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134、淪為酒店鋼琴師

字體:16+-

134、淪為酒店鋼琴師

已是淩晨時分,酒店房間裏,念謠屈膝坐在床邊的地毯上,身邊是裝著她所有身家的一隻小皮箱。

去機場接厲薄延之前,她已經先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提前送來了這裏,是的,這一次離開他,是有準備的。

和莫晟的一夜,雖然是自己不清醒狀態下發生的,但已然成為事實,她不能欺騙自己更不欺騙深愛的男人。

所以她唯一的選擇就是遠離他,哪怕讓他恨她,這一次她都再不能回頭,因為她已經沒有了陪伴他的資格……

這個夜,悲傷如潮將她淹沒,她似乎流幹了這些年來積攢的所有淚,才方知對厲薄延的愛,短短時間裏,已經深刻入骨……

以至於接下來的幾天裏她什麽都做不了,隻是每天待在酒店房間裏鬱鬱寡歡,直到這個傍晚,她在房間裏,聽到了樓下餐廳傳出的鋼琴聲……

情不自禁被那熟悉的旋律吸引,她終於走出了房間,下樓來到酒店餐廳裏,不過她來到的時候,見方才坐在那裏彈琴的鋼琴師正好起身離開……

頓了頓,她舉步走了過去,纖長的細指輕輕劃過那一排鋼琴鍵,於是便不由自主的坐了下來,青蔥玉指放到了琴鍵上,隨之,一首《眼淚》便從她指尖緩緩響起……

那是最能代表她此刻心情的旋律,而那帶著淡淡憂傷的旋律卻是如此優美婉轉,動人心扉,一時在高雅的酒店餐廳裏緩緩流淌開來,令四座用餐的賓客都不禁紛紛循聲看過來……

隻見,鋼琴台上,一抹穿著白色裙子的纖柔倩影端坐在那兒,那張幹淨秀美的臉龐安靜中透著絲絲憂傷,卻一點不影響她精致的美貌。

她坐在那裏,伴著優美的旋律,儼然成為這偌大餐廳裏的一道優雅的風景,連餐廳的經理也被這首曲子和彈曲人的美好所吸引,不由自主就走了過來……

“不好意思,打擾一下!”

當一曲終了之際,念謠驀然聽見身前有人說話,她這才從方才的投入中抽回思緒,抬頭看見一位彬彬有禮的紳士……

“你好,請問什麽事?”頓了下,她不禁問。

“哦,是這樣,您好,我是這酒店餐廳的經理,剛剛聽您彈的曲子很動聽,所以冒昧來問一下,您是鋼琴師嗎?”

“我不是,抱歉,剛剛未經允許用了你們的鋼琴……”念謠誤以為對方是在責怪她擅自用了鋼琴,不過……

“不是的這位小姐,我的意思是,您彈得實在太好了,而我們餐廳的鋼琴師最近因故請假,所以,我想冒昧問一下,如果這位小姐您不介意的話,可不可以暫時頂替下我們的鋼琴師?”

聽完麵前這位彬彬有禮的經理說明情況,念謠這才恍然了解對方來意,清澈的眸子中不禁流轉起思考……

現在的她,沒了愛情沒了工作,暫時也根本沒有心情做別的,不過彈鋼琴倒是她曾經最熱愛的事。

從小受母親熏陶她五歲就開始彈琴了,後來到國外也沒有放棄過這一技之長,還曾經拿過一些獎項。

說來,這不僅是自己的特長愛好,其實也是自己一直用來抒懷心情的方式,如果,彈彈琴能讓自己心情平靜一些的話……

“好吧!那我就暫時,替一下你們的鋼琴師!”於是,經過這樣一番思考後,念謠對餐廳經理點頭答應了下來。

就這樣,她從這天傍晚開始,成為了這家酒店餐廳的臨時鋼琴師,一首首優美的旋律在她纖柔的指尖緩緩流淌,那每一個音符都在潛意識裏傾訴著她的憂傷心思。

她隻想用這些曲子慢慢平靜自己紛亂的心,卻不曾想,這心情,隻會是越彈越糟……

翌日中午,當她坐到鋼琴前,再次奏響優美的旋律時……

“呦!棉花彈得不錯嘛!”

麵前突然響起的傲慢諷刺的聲音,令得念謠遊走在琴鍵間的細指倏而頓住,她抬起眸,一看到那張不可一世的美豔臉孔,秀眉頓時鎖緊……

“陸妍熙!又是你?”

“嗬嗬,是我!怎麽?如此重逢很意外?還是你不想被我看到你人前賣藝的樣子?”陸妍熙雙臂環胸,一臉的鄙夷……

念謠眉頭皺了皺,瞥了陸妍熙那張鄙夷的嘴臉一眼,不想再和這個女人多講話,垂眸,指尖再次放到琴鍵上,但不等她再彈出一個音調,就又聞陸妍熙冷嘲熱諷的話語……

“嘖嘖嘖!幾日不見,昔日隻會勾引男人的綠茶婊,搖身一變成了酒店鋼琴師,還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呢,也是,被厲少親手推出家門後,想繼續在這座寸土寸金的城市裏混跡,可不就得靠點真本事嘛?”

念謠聽著陸妍熙字裏行間的諷刺之言,放在琴鍵上的手指默默的捏緊,沒想到陸妍熙消息這麽靈通,連厲薄延親手把她推出家門的細節都一清二楚。

想到這,心裏有種不言而喻的痛蔓延開,她也頓時沒了再彈下去的心情,起身便要離開,然而,偏偏眼前這條攔路狗就是不肯讓路……

“哎?別走啊!我話還沒說完呢!”陸妍熙腳步一挪就將念謠攔住,雙臂環胸,下巴抬得高高,一副不得逞不罷休的囂張揚子。

念謠拳頭攥了攥,“陸妍熙,我可是警告過你別再招惹我的……”

“哈哈!怎麽?又想潑我水,還是折我手指啊?”陸妍熙想起上次在醫院的事就不由的咬牙切齒,隨之放大聲音把話說的更難聽……

“像你這種女人,吃慣了‘勾引男人’這口飯,坐這兒彈琴賺那麽點兒微薄收入真能滿足得了你?”

“嗬,別人看不懂我可是把你看得透透的,你不過就是想坐在這裏彈琴,然後借著機會賣弄風情再重新釣幾個新金主養你罷了……”

“她居然是這種人……是啊,看坐在鋼琴前那副高雅的樣子,居然是個綠茶婊,真是人不可貌相……”

四周,隨著陸妍熙諷刺的話語落下後,就響起周圍客人和服務生的非議聲聲……

念謠默默攥拳,對這個陰險的女人,她向來不會心軟手軟,於是便上前一步冷冷的警告“陸妍熙,我勸你別再在這裏胡說八道下去,否則我絕不會客氣的……”

“不會客氣,是想把她怎麽樣?”

驀然,就在念謠對陸妍熙的警告聲落下的一刻,又一道淩厲的聲音在陸妍熙身後傳了過來……

念謠和陸妍熙聞聲,齊齊怔住,隨之就看到了那抹披著萬丈光芒般走過來的筆挺英姿,頓時,兩個女人不約而同的出聲……

“薄延……厲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