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076、害怕失去彼此

字體:16+-

076、害怕失去彼此

厲薄延狠狠的抓著陸妍熙握著匕首的細腕,眸子裏溢著嗜血的寒芒,他無法想象,如果他再晚一點回來,還能不能看得到此刻懷裏這個似乎要奄奄一息的女人……

而陸妍熙聽到厲薄延的質問聲,頓時渾身一顫,愕然的搖頭,“不!厲少你別誤會,我……我就是來找這個女人談談的。”

“談談?”厲薄延卻是狠狠抓著陸妍熙握著匕首的細腕,危險的眯起寒眸,“陸千金,人證物證都在此,你還想狡辯?來人!”

隨著厲薄延一聲冷喝,下一秒,陸妍熙就愕然的看見厲薄延的特助文權在門外帶著兩名警察走了進來……

“陸小姐,你涉嫌持刀入室傷人,現在請跟我們去警察局接受調查!”隨著一名警官的話音落下,一副冰涼的手銬銬住了陸妍熙的手腕。

“不要!你們不能這樣對我!厲少!厲少……”陸妍熙歇斯底裏的聲音漸漸離開別墅時,厲薄延一把將懷裏暈眩中的念謠抱了起來。

“先生,剛才陸千金拿著刀要傷念小姐的時候,念小姐為了躲避所以自己把頭撞向牆,正好撞到了壁畫的棱角才受傷流血的……”薑嫂一邊解釋一邊匆忙找來醫藥箱放到茶幾上。

厲薄延聽得眉頭緊皺,“薑嫂你跟警察去錄口供吧!”

厲薄延吩咐著,就把暈眩無力的念謠輕輕抱到了沙發裏,然後他迅速拿出醫藥箱裏的止血棉和藥水給念謠清理臉上的血跡和額頭上的傷勢……

直到厲薄延把她額頭上的傷清理包紮好了,念謠才緩緩睜開了眼睛,雖然還有點天旋地轉的感覺,但視線裏那張棱角剛毅的俊容卻是那般清晰和真實。

又一次,他在她陷入危難的時刻突然現身,仿佛他注定就是她的護花使者,隻要她有危險,他都會從天而降把她保護……

“還好吧?要不要去醫院?”厲薄延半蹲在沙發前,看著那張因為受傷流血而憔悴的臉龐,他英氣的眉宇緊鎖。

“我沒事……”念謠有些虛弱的回應著,準備坐起來,厲薄延卻是一把將她按下,“別動!”

命令著,他起身把她從沙發裏橫抱起來走上樓梯,深邃的雙眸一瞬也不肯離開她憔悴的臉龐。

念謠被他那雙深不可測的眸子看得有些不自在,微微別開了臉龐時,卻忽而聽到他低沉的聲音“念謠,對不起……”

一聲深沉如斯的抱歉入耳,令念謠心口一緊,不由回眸,便看到厲薄延深如幽潭般的眸子裏折射出的縷縷自責,“我以前答應過你不再讓你離開我的視線,但是卻把你一個人丟在這裏……”

厲薄延眉宇深沉,說出這些自責的話語,進門看到她受傷的那一刻,他就在心裏痛罵了自己一頓。

其實出差隻是一個借口,主要還是因為和莫晟為了念謠兄弟反目成仇,讓他心裏仿佛打了一個結,冥冥之中,他就是想暫且逃避一下念謠,好好冷靜一下考慮清楚,在兄弟和女人之間,他到底更該維護哪一個……

而就在他剛剛回來進門看到念謠滿臉鮮血倒在他懷裏的那一刻,他終於有了明確的答案……

把念謠抱回樓上臥室輕輕的放到了**,他附身為她輕撫去額前的幾縷碎發,眉目中隨之溢出一抹蝕骨的堅定,“你放心,我一定會讓陸妍熙對你的傷害,付出嚴重代價!”

承諾完,他轉身要出去打一通電話,身後卻突然伸出一隻纖纖玉手抓住了他結實的手臂……“別走!別再扔下我一個人……”

聽聞身後念謠低低的請求聲,他倏而回身,沒想到念謠會突然起身抱緊了他的腰。

他的腰身結實有力,念謠雙臂用力的把他抱緊,臉頰埋進他緊實的腹肌,深深呼吸著他身上散發出的獨特雄性氣息,好怕他又像之前那樣一聲不響的走了,一走就是幾天幾夜連一通電話一條短信都沒有給她……

她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麽了,這一刻突然變得患得患失……

而厲薄延居高臨下望著突然主動抱緊他的女人,幽深眸底亦是漣漪蕩漾,他緩緩附身,雙手捧起念謠憔悴的臉龐,額頭相抵,鼻尖輕觸,薄唇若有似無的貼近她的柔軟的唇……

“怎麽了?怕失去我麽?”

他淺淺的低吟聲,透著一股柔軟的誘、惑,令念謠臉頰不由的熱了起來,一對撲閃撲閃的羽睫遮掩了她眼底閃爍的淩亂,她不想否認他猜對了,至少這一刻,她需要他寬闊的胸膛,溫暖的臂膀……

但是她不善於表達這樣的言辭,隻是垂眸間,看到他微勾著一絲絲弧度的薄唇,他的唇片那麽薄而姓、感,而且散發著一種熾熱的溫度,無形中引人靠近,於是她情不自禁,就這樣一點一點,吻上了他削薄的唇……

這雖然已不是她第一次主動吻他,但這一次,卻是她最投入的,她伸手摟緊男人欣長的身軀,吻得深入而熱情,甚至主動解開了男人身上的襯衫扣子,柔軟纖長的指緩緩撫上男人堅硬如壁壘般的胸膛……

她的呼吸越發熾熱而急促,熱情起來的她就是一團惹人的火焰,已經迅速點燃了厲薄延壓抑了幾天的欲、望,他抱緊她熱烈的身體化被動為主,深深吻她,溫柔的要她……

仿佛隻有身心交融的這一刻,才是真正擁有彼此的,冥冥中,他們都在潛意識裏,開始害怕失去彼此……

翌日早,厲薄延上班的時候,讓念謠也和他一起離開了山頂別墅,他的禦景苑公寓就在公司附近,讓她在那裏住更方便照顧她的安危。

把她送回公寓,並安排了兩個保鏢守在門外,厲薄延才安心的離開。

他知道,已經有個人在公司裏等著他,迫不及待要和他談判了,而那個人便是昨天傷害了念謠的陸妍熙父親,陸天奇!

“厲薄延你什麽意思?憑什麽讓警察把我女兒抓去,你到底要幹什麽?”果不其然,厲薄延一來到集團,就被等候多時的陸天奇攔在辦公室門前。

而厲薄延淡淡的看了眼陸天奇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英眸頓時危險的眯了起來,“陸董,昨天攜凶器擅闖我家傷害我未婚妻的人可是你的女兒,若你今天是以這樣的態度來找我談判,那我隻能說,一切還是交給法律來裁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