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193、冤家路窄

字體:16+-

193、冤家路窄

新的一天,念謠因為昨夜發生的種種,一夜沒怎麽睡,一早起來便是無精打采。

這會兒,開著車去往凱爾上班的路上,倒是來了困意,精神恍惚的一路向前,連十字路口亮起的紅燈都沒注意,仍是繼續往前開……

直到“砰!”的一道撞擊聲響起,帶動整個車子震動起來,念謠才陡然醒過神兒來!

意識到撞車了,念謠連忙熄滅車子,錯愕的往車窗外一看,隻見與自己相撞的那輛粉紅色馬薩拉蒂上很快就下來一道憤憤的身影直奔她車門而來……

而當念謠凝眸看仔細直奔她車子而來的那道氣急敗壞的身影時,登時倦意全無了……

“給我下來,你怎麽開車的?”車子外的女人,狠狠拍了幾下車窗後,質問的聲音隨著車門推開陡然更覆上幾許憤怒,“姓念的,是你?”

“陸小姐,真巧啊!”念謠推開車門走下來,看到和自己撞車的居然是陸妍熙,不得不暗自感慨冤家路窄!

而陸妍熙這一看清闖紅燈撞了自己豪車的居然是念謠,便是更氣急敗壞起來,“念謠,你是故意撞我的吧?”

“嗬嗬……”念謠被這女人的智商逗笑,隻能是無奈的聳聳肩,“陸小姐,我比你更怕死!”

“哼!”陸妍熙見念謠冷笑,便是更氣不打一處來,“怕死就別老跟我們陸家作對,這次你設套讓我們陸氏讓利三十個點給凱爾的事我還沒找你算賬呢!”

“陸小姐,那是你自己提出來的,我可沒拿刀逼著你!”

“放屁!那就是你故意下的套!小賤人,你以為我陸妍熙是好欺負的是不是?”陸妍熙說著就咬牙切齒的上前,恨不得撕了這個一次次讓她狼狽的女人。

不過,因為撞車,周圍已經有很多人圍觀過來,她也隻能是忍了,轉頭看一眼自己被撞的豪車,回過頭來便是端起得理不饒人的架勢,雙臂一抱,高抬起下巴,“我這車可是剛提的,全球限量版,說吧,你要怎麽賠?”

“該怎麽賠怎麽賠,一切聽警察同誌的!”念謠從容的說著,轉頭看向剛走來現場的交警,“交警同誌,我不小心闖了紅燈是我的錯,願意承擔一切後果,怎麽處理,聽從安排!”

“好的,我們會秉公處理!”交警同誌見念謠態度誠懇,便是對她點點頭,轉眸對陸妍熙道,“這位女士,經過勘測,你剛剛超速,也是造成這次事故的次要原因,根據交通法XX條規定,由於雙方過錯造成的交通事故,損失由雙方按責任劃分承擔……”

“這什麽話?她撞了我的車子,難道還要我自己承擔後果?”陸妍熙當即不服交警的裁定,隻是氣呼呼的瞪著念謠道“她闖紅燈撞壞我的車子就得她賠我!”

“那你想我怎麽賠?”念謠也不想在這裏過多浪費時間直接問,誰知陸妍熙居然獅子大開口……

“我的車剛開了沒幾公裏,你必須賠我一台一模一樣的新車!”

“嗬……”念謠不禁被這個獅子大開口的女人再次逗笑,“陸小姐,我隻不過是撞壞了你的車燈,你就要我賠你一台新的,你不覺得很好笑麽?”

“有什麽好笑的,殺人償命,損物賠物,我陸妍熙絕不接受修補過的二手貨!”

“所以,警察同誌,我接受走司法程序,一切按照交通法規處理!”念謠也不想再和這個胡攪蠻纏的女人多費口舌,直接對交警同誌表態。

“好的,按照交通法規第XX條規定,這位女士你闖紅燈,處罰兩百元,並記六分……”

“好的!”念謠爽快的接下交警同誌的罰單,轉身就給助理打電話,“喂,小吳,我的車在路上出事故了,你馬上找律師過來解決一下,我發定位給你!”

一切安排妥當,念謠轉身就走,而陸妍熙見她離開,也不顧交警在對她的超速行為做批評教育,就直奔走到路邊的念謠追了上來……

“你給我站住!”念謠剛要攔出租車的手被陸妍熙追過來狠狠的一把拽回來,“撞了我的車你就這麽走了?”

“陸小姐!”念謠皺著眉回過頭來,一把甩開陸妍熙狠拽著她的手,“我的態度已經很明確,撞了你的車,理所應當的懲罰我不會逃避,但是,如果你有過分的要求,我也絕不可能任你宰割!”

“什麽叫過分的要求,你弄壞了我的東西就得賠!”

陸妍熙一副不會善罷甘休的樣子,下巴隨之高傲的一抬,狗眼看人低的目光掃視念謠全身,“嘖嘖嘖,堂堂凱爾集團的總裁助理,渾身上下的行頭加一塊沒有幾千塊,看你這幅窮酸樣就知道,一定是賠不起是吧?”

“好啊,那你就站在這裏,給我說一百句對不起,然後鞠三個躬,我就姑且放過你!”

“嗬……”念謠笑了,也算看明白,這個陸妍熙就是借著她撞了她車的由頭,來打擊報複她。

不過她怎會對這個女人低頭,隻是輕輕笑了笑道……

“陸小姐,有件事你可能忘了,陸氏和凱爾的合作才剛剛開始,而這個項目,我會負責到底,所以,到時誰給誰鞠躬,還不一定呢!”

“姓念的你威脅我?你給我站住!”陸妍熙意識到念謠的危險提醒,便是當即不能淡定,見她又走回路邊攔車,這次陸妍熙氣的直接從念謠身後猛地推了一把出去……

“啊!”被陸妍熙從背後推了一把,防備不及的念謠一個沒站穩,高跟鞋一扭就從馬路沿上摔了下去。

見她狠狠摔在馬路上落得狼狽,陸妍熙在後麵狂妄的一笑,轉身傲慢的離去……

“陸妍熙你給我回來!”念謠氣憤的朝那壞女人喊了聲,又怎奈她腳裸扭痛,一時間想站都站不起來……

再低頭一看,一隻高跟鞋的細跟紮在馬路邊的井蓋孔裏,她隻好伸手費力的要拔出來,可費了好大力,最後卻把高跟鞋的細跟給拔掉了。

可無論如何也不能一直坐在地上讓路人看笑話,念謠便隻好把折斷的高跟鞋也穿上,費力的站起來,穿著一隻高一隻低的鞋子狼狽的往前走。

但因為剛剛腳裸被扭到,每邁出一步都撕裂般的疼,她不禁附身揉了揉腳裸,而就在她彎身的功夫,突然,視線裏映進了一雙漆黑程亮的皮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