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147、神秘的雷倫

字體:16+-

147、神秘的雷倫

“什麽?陸天奇,被捕了?”

念謠再次因麵具男出口的話語而震驚,可那雙麵具下遮不住的漆黑深眸,卻如同一對黑曜寶石般,散發著攝人的光芒,對她眨了眨,低沉粗啞,卻又充滿磁性的聲音再出口……

“是我把你從遊輪上救回來的,也是我報警抓的陸天奇,綁架罪,足夠他,在牢裏度過餘生了!”

那張獅子麵具下的薄唇一張一合,出口的字字聲聲,皆帶給念謠巨大的震撼……

“你說的……都是真的?”

“千真萬確!”麵具下的漆黑深眸又堅定的眨了下。

念謠咬住唇瓣,這一刻,內心百感交集,陸天奇,那個惡魔終於被捕了,這對她而言,是多麽大的驚喜和欣慰,隻是……

這一切,卻都是麵前這個看不見真容的男人帶給她的,想到這,念謠抬眸,再次不可思議的看向眼前這張帶著獅子麵具的臉……

“你說你是我的房東,那你為什麽要帶麵具?”

“未來某一天,你會看到我的真容,但不是現在!”獅子麵具的男人神秘道,隨之,骨節分明的一隻手伸向了滿臉迷茫的念謠……

“我叫雷倫,你好……念小姐!”

念謠怔怔看向男人伸過來的紳士手,那修長的手指猶如玉竹般骨節分明,中指間,戴了一枚碩大的黑寶石戒指,一看就知道價值連城,無聲的彰顯出其主不凡的身份……

猶豫了片刻,念謠還是充滿警惕的,沒有伸手回握對方,而是繼續問出心中困惑……

“那麽,雷先生和我素未謀麵,為什麽要救我?還有,你是怎麽知道我被陸天奇抓走的……”

“來日方長,你所有的疑問,交給時間!”雷倫隻用這句充滿神秘的言語回答了念謠所有的茫然。

那磁性的聲音,聽不出任何情緒,麵具下的嘴角也隻是緊抿成線,看不出任何表情。

念謠又不禁看了看眼前這張令人駭然的獅子麵孔,雖然這張麵具看起來很嚇人,可這個男人筆挺的身材,考究的穿戴,如斯的嗓音,和那露在麵具下方的棱角分明的下巴……

這所有直觀的特征,都讓她感覺到這個男人應該長相不賴,至少氣質很卓越,可為什麽他卻要戴著麵具……

“雷先生……叮咚!叮咚叮咚……”而當念謠再開口要問些什麽的時候,樓下,忽而傳來了急切的門鈴聲。

“念小姐,有客人來了!”雷倫低沉的提醒,止住了念謠繼續要問的話,她往門鈴響不停的樓下看了眼,隻好匆匆說,“那我先去一下!”

“嗯!”雷倫,點了下頭,側過身子,讓念謠從他身邊走過。

而當念謠走下樓梯的時候,他抬起了左手無名指上佩戴的那顆碩大的黑寶石戒指,右手指輕輕一劃,寶石戒麵掀起,裏麵出現一張合照……

照片上,一個麵容清雋的青年男子,手臂摟著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少女笑容燦爛的望著他,精致眉目之中,盡是崇拜……

雷倫默默凝視著寶石戒指裏那張掩藏的珍貴照片,眸中暗暗掠過情絲萬縷,最後,又默默的合上了掩藏著他真實身份的黑寶石戒麵……

而此時,念謠已下了樓,來到別墅門口,有了之前幾次陸天奇來找麻煩的前車之鑒,這一次她十分警惕。

臉頰貼著門板,謹慎詢問“什麽人?”

“念謠!是我,厲薄延!”

門外,隨之便傳來那刻骨銘心般的名字,令念謠緊貼門板的臉龐,所有的神色瞬間凝結……

在獨自經曆一場浩劫之後,他的突然來到,令她說不出心裏是一種怎樣複雜的感覺,隻覺得心口襲過一抹痛楚,隨之,握著門把的細指默默攥的骨節泛白……

“念謠,開門讓我進去!”在她陷入一陣掙紮之中時,門外很快又傳來厲薄延急切的聲音,這才將念謠從複雜的思緒中喚回清醒……

她咬了咬唇,隨之說出了冷漠的幾個字……

“你走吧!我不想見你!”

“不見到你我是不會走的,如果你確定不開門,我現在就叫人把門撬開!來人……”

“厲薄延!”門外,當厲薄延轉身叫人的一刻,念謠終於還是打開了房門。

時間,在房門打開的這一瞬凝結下來,門口,四目相對的一刻,仿佛經曆過幾個世紀一般,尤其是厲薄延此刻眼中映入的那張憔悴容顏,更是寫滿剛剛經曆過一場浩劫的疲倦……

看到那一幕的一刻,厲薄延眉心一緊,倏而上前,有力的雙臂一把將她擁入了懷中,抱得緊緊……

“對不起,我來晚了……”

念謠驀然落入那遼闊如海的懷抱之中,耳畔隨之繚繞起厲薄延充滿歉意與後怕的話語……

“我找到陸天奇那艘遊輪的時候你已經不在上麵,我還以為你被那個混蛋扔進海裏了,謝天謝地你沒有事,否則我一輩子不會原諒自己,謠謠,真的抱歉,我沒能保護好你……”

念謠任由男人有力的懷抱將她攥的緊緊,她默默靠在他堅如壁壘般的胸膛,聽到厲薄延說他去過那艘遊輪救她的話,她眼眶一熱,眼淚差點就掉了下來……

可是前幾天他對她的種種冷漠和決絕,卻像電影插畫一般一幕幕又在眼前浮現……

想到那些,她也倏而清醒過來,用盡力氣要將他推開……

“放開我,厲薄延我們已經分開,你也沒有保護我的義務了,更不需要道歉……”

“不!”然而,厲薄延卻隻是更用力的將她抱緊,不由她掙脫一絲,隻是一個字一個字,堅定的灌入她耳畔……

“念謠,你這一輩子,都是我厲薄延的女人!”

“嗬……別開玩笑了,我那麽肮髒下賤,根本已經配不上你……”

“我收回那些話!”厲薄延打斷念謠自嘲而諷刺的聲音,攥緊她掙紮的雙肩,讓她看著他堅定如鐵的深眸,他清清楚楚的告訴她……

“念謠,莫晟都跟我坦白了,其實你父母忌日那天晚上,他並沒有趁你喝醉和你發生什麽,是我們誤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