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099、漂亮的戰役

字體:16+-

099、漂亮的戰役

“陸妍熙你是故意的?”念謠很快便明白了,這個陰險的女人是刻意導演這出戲,就為了打她個措手不及。

她捏緊手指,憤恨的瞪了陸妍熙一眼後,收回目光,在主持人越發激動的叫價聲中她再次舉牌,“風行國際,五千五百萬!”

其實剛才的五千萬並沒有達到她準備的底價,原本還默默高興可以不用亮出底價就順利拿下這個項目,但陸妍熙的意外來到把一切都打破了,現在,她隻能做垂死掙紮,亮出最後一張底牌。

陸妍熙自然是有備而來,冷冷一笑,輕輕鬆鬆抬起報價牌,驕傲的開口,“陸氏集團,六千萬!”

“六千萬!陸氏集團六千萬!”主持人簡直被陸大小姐報出的天價驚掉下巴了,剛剛風行國際的五千萬已經達到了投標金主的預期,現在價格又被抬起一千萬,他真是賺到了!

而這個天價一出,更是震懾了全場,念謠錯愕的轉眸,隻看到陸妍熙對她傲慢的高抬起下巴,那美豔的臉上滿滿都是得意和挑釁,她恨恨的揪緊眉頭,眼前這個女人向來對她充滿敵意,而且還是陸天奇的女兒,她是多麽不想輸給這個女人,又怎奈,她已經沒有牌可出了……

如果她早知道這個女人回來,昨天就不會臨時決定把底價將兩個點,那樣也不至於現在無牌可出的窘迫境地,現在隻能看著陸妍熙傲慢的嘲諷她……

“姓念的?你輸了!現在你得承認,除了用狐媚之術魅惑男人以外,你根本就什麽本事都沒有,哼!手下敗將!”

陸妍熙冷冷的嘲笑完,彼時了念謠一眼,隨之得意的臉看向了台前,就等著下一秒台上的主持人落下競標錘了……

而已經無牌可出的念謠,實在不想再看陸妍熙那副得逞的嘴臉,她憤憤的看了眼陸妍熙起身就要離開,但是突然,一隻有力的掌心按住了她的肩膀,將她穩穩的按回了座位裏……

“勝負未定,怎麽就能走呢?”熟悉的低沉嗓音在麵前響起,令得念謠眸波一顫,抬眸,就看見那張如雕似塑,剛毅俊美的臉……

“薄延!”

聽到念謠念謠脫口而出的這個名字,旁座正沾沾得意的陸妍熙臉色一僵,猛地看過來,頓時,臉上的得意灰飛煙滅……

“厲少,你怎麽會來?”以陸妍熙對厲薄延的了解,她深知厲薄延重來不會親自出席任何競標招標場合,這些事他向來都是交給手下去做。

厲薄延完全就沒有把陸妍熙看在眼裏,淩厲的目光示意表情錯愕的陳欣薘讓了坐,他隨即便直接坐到了念謠身邊,溫暖的掌心握住了她的手……

此時,台上主持人的叫價聲繼續,“陸氏集團六千萬兩次,確定沒有跟價的了嗎……”

“有!”厲薄延淩厲的聲音拔起,頓時成為全場焦點,而在眾人矚目之下,他的墨色深瞳隻是凝視著念謠覆滿詫異的眼眸,然後對著她微啟薄唇,“舉牌吧,隻要贏,沒有底線!”

“可是薄延……”

“對敵人,永遠別手軟!”厲薄延不由念謠一絲顧慮,炯炯深眸裏傳遞給她的是滿滿堅定和鼓舞。

念謠突然有種置身戰場的感覺,右邊是害她家破人亡的仇家,左邊是做她堅強後盾的戀人,全場都在矚目,戰火已點燃,硝煙四起,就等著看誰拿下最後勝利的旗幟,如果這一刻她手軟了,得意了仇家,也辜負了戀人……

想到此,念謠不再顧慮什麽,堅定的看了眼厲薄延,隨之再次舉牌……“風行國際!六千五百萬……”

陸妍熙見念謠有了厲薄延撐腰又開始發力了,滿心嫉恨的她更是不甘認輸,“七千萬!”

“七千一百萬!”念謠開始一點點往上加價。

“七千五百萬!”陸妍熙卻是急於求成的一口就是四五百萬的提價,

“七千六百萬……”

“九千萬!”陸妍熙越發惱了,看著念謠有厲薄延在身邊坐鎮她就氣不打一處來,這次幹脆一次性加價一千多萬,她要的男人已經被這個姓念的女人給搶去了,要是她再在這麽多人麵前輸給這個女人,豈不是讓所有人恥笑!

而念謠,見陸妍熙居然如此瘋狂加價把價格抬高的這麽離譜,錯愕之餘,她捏著出價牌的手頓了頓,與陸妍熙四目相撞上的一刻,她分明看到了陸妍熙眼底滿溢出的那不惜一切的狠光……

看來,陸妍熙是鐵定跟她杠上了,不管她出價多少,陸妍熙一定都豁的出去,不會收手了……

意識到此,念謠清澈的美眸中劃過了一抹精光,於是她收回視線,這一次,高舉起了手中的出價牌,“一個億!”

方才還一百萬一百萬加價的念謠突然也如此大幅度的加價,一個億的聲音一出口,頓時令全場嘩然,大家紛紛愕然的麵麵相覷,隻覺得這兩個女人是瘋了,這個項目推到這個價格顯然已經是沒有什麽意義了……

但陸妍熙不會這麽想,她轉過頭,惡狠狠的瞪著一臉淡定自若的念謠,咬了咬牙,這次騰地一下站了起來,“倆億!”

猶如一顆巨大的隕石墜落,陸妍熙脫口而出的兩億,頓時令全場“轟”的一下,炸開了!

就連方才還一臉沉著冷靜的厲薄延也被這個瘋女人出口的天價震的眸波一顫,他不由得再次看向身邊的念謠,很想知道這樣的情況下她還會怎麽加價……

然而看到的,卻是念謠把手裏的出價牌啪的一下扔在了他腳下,然後摟過他的臂彎就把他拉了起來……

起身之際,念謠首先朝著一臉打了雞血般鬥誌昂然的陸妍熙彎起唇角,然後在滿場人的矚目下,她揚起悅爾的聲線……

“陸小姐,你贏了!恭喜你,倆億買一個鹹魚餅,觀望整個南城,恐怕也就隻有陸氏集團口味這麽重了!”

“哈哈哈……”念謠一番覆滿諷刺的言語,頓時惹來全場哄笑聲,包括身邊的厲薄延都跟著忍俊不禁,他總算是看明白了,念謠這是將計就計,給陸妍熙設了個血本無歸的無底洞讓她自己跳進去。

一個在大多數競標者看來五千萬都不值的項目,陸氏倆億搶到手賺不賺得回本不說,成為業界笑柄是毋庸置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