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207、舒顏口中的男人

字體:16+-

207、舒顏口中的男人

“既然把我當成姐姐,怎麽回國這一年都不和我聯係呢?我還以為你回國就忘了我這個好朋友好姐姐了呢?”舒顏有些嗔怪的道。

“當然不是!”念謠連忙抬起頭來解釋,“其實我有打過幾通電話給你的,但都是你助理接的,她說你被好萊塢邀請去拍戲了很忙,我就沒再敢打擾你。”

“是嗎?我助理竟然都沒告訴我,真是的,我要是知道你打過電話,我肯定會回給你的。”舒顏一臉認真樣,隨之,瀲灩的風眸中又浮上久別重逢的喜悅……

“不過不管怎樣,謠謠,我們又見麵了,我也好開心,而且我要告訴你,未來一段時間裏,我們可能每天都會見麵的!”

“什麽?”念謠一聽舒顏這話,頓時不敢置信“可我很快就要回國,你還要去好萊塢拍戲……”

“戲已經殺青了!我接下來的行程就是回國!”舒顏打斷念謠,隨之笑著道……

“謠謠,忘了告訴你,我剛跟凱爾簽了合約,所以接下來,我將回國為凱爾集團在南城的分公司做品牌代言人,參與一些宣傳活動和廣告拍攝!”

“這是真的?”聞之舒顏這話,念謠瞪大的杏眸裏更覆欣喜,要知道舒顏可是她在國外漂泊那些年唯一用心結實的好朋友。

因為舒顏大她幾歲,心智成熟而又溫柔體貼,所以在她心裏一直默默把舒顏當成自己的知心姐姐一般。

而舒顏將和她一起回南城這件事,也讓念謠這幾天鬱悶的心情頓時明朗許多,於是她提早結束工作,提出和舒顏一起慶祝重逢……

舒顏是國際名模兼影星,走到哪裏都難免惹人關注,而舒顏現在還不想被拍到她和念謠在一起的畫麵,便是提出回她下榻的酒店……

於是念謠就去了舒顏住的酒店總統套房裏,兩個女人把酒暢聊到深夜……

酒過三巡,舒顏突然帶著一些憂傷的說起,“謠謠,其實我這次回國,是為了一個男人。”

“男人?”念謠微微困惑的看向舒顏,然後發現舒顏瀲灩的鳳眸裏漸漸襲上了縷縷深情,隨之訴說起……

“曾經,那個男人,把我捧在手心裏嗬護愛戴,可最終,我卻離開了他,傷害了他,我想他一定很恨我吧,所以這些年我沒有勇氣回去麵對他……”

“可是,隨著時光的變遷,我漸漸越發深刻的意識到,我的生命裏,不能沒有他!”

“所以,你也很愛他!”念謠從舒顏這番深情述說裏得此結論,又不禁困惑,“可既然你那麽愛他,為什麽要離開他?”

“因為我出身平凡,他卻是出身豪門,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就遭遇他長輩的種種反對,我聽到最多的話就是我配不上他。”

“可不管他家裏長輩怎麽反對,他還是執著的愛護著我珍惜著我,甚至為了和我在一起不惜放棄一切榮華富貴要跟我私奔……”

“但是我不能,我不能看著他為了我而一無所有,所以因為愛,我選擇了放手,最終離開了他。”

舒顏說完這些時,瀲灩的鳳眸裏已滿是憂傷的淚光,而念謠也被她這番述說打動的眼底霧光盈盈……

“一個能為了你不惜放棄一切的男人,我相信,他也深愛著你,所以舒顏姐,我支持你回去找他!”

“真的?”舒顏抬起淚光滿溢的鳳眸,“你真的覺得我該回去找他?可是我當年不辭而別的離開了他,以他的性格,恐怕還在恨著我!”

“就算真的還恨你,也隻能說明他仍愛著你!”念謠握住了舒顏的手,眼中泛起羨慕的光,“舒顏姐其實你很幸運,能有個男人曾願意為你不惜放棄一切,這種不惜一切的感情,也許才能真的算是愛!”

念謠說出這番話時,嘴角不由的掠過一抹苦澀,這讓她又想到了雷倫那天對她說的話……

“一個不能為你不惜一切的男人,隻能證明他不夠在乎你,他根本就不愛你!”

而那個男人,就是她深愛的厲薄延,不能為她放棄一切的男人……

這麽一想,悲傷又襲上心頭,念謠苦澀的笑了笑,給自己續上一杯紅酒,與舒顏碰了下杯子,隨之仰頭飲盡這摻雜著憂傷的**……

而舒顏隻是捏著高腳杯,默默看著念謠憂傷買醉的樣子,她瀲灩的鳳眸裏隱隱劃過一抹暗流,隨之對念謠道……

“謠謠你說的沒錯,曾經肯為我不惜一切的男人,不會這麽容易就放棄了對我的感情,所以我有信心,他一定還是愛著我的……”

“嗯!舒顏姐,我也相信,你一定會挽回那個真心愛你的男人,祝福你!”念謠又由衷祝福了一句,再次飲下一杯摻雜苦澀的酒……

這一夜,念謠就這樣,聽著舒顏自訴,那個男人曾因為愛她而不惜放棄一切的話題下,她最後把自己灌醉,等醒來時,隻看到舒顏留給她的信息,說她先一步回國了,南城再見!

於是,十幾個小時後的南城國際機場裏,在一群記者和影迷的簇擁下,離開了南城五年的舒顏華麗歸來……

國際名模兼好萊塢巨星的她,有著魔鬼般的身材,天使般的臉蛋兒,笑容溫柔,氣質優雅。

對追捧她的粉絲們她也一點沒有耍大牌的表現,而是在人流湧動的機場裏駐足給粉絲們簽名,還親和的與粉絲們合影……

而她溫柔親和,華麗優雅的一幕幕全程都被媒體們直播在熒幕畫麵上,與此同時,風行國際頂層辦公室的電視機裏就正播放著機場裏的那一幕幕……

“把電視關了!”文權正盯著電視畫麵裏一幕發愣的時刻,突聞厲薄延冷厲的命令聲。

文權這才連忙反應過來什麽,急忙拿過遙控器關了電視。

善於對主子察言觀色的文權,看了看厲薄延陰沉的臉色後,禁不住小心翼翼的開口……

“總裁,舒……”

“我讓你查的事情查清楚了沒有?”厲薄延冷厲的質問聲驀然打斷文權來不及出口的試探。

文權這才想起手裏帶來的文件,便連忙將文件遞上去,“總裁,這裏是十五年前,秦氏和我們集團合作的T項目事故調查詳情和所有傷亡人員名單。”

厲薄延皺著眉拿過文權遞來的文件,翻開看了看,隨之一把將文件又丟回文權麵前,“我要你查的是事情真相,你把這些表麵文章拿給我有什麽用?”

“我……”文權剛想無辜的說點什麽,可看到自家主子今天明顯心情不好的樣子,他最後也隻能是低下頭,“我錯了總裁,這就去辦!”

文權說完便匆匆退了出去,主子心情不好,他還是躲得遠點為好,知主莫若仆,至於主子今天為啥心情這麽不爽,他用腳指頭也想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