延就要和陸妍熙訂婚了,所以我們……”

“莫總監!”念謠不再允許莫晟說下去,對於這個男人突然的表白,她怎樣都無法接受,尤其想到他是厲薄延的好朋友,又是厲羽琪喜歡的人,黑白分明的眸中更是溢出了堅定拒絕的光,最後隻能是抱歉的語氣道……

“謝謝你,但我們是不可能的,所以莫總監,以後,還請你別再來找我,再見!”

堅定的拒絕完,念謠就用盡力氣的把手從莫晟掌心裏抽了回來,然後迅速將房門關緊,把突然對她表白的男人拒之了門外。

莫晟站在門口,看著緊閉上的房門,他攥緊了拳頭,嘴角緩緩溢出了自嘲的笑,他一直在後悔,為什麽不能早一天對她表白,也許就有機會,可現在他表白了,也看到了,她的態度很決絕。

現在,他看清楚了,她眼中根本就看不到他,心裏更容不下他……

而門內,念謠倚著門板,疲憊的閉上眼眸,如果可以,她真心不願意去傷害任何一個人,可是有些感情,真的是她無以承受之重。

一個厲薄延,已經讓她心力交瘁,再來一個莫晟,恐怕她更加無法安心的複仇,她償還不起的,就決不能去觸碰……

接下來一段日子,不再有厲薄延的霸道糾纏,也不再有莫晟的悉心關懷,生活看似平靜了下來。

念謠開始把心思放在複仇上,莫晟對她表白之後,她就給那個莫晟幫她找的“黑客”陸可打了電話,說不用他幫忙了,因為她不想再和莫晟有任何牽連,不想欠他還不起的人情債。

雖然沒有用莫晟找的那個叫陸可的人,但是用“黑客”潛入陸氏集團後台的捷徑,卻在心裏紮了根。

於是她決定要讓自己變成一個黑客,等她能夠成功遠程控製陸氏的網絡後台,那麽她親手毀了陸氏,就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

有了這個目標和決心,念謠就開始行動了……

她本來就是國際商學院畢業的金融精英,大學時也專門研究過一段計算機學,還對程序設計有一定的領悟力。

而且她特地聯係了大學時相處不錯的一個計算機係的同學,那位同學是個計算機高手,她跟她要了一係列學術的文件和資料,郵件的方式給她發了過來。

自己也去書店買了一些相關書籍,接下來的時間,她就是每天窩在狹小簡陋的出租屋裏苦心鑽研。

她相信隻要自己肯下功夫就沒有辦不到的事,靠自己,遠遠比利用別人來的更心安理得!

於是念謠每天對著電腦晝夜不分,就這樣不知不覺度過了半個多月的時間……

直到這天,正在電腦前苦心專研的她忽然發現窗外下起了雪……

下雪了!這是南城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對她來說,卻是久違了十五年……

十五年沒有看到南城的雪,這一刻,念謠情不自禁就想出去走走了,於是終於起身離開電腦前,穿好衣服走出家門。

租住的小區附近就有一個廣場,因為下雪,孩子們都高興的跑出來玩兒。

念謠穿著黑色大衣,鵝黃色圍巾趁得她的臉像雪花一樣潔白。

看著孩童們在雪地上撒歡兒,她不由露出會心的笑容,也讓她情不自禁想起兒時……

那時每到冬天下雪的時候,她就會纏著爸爸在別墅院子裏幫她堆上幾個可愛的雪人兒,媽媽也會時不時的跑出別墅跟爸爸在雪地上打雪仗,她通常都是跟媽媽一夥兒,抓住爸爸就往他衣服裏塞雪球……

一家人歡聲笑語在雪地裏,玩兒的愉快而幸福,隻可惜那段幸福的時光太過短暫……

“吱——”突然,一道緊急刹車聲,打斷了念謠苦澀的回憶,她收起眼底的憂傷,回頭,就看見一輛粉色馬薩拉蒂停在了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