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075、不速之客登門傷人

字體:16+-

075、不速之客登門傷人

念謠準備了一下午的晚餐,就這樣毀在厲薄延的陰晴不定上。

她也沒有心情吃什麽就上樓回了臥室裏。

厲薄延今晚的態度,就像是一塊硬物塞進心口堵得她壓抑。

本來昨天晚上,他為她取消和陸妍熙的訂婚宴,讓陸家父女倆落得狼狽,她還那般感動他刻意為她報仇而安排的這一切。

不過是朝夕之間,他卻變了臉,甚至那般冷漠的說出“她不過就是他買來的女人!”

這才讓她又想起那份差點被她拋之腦後的“賣、身契”。

他今晚的態度無疑不是在提醒她,就算他取消了和陸妍熙的訂婚也並不意味著他對她有怎樣的心思,她在他眼裏,不過就是一個契約的玩物罷了……

如此諷刺的想了一整夜,天漸漸亮了,而厲薄延一整晚都沒回臥房,隔天一早就驅車離開了山頂別墅,而薑嫂隨後便告訴念謠,說厲薄延讓轉告她,他將因公出差,歸期未定……

他就這樣一聲不響的走了,去了哪裏,何時回來都沒有給她隻言片語。

偌大的別墅一下子變得格外空洞,念謠整天整天把自己關在房間裏,想起他離開前那晚的冷漠,她的心情久久籠罩在一片陰雲之中,直到三天後的中午,不速之客,突然登門……

“陸小姐你們要幹什麽?你們不能上去,陸小姐……”

念謠正在臥室裏擺弄電腦的時候,突然聽見屋外傳來薑嫂阻攔的聲音,然後是高跟鞋急促奔來房門口的動靜,她連忙合上筆記本,剛起身走到臥室門前,房門猛地被來人一把推了開……

“不要臉的賤人!”隨著一聲怒罵,一陣疾風就朝著念謠的臉頰揮了過來,不過好在她反應迅速,一把擎住了那隻朝她的臉憤怒襲來的巴掌。

“陸妍熙?”念謠緊緊攝住陸妍熙落空的巴掌,沒想到這個女人會跑來這裏找茬。

而陸妍熙經曆了那天晚上被念謠搶走未婚夫的事本來就恨得咬牙切齒,再加之厲薄延在那晚當眾說出她一個月前的晚上和那個陌生男人在酒店度過一夜的事,而導致現在外界對她非議紛紛。

種種負麵輿論,已經讓陸妍熙感覺沒有臉拋頭露麵了,今天便是不顧一切跑過來,勢必要給這個女人點教訓!

眼看著揮出去的巴掌沒能教訓到念謠,陸妍熙氣的怒吼起來……

“臭、婊子!你以為我陸妍熙是好欺負的是不是?今天看我怎麽教訓你!來人!”

隨著陸妍熙一聲喊,兩個保鏢樣的男人也衝進房間裏,一左一右攥住念謠的胳膊就把她的臉按在了櫃子上。

“念小姐……”見狀,薑嫂嚇得連忙轉身要去樓下打電話,結果卻被陸妍熙猛地回頭一把抓住了頭發,氣急敗壞的恐嚇,“死傭人,要是敢向厲薄延告狀,我一定讓你全家不得好死!”

“陸妍熙你放了薑嫂!”見陸妍熙薅住薑嫂頭發不放,念謠憤怒的喊,“冤有頭債有主,有本事你衝我一個人來!”

“好啊!你倒是敢作敢當!”陸妍熙咬牙切齒的一把甩開薑嫂,就上前狠狠的抓過念謠的頭發,美豔的臉越發猙獰起來,“說吧,你想我怎麽和你算這筆賬,是讓他們直接把你奸了,還是把你這張勾人的狐狸臉給割花?”

陸妍熙猙獰的話語間,手裏突然亮出一把鋒芒逼人的匕首,直接抵上了念謠白皙無暇的臉。

冰涼的匕首抵上臉頰的一刻,念謠渾身一抖,和陸妍熙打過N次交到,她深深了解這個女人和陸天奇同樣的陰險狠毒。

所以她有理由相信,陸妍熙很可能會真的用她手裏的匕首劃開她的臉!

想到這,不安在眼底彌漫開……“陸妍熙,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攜帶凶器擅闖私宅是違法的行為,我奉勸你不要魯莽,否則一定會遭到法律的製裁?”

“嗬!法律?”陸妍熙卻是不屑的一笑,冰涼的刀刃一下一下的拍打在念謠的臉上,“賤人,告訴你,我爸可是陸天奇,所以在南城,千萬別用法律來嚇唬我!”

聞之陸妍熙這囂張的話語,念謠眸中頓時迸發出一抹強烈的憤慨,“所以你和你父親一樣,滿心以為即使做了喪天害理的事也不用承擔任何後果是嗎?”

“傷天害理?可笑!”陸妍熙並不理解念謠這話語中潛藏的仇恨,隻是狂妄的冷笑,用力往後薅著念謠的頭發,“我這是為民除害,免得你再去勾引別人家的男人!”

陸妍熙陰險的說著,刀壁試圖在念謠無暇的臉蛋兒上用下力道……

“不要!放開我!放開……”念謠用力掙脫,怎奈雙臂都被陸妍熙帶來的兩個保鏢牢牢壓製,危急關頭,她隻能拚命把頭撞向眼前的牆壁,以此來躲開陸妍熙欲劃傷她臉頰的刀刃……

額頭偏偏撞在牆上的壁畫棱角上,頓時一股熱流湧出來,看到她額頭上鮮血四溢而下的一刻,兩個保鏢壯漢都被這女人自殘的舉動震懾到了,緊攥她不放的力道也不由的鬆懈了幾分。

而念謠便急忙趁機掙脫開,一把推開了陸妍熙,不顧額頭上正有娟娟血液滑下臉龐,她拚命往樓下跑,十五年前父母就是死在陸天奇的手裏,如今她若再死在陸天奇女兒手中,那她就是死也無顏麵對父母。

隻是,額頭剛剛的撞擊令得她越發頭暈眼花,好不容易跑到別墅門前,卻是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隻是下一秒,迎接她的並不是冰涼堅硬的地麵,而是一雙帶著溫熱感的寬大掌心……

“念謠!”門口,是風塵仆仆提前結束出差趕回來的,厲薄延!

雖然薑嫂沒能及時打出求助電話,但是這山頂別墅外幾公裏處開始就安裝了直通別墅的全方位監控,所以當陸妍熙的車子在靠近別墅的那一刻開始就進入他的監控視線……

恰巧當時他剛下飛機,預感陸妍熙來者不善,他直接便從機場往回趕,結果剛一進門,就看見念謠滿臉是血的倒進他懷裏……

此情此景,頓時令他一雙厲眸中駭浪濤濤,凶光四溢……

“厲……少!”而此時,陸妍熙帶著兩個保鏢剛追下樓來,就愕然看見厲薄延抱住念謠的畫麵,頓時,陸妍熙方才還滿是猙獰的臉頓時慘白一片,不是說厲少出差去了麽?

來之前她還特地打聽了厲少的特助文權,不是說還要過幾天他才會回來?怎麽現在……

“陸千金!”不等陸妍熙想通這個男人為什麽突然回來,她握著匕首的那隻手忽而就被厲薄延一把抓了過去……

“攜凶器入宅傷人,陸千金是想好餘生要把牢底坐穿了是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