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164、越愛越恨

字體:16+-

164、越愛越恨

代維眼看著搶過來的客戶又被厲薄延帶走,他急的想去攔,卻被念謠一把拽住……

“代總監等一下!”

“怎麽了?”代維回過頭來,就看見念謠蹙著秀眉問道“代總監,你之前就知道把TE代表接過來的是風行國際是不是?”

“是又怎麽樣?我們這是公平競爭啊!”代維理所應當的承認。

“這怎麽能算是公平競爭?”念謠一聽,不禁有些義憤填膺,“人是風行國際先接來的,我們跑過來把人搶走就是挖牆腳,這是不道德的行為……”

“念小姐!”代維打斷念謠有些憤意的話語,盡力語氣平和的提醒道,“你現在是我們凱爾集團的員工,就要為我們凱爾的利益著想,不應該摻雜私人感情於其中……”

“我……”念謠張了張口,卻發現自己無言以對,沒錯,她之所以對此如此憤慨,就是因為她不想和厲薄延成為敵對。

現在,她也總算明白了為什麽厲薄延那天去凱爾的啟動晚宴上說不能讓她留在凱爾,不想和她成為敵人,原來,這一幕,他早就料想到了……

但事已如此,她現在能做的就是把持自己的底線,便道,“代總監,不論怎樣,TE的代表是風行國際先從機場接走的,我還是認為我們不能太過分,今天就這樣吧!”

說完,念謠便拿起皮包走出了包廂,決定離開酒店,不再和厲薄延繼續為敵。

見念謠離開,代維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隻好撥出電話報告,“先生,TE的代表已經被風行國際總裁親自來搶走了,而念小姐現在也要放棄……”

念謠走出包廂直奔電梯,這個是非之地她不想再多留一刻,種種誤會已讓她身心疲憊,隻是,她剛進了電梯要關上門的一刻,突然一道高挺的英姿闖了進來……

“厲……”念謠看清那張闖進來的剛毅俊容,不由愣住,而厲薄延果斷按下電梯按鍵,在電梯門合上的一瞬,他一把抓起念謠的皓腕就將她抵在了電梯牆上……

“你去凱爾上班就是為了和我作對是麽?”厲薄延高大的身影將念謠籠罩的一刻,脫口而出了夾雜著惱火的質問聲。

念謠抬眸,定定看著一臉咄咄逼人的男人,他盯著她的目光就像在審視一個背叛他的罪犯,那種犀利和淩厲,直讓她的心萬千疲憊。

她隻好扭過臉去,逃避著他的咄咄逼人,淡漠開口“厲薄延,你願怎麽想隨你吧,我無所謂……”

“無所謂?”厲薄延眉峰挑起,眼中的失望濃烈幾分,“是啊,我厲薄延如今在你眼裏早已是可有可無,所以你對我根本無所謂了,看來,是我自己自作多情了!”

念謠咬住唇瓣,仍是別著臉不看他,隻是默默被他那句自作多情的話刺痛心扉,她心裏明明是在乎他的,可又倔強的不想承認……

而厲薄延得不到想要的回答,也不甘罷手,銳指捏住她的下巴硬是將她扭過去的臉強行扭了回來,盯緊她含著一汪水的清澈眸子,一字一頓,“我問你,你真的愛過我麽?”

這個問灌入耳畔的一刻,念謠心口一滯,像是被什麽利器觸痛了心口,她看著他咄咄逼人的深眸,抿緊唇瓣,默默在愛與恨之間掙紮……

不知為什麽,原諒對她撒謊,讓她陷入一樁樁是非裏的莫晟那麽容易,原諒這個自己深愛的男人被迫救出陸天奇,卻變得如此艱難,難道,這就是所謂的,越愛越恨麽?

而厲薄延看著她對此沉默,犀利的眸中,那抹失望漸漸濃烈,他緩緩點著頭,“好,我明白了。”

失望的說著,他鬆開她,轉過身要走……

“厲薄延!”然而,念謠卻開口叫住了他,盯著他覆滿失望的背影,她有些悲憤的問他……

“你問我在不在乎你愛不愛你?可你為了利益把陸天奇救出來的時候有想過我的感受麽?”

“為了利益?”厲薄延倏而回眸,盯著念謠覆滿悲憤的臉龐,他諷刺的笑了下,“我厲薄延在你眼裏就是這樣一個見利忘義的人是吧?”

“不然呢?如果利益對你不重要,你又怎麽會因為TE代表的事情這樣質問我?”

“所以,你覺得我在乎的是TE這個項目?”厲薄延再度咄咄逼人的盯著念謠,他真的很失望,其實他在乎的根本不是這個項目,而是和他作對的人,偏偏是她……

隻是,她回答的話語卻讓他更加失望……

“你如果不在乎這個項目,就不會這樣來質問我了,厲薄延,你是個商人,都說商人無情,我想我現在才看清你!”

念謠冷漠而失望的說著,就從他身邊走過去,厲薄延攥緊拳頭,任由她打開電梯決絕離開,他默默將鐵拳攥的青筋鼓起,努力抑製著想要把她追回來的衝動和欲望……

既然,他在她眼裏已經是如此不堪,他又何必再自取其辱呢?

回到家,念謠一整夜輾轉難眠,腦海裏反反複複都是厲薄延問她的那句“你真的愛過我麽?”

答案,隻有她心裏最清楚,隻是,她無法這麽容易就原諒他贖出陸天奇的事,不管他有多少的苦衷,陸天奇身上有她父母親的兩條命,還有她十五年來隱姓埋名生存下來的艱辛,所以至少現在,她還是不能釋懷。

但是有一點她很堅定,那就是她不會真的要和厲薄延為敵,所以TE的項目,她以後會躲避著,隻是,她心裏雖然這麽想,事實卻偏偏要和她作對……

“念小姐,這個是項目企劃案,今天還是要去見一下TE的代表!”一早,念謠剛來到凱爾集團辦公室,代維就帶著企劃書進來道。

念謠看到代維遞給她的企劃書,秀眉蹙起,想起自己的決定,便是抬頭直接表態,“代總監,這個項目,還是交給別人做吧!”

“念小姐,你這是在避嫌麽?”代維頓時意會到念謠在逃避什麽,見念謠不說話,他便直接道……

“念小姐,不瞞你說,讓你接這個項目全部是總裁的意思,畢竟你剛來公司就擔任這麽重要的職務,難免下麵會有很多不服的,所以總裁讓你接洽TE這個項目也是在給你表現的機會。”

“可是我……”

“還有,念小姐,總裁也吩咐了,如果你拒絕接洽這個項目的話,現在,你就要離開凱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