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150、根本不在乎他

字體:16+-

150、根本不在乎他

睡了一個下午加整整一個晚上,念謠終於元氣滿滿的迎接新一天的到來。

起床洗漱完畢穿戴整齊,她便下樓,熱了杯牛奶,她一邊喝一邊走到客廳沙發前打開了電視,調到南城新聞台,電視機裏正播報有關陸氏出事的新聞……

“近幾日,陸氏集團可謂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先是之前網上匿名爆料陸氏非法集資和地下洗錢的罪證事件,後是前天晚上陸氏董事長被人以綁架罪名送進警署……”

“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調查之中,據有關人士透露,如果這一係列事件證據確鑿,陸氏集團董事長陸天奇,將至少獲刑數十年以上……”

看到這裏,念謠默默捏緊手指,心中有個激動的聲音默默的說……

“爸爸,媽媽,女兒,終於為你們報仇了!”

關掉電視,念謠轉身走向門口,推開別墅的房門,頓時,滿園薔薇香立即迎麵撲來。

她走下台階,站在盛開滿園薔薇的院子裏,揚起素麵朝天的臉龐,閉上眼眸,深深呼吸這充滿芬芳的清新空氣,十五年了,她從沒有像這一刻這般輕鬆過……

想到陸天奇將在牢裏度過餘生,陸氏也將麵臨倒閉,更是不由感到快意,粉紅的唇瓣深深勾勒,她也隨之睜開了眼眸,隻是,在睜開眼睛的一瞬,唇角的笑意卻驀然凝結成冰……

“陸妍熙!”

突然出現在麵前的那張臉,令念謠頓時愣了住,隻見此刻眼前的女人,臉上已不見平日的美豔妝容,而是顯然沒有休息好的憔悴與焦慮,不過,那不可一世的德行一點沒有變……

“姓念的,你說吧,到底要怎麽樣才能放過我爸?”

直到陸妍熙質問的聲音響起,才將念謠從詫異之中拉回神來,不由淡淡一笑,臉上隨之多了幾分淩厲……

“抱歉陸小姐,你父親做的那些事,想要放過他,你得問問法律!”

“哼!法律?”陸妍熙很是不屑,豔紅而尖銳的指甲隨之指向念謠鼻子……

“姓念的你少裝蒜!你利用黑客技術偷襲我們公司網絡後台的事也是觸犯法律,你信不信,我可以告你非法偷襲!”

“告啊!反正我是提供罪證,為民除害,中國的法律,永遠不會顛倒黑白!想去你現在就去,門在那兒,不送!”

念謠一把打開陸妍熙指著她鼻子的手,說完轉身就要回去別墅裏,結果,去路卻被陸妍熙上前攔了住……

“賤人!我爸到底哪裏得罪了你,你非要致他於死地!”陸妍熙氣恨的瞪著念謠,咬牙切齒的樣子似要把她撕碎了才解恨。

念謠隻是輕輕一笑,“陸大小姐今天來如果就是為了質問我,那麽我隻能說,你父親做過哪些傷天害理的事,他自己心知肚明!”

“少來賣關子了,哼,你以為我不知道,你不就是因為嫉妒我嗎?”

“嫉妒?”念謠因陸妍熙這話感到詫異而可笑,“嗬……陸小姐,自認為有什麽值得我嫉妒的呢?”

“還不是因為前幾天,厲薄延把你給甩了轉身就跟我和好,所以你嫉妒我得到他的寵愛就來報複!”

“哼,賤人,有本事明著跟我搶男人啊,別隻知道背地裏耍陰謀詭計!再說,我的事跟我爸沒關係,你有種衝我一個人來啊!”

陸妍熙一邊憤恨的說著一邊梗著脖子直往念謠身前上,念謠伸手抵住陸妍熙直往前衝的身子,唇角挑起了一抹濃烈的諷刺……

“陸大千金胸大無腦,果然是名副其實,不過既然你這樣想,我也可以明白的告訴你,隻要是我念謠想要的男人,根本就不用和你搶!更別說為男人和你耍什麽陰謀詭計!”

“嗬?聽你這口氣,倒像是你甩了厲少?”

“是!又怎麽樣?”念謠抬起下巴,在這個女人麵前她永遠不會表現出脆弱的一麵,就算提起和那個男人的感情時,心底是疼的,可臉上依舊呈現出冷漠與淩厲……

“陸妍熙你給我聽好了,為了男人報複你的事情根本就不存在,所以,我奉勸你,有時間還是回去抓緊把家底翻一翻藏一藏吧,別等到陸董判了刑,陸氏倒閉了,到時候,你再身無分文的乞討來我家門口!”

“你……”陸妍熙被念謠這些話刺激的麵紅耳赤,可,想到父親現在還在監獄裏……

如果念謠不撤訴不出麵澄清,父親就要坐牢,陸氏也必定要破產,到時候,她就真的再也不是陸家千金大小姐,甚至一無所有了……

想到這,陸妍熙方才不可一世的鋒芒也頓時黯淡許多,桃花眼閃了閃,一番思考後,她放低了語氣……

“念謠,我今天來本就是找你和解的,有什麽我們可以好好商量,隻要你能放過我爸,提出什麽要求我都能答應你……”

“你不是嫉妒我和厲少嗎?隻要你肯出麵澄清我爸的清白,我可以把厲少還給你……”

“不必了!”聽到陸妍熙說至此,念謠堅決打斷,“沒什麽可商量的,我就要陸董坐牢!”

念謠堅決的表明態度,轉身就要回去別墅,然而……

“姓念的你給我站住!”陸妍熙卻再度憤聲止住了她的腳步,站在她背後問“所以,隻要能致我們陸家於死地,你根本就不在乎厲少,對不對?”

陸妍熙在身後的問,令念謠頓住腳步,等了漫長的十五年,這一次,她心中很堅決,不會再給陸天奇翻身的機會了。

至於陸妍熙口口聲聲的那個男人,她也很清楚,並不是陸妍熙一句“讓不讓”能夠左右得了的,想到這……

“對!”於是,念謠回過頭,給了陸妍熙一個字的回應,隻是,她萬萬沒有想到,當她回過身的刹那,卻見到不知何時站在陸妍熙身後的那張,棱角剛毅的臉……

“厲少,你都聽到了吧?”陸妍熙這時也回過頭看向方才走進來的厲薄延,有些幸災樂禍的樣子道“現在這個女人都親口承認了,她根本就不在乎你!我也聽我爸說過,這個女人去年在遊輪上刺殺我爸,顯然她和我爸是有仇的,所以她最初勾引你也就是為了和我們陸家作對!”

“姓念的是不是?”陸妍熙又回過頭來質問向念謠,而念謠,此時隻是目不轉睛的盯著,不知何時來到的厲薄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