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110、真凶

字體:16+-

110、真凶

“莫晟哥!”突然,病房門口闖進一抹焦急的聲音,兩個人齊齊看去,隻見是厲羽琪慌忙跑進來,就撲到了莫晟床前……

“你怎麽樣莫晟哥?聽說你被人用刀捅了?傷的重不重,讓我看看……”

厲羽琪緊張的詢問著就上前要撥開莫晟身上的病號服查看傷情。

莫晟見到厲羽琪的一刻便是濃眉深鎖了起來,他多麽不想被人打擾他和念謠這難得溫馨的一刻,便是有些不耐煩的攔住了厲羽琪要拔他病號服的手……

“羽琪你冷靜點,我沒事,傷的不重。”

“可我明明聽顧醫生說你傷口很深,流了那麽多血,差點就死了……”

“這個顧晨,真是多事!”莫晟有些懊惱的嘟囔了一句。

顧晨是他的主治醫生,也是他的朋友,和厲家兄妹關係也不錯。

所以莫晟受傷的事,盡管大家都默契的想要瞞著厲羽琪,但還是敗給了那個多嘴的朋友。

“莫晟哥,你快告訴我到底是怎麽回事啊?那個人為什麽要拿刀捅你呢?”

厲羽琪無法查看莫晟的傷情,可還是充滿了擔憂,“你是不是跟人結了什麽仇?他們會不會再來醫院傷害你?要不要派保鏢過來保護你?”

“羽琪你別擔心,已經報警了,警方已經立案,量他們也不敢再胡來的。”念謠站在一旁,實在不想厲羽琪過於擔心而傷了胎氣,她才忍不住的出聲。

而厲羽琪聞言一怔,轉過眸,剛才她隻顧著慌忙來看莫晟,還真是沒注意到,念謠居然在這裏!

尤其是此刻,看到念謠手裏端著湯碗的畫麵,厲羽琪更是細眉一緊,“念謠姐你怎麽在這兒?”

厲羽琪的問語顯然帶著質問的態度,令念謠驀然有點心虛,如果厲羽琪知道莫晟是為了救她而傷成這樣,後果可想而知……

“念謠,謝謝你代表薄延來看我,我挺好的,你就先回去吧。”

而就在念謠徘徊著不知要對厲羽琪如何開口之際,莫晟先開口為她解了圍。

“原來是我哥讓你來的?”厲羽琪一聽莫晟這話,心裏也安慰了不少,方才臉上的質問之色也頓時緩和下來……

“是啊,念謠姐那你就回去吧,告訴我哥不用擔心,這裏有我,謝謝你啊!”

厲羽琪微笑說著就把念謠手裏的湯碗接了過來。

“哦……那好。”見狀,念謠便也欣然的點了頭,厲羽琪深愛著莫晟,她相信厲羽琪絕對會把莫晟照顧的無微不至。

這樣想著,她便也心安了,隨之朝莫晟微笑的道別,“莫晟,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好好養著,一定要早點康複!”

“嗯!”莫晟憔悴的臉龐隻有對她才會浮起那抹溫暖的笑容,直到目送念謠轉身走出去,他臉上的笑容也漸漸消失殆盡,心都跟著空了。

“莫晟哥,來,我喂你喝湯!”

厲羽琪於是坐到床邊,撇了口湯就要溫柔的送到他嘴邊,但莫晟已然沒有了任何心情……

“我喝飽了,現在想睡覺!”

“可是……”厲羽琪明明看到手中碗裏的湯還是滿滿的,顯然他剛剛根本就沒怎麽喝,怎麽卻說喝飽了?

看來,是對喂他湯的人提不起興致吧?

如此想著,厲羽琪不禁有些失落的把湯碗放到了床頭櫃上,看著莫晟閉上眼睛對她一聲不吭,她心裏很不是滋味,卻又舍不得離開,隻能默默的守在他床邊……

而念謠剛走出莫晟的病房門不遠,就看見厲薄延的特助文權走過來,“念小姐,昨天晚上害你的人已經抓到了,警局那邊請你現在過去!”

“這麽快?好,我們現在就去!”念謠毫不遲疑,也迫切想要弄清楚是誰想要害她。

她現在還猶記得昨晚那個捅了莫晟一刀的男人告訴她,是有人雇他們要毀她的,而她現在隻想確定,是不是陸家那對父女,最好是他們,那樣,她就會把他們送進監獄,提早報仇!

然而,抱著期望來到警察局後,念謠在審訊室裏看到的人,卻是令她大為詫異……

“陳欣薘!你怎麽在這兒?”

推開審訊室的門,念謠一眼就看見坐在警察對麵的,曾經她的助理,陳欣薘。

此時的陳欣薘已然沒有以往那般職場女神的精致裝扮,而是頭發淩亂,臉色蒼白,目光抑鬱的樣子。而最讓念謠震驚的是,陳欣薘兩隻手腕上還戴著手銬……

此情此景,令念謠震驚之餘,又不免詫異的看向身後帶她來這兒的文權,“文特助,這到底是怎麽回事?不是說要帶我來見昨晚害我的人……”

“就是她!”文權隨之便指著陳欣薘確定道,頓時,念謠怔了住,“是她?”

“沒錯!就是我找的人,讓他們強*你的!”而身後,陳欣薘的聲音隨之響起,吸引著念謠緩緩轉身……

“陳欣薘……居然是你?”念謠滿臉的震驚,錯愕,難以置信,她滿心以為會是陸家父女派人害她,可事實,卻是如此讓她出乎意料……

“對!就是我!”而陳欣薘麵對念謠的震驚,隻是諷刺的笑笑,隨之主動招認她做過的所有……

“包括前段時間冒充莫晟名字給你送玫瑰的人,其實也是我,並不是陸氏千金!”

“當時你查得緊,一定要弄清楚是誰冒充莫晟名字給你送花,我怕暴露自己會被趕出集團,於是就求助陸妍熙,因為我知道陸妍熙和你有過節。”

“而陸妍熙也是因為看在我是你助理的份兒上,想要利用我在你身邊工作的便利才答應幫我擔起那件事……”

“這麽說,就是那件事情之後,你和陸妍熙暗中勾結上,開始合夥算計我?”聽到這裏,念謠已是大徹大悟!

她皺緊秀眉,一步一步走到了陳欣薘麵前,居高臨下,淩厲逼人……

“所以A項目的競標失利,全部都是陸妍熙和你合夥設計的!收買鄭晧幫你弄假名單,為的就是讓我改變決策,然後好讓陸妍熙在競標會上打我個措手不及。”

“而我隨後開始調查內鬼開始,你亂了陣腳,最後不擇手段拿杜曉菲裸貸的事情威脅她說謊話,隻是沒想到會把杜曉菲逼得自殺,事情變得越發不可收拾,直到總裁親自查明實情,你就匆匆離開了公司……”

“哈哈哈……”聽著念謠這番犀利的剖析,陳欣薘驀然大笑了起來,“沒錯,念謠,你說的都對,都是我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