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187、被拒之門外

字體:16+-

187、被拒之門外

怎麽回事?難道是門鎖壞了?

怎麽都打不開房門,念謠不禁納悶起來,沒轍,她隻能拿出電話準備打給物業,讓他們幫忙找開鎖的人,結果,電話還沒等撥出去,先有一通來電打了進來……

看到一個有點眼熟卻沒有備存的號碼,念謠遲疑了一下,但還是放到耳邊接聽,“喂……”

“今天開始,你不用再回去了!”

驀然,話筒裏傳出那抹低啞如磁且充滿冷漠的嗓音,念謠頓時聽出來“雷先生!”

怪不得她覺得這個號碼熟悉,原來就是昨天她剛回來機場時接到的號碼,意識到此,念謠才後知後覺回味起電話裏的男人剛才的話……

“雷先生你剛剛說什麽?讓我不用再回哪裏?”

“你眼前的房子,以後跟你沒關係了!”

“什麽?”聞之電話裏雷倫的話,念謠幡然醒悟,“雷先生,是你換了門鎖?”

“對!”

“為什麽?雷先生你怎麽可以這樣總是出爾反爾……”

“是我出爾反爾還是你自己不履行約定?念小姐,答應賣給你房子之前,我的那兩點要求你都拋之腦後了是麽?”

電話裏淩厲的問,打斷念謠的憤怒聲,念謠握緊手機,腦海裏快速思考後,恍然想到,“你是在怪我昨晚沒有回來?”

“……”電話裏陷入一陣靜默,令念謠意識到自己猜對了,便是想要解釋“雷先生,昨天我男朋友生病了,所以我……”

“既然他比這棟房子對你的意義更重要,你可以選擇他!”

“喂!喂……”雷倫決絕的話落便直接掛斷,不給念謠再爭取的機會。

念謠急忙再撥過去這個號碼已經關機,再使勁兒撬了幾下門鎖,奈何,還是打不開,她隻能有站在門口,望著眼前這棟熟悉的房子,陷入無助之中……

其實昨天晚上留在厲薄延那裏過夜時她就有想到,這個神秘的房東雷倫跟她提過不許她晚上離開這別墅,本來她還抱有一絲僥幸的,怎知這個來無影去無蹤的男人做事卻是這麽決絕……

該怎麽辦?難道就這樣放棄麽?

不!爸媽的照片,還有她自己所有的家當都在裏麵,包括這房子,曾經和爸爸媽媽一起生活過的點點,她怎麽能就這樣輕易的放棄……

看來,現在隻有一個辦法,就是去告訴厲薄延,關於這個神秘房東的種種,她顧不得其他了……

於是念謠轉而就匆忙來到了風行國際,結果她趕來的時候,辦公室裏沒見到厲薄延,卻見到許久沒見的厲羽琪……

“羽琪……”

“念謠姐!”厲羽琪剛要離開哥哥辦公室,見到久違的念謠進來,臉上微微拂過些許尷尬。

畢竟,上次因為誤會念謠和莫晟發生關係的事,她也說了很難聽的話,但後來哥哥都告訴她了,隻是誤會一場。

想到這,厲羽琪不禁走到門口來,有些尷尬的開了口,“對不起念謠姐,之前對你有種種誤會,現在都弄清楚了,是莫晟哥說了謊,他欺騙了我們大家。”

“都過去了,沒關係。”念謠寬容的微笑著,過往不快,她已經不想再提,隻是不由的關心起厲羽琪,“那你,身體還好吧?”

“還好,做過流產後,偶爾會有點虛,不過慢慢調養就好了。”

厲羽琪說著,手不禁又撫了撫已經平坦無恙的小腹,唇角隨之劃過一縷苦澀,又故作無恙的笑笑,“反正都過去了,現在孩子沒了,我心裏也沒什麽牽掛了,這樣挺好的。”

念謠抿著唇瓣看厲羽琪故作堅強的樣子,以她對厲羽琪的了解,那麽多年投入在莫晟身上的感情,厲羽琪是不可能說放就放的,但她也不好接人的傷疤,隻能微笑著拍了拍厲羽琪的肩膀,“總之照顧好自己!”

“嗯!”厲羽琪點著頭,然後聽念謠問起,“對了,薄延呢?去開會了麽?”

“哦,我哥他……出國了。”厲羽琪猶豫了下,還是不得不說出實情。

“什麽?他出國了?”念謠聞之不禁詫異,“我們早晨還在一起,他怎麽沒有告訴我他今天要出國呢?”

“事發突然,我哥也是剛剛臨時決定的,這會兒應該剛到機場。”

“怎麽回事?發生什麽了?”

“是英國公司那邊的一個工程出了問題,合作方提出解約,而這個項目投入很大,如果我哥這次去不能成功說服對方的話,恐怕這次英國公司那邊會很麻煩……”

“怎麽會這樣?”念謠聽完厲羽琪的話,頓時簇緊秀眉,滿懷擔憂,厲羽琪見狀,隻能安慰她……

“但是念謠姐你別擔心,我相信我哥一定有辦法解決問題的,對了,那念謠姐你過來公司,是有什麽事找我哥麽?”

“沒有!”念謠連忙否認自己本來是有事要來找他的初衷,這個時候,她怎麽能再讓他分心呢?

“那我先回去了羽琪。”於是她隻好心事重重的和厲羽琪道別,轉身離開,剛走出風行國際大廈,忽而手機裏收到一條來至厲薄延的微信消息,簡短的一行字,覆滿牽掛……

“謠謠,英國公司有急事,我必須過去一趟,你好好照顧自己,等我回來!”

念謠攥緊手機,站在風行國際腳下,抬頭望天,一架飛機恰時劃過南城的天空,想到他又漂洋過海離她遠去,她心裏頓時好空,更有無盡的牽掛和擔憂隨他而去……

隻願他此行,一切都順順利利,而她能做的,就是不給他添麻煩,自己的事情,自己想辦法……

於是,念謠離開風行國際又回到了梧桐路的別墅,她坐在別墅門口的台階上,一遍一遍的給雷倫撥去電話,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找他好好談談……

隻是撥出了無數通電話,那個雷倫一直都不肯接,她隻好發信息給他,告訴他,今天見不到她,她就一直在這裏等她……

於是,她就這樣執著的坐在門口的台階上,一直到夜幕漸沉,她坐的腿都發麻了,隻好站起來,怎料,就在她起身的一刻……

“等得不耐煩,這就準備放棄了?”

驀然聽到身前響起一道低壓磁性的嗓音,念謠倏而抬眸,果然,暗沉的夜幕之下,眼前又出現那張戴著獅子麵具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