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239、有誰真的珍惜過他的感情

字體:16+-

239、有誰真的珍惜過他的感情

念謠是跑著離開舒顏別墅的,夜色下悲傷的她,不知不覺就跑來了海邊,呼嘯的海風吹亂她的長發,翻滾的海浪敲擊著她的心房……

她站在海灘上,茫茫大海籠罩著她悲傷的身影,她仰起頭,努力不讓眼底的灼熱溢出來,隻是腦海裏揮之不去的都是方才看到的那封厲薄延曾寫給舒顏的告白信……

也許那封信是寫在至少五年前,時間看似過去了久遠,可在她心裏卻是過不去……

厲薄延對舒顏承諾,此生不會再愛別人,此生不會再有真心給別人,那樣深情的承諾,像利刃割著她的心,也讓她又想起昨晚舒顏醉意下的話……

舒顏那麽篤定,厲薄延仍愛著她,隻是因為恨她想要懲罰她,才轉身對她念謠求婚的……

如果在這之前,她還可以存有一絲僥幸的安慰下自己,可是現在,看過了厲薄延曾給舒顏的告白信,那字裏行間的情真意切,濃情蜜意,甚至至死不渝的承諾,真的讓她,想再勸自己,也無能為力了……

於是,她就這樣站在深夜的海邊,吹著海風,讓自己在痛苦掙紮中,做出了決定……

翌日,早……

“總裁!念小姐剛才讓人給您送來了這個!”

一早,厲薄延剛來風行國際辦公室裏,就看到文權走進來,將一個首飾盒遞給了他……

看到文權遞來眼前的首飾盒,厲薄延桀驁的眉峰當即一簇,微微猶豫後,還是一把拿過了首飾盒打開,下一秒,果然,就看見首飾盒裏那枚五克拉的鴿子蛋鑽戒,正是,他給念謠的求婚戒指……

見此,淩厲的黑眸頓時一寒,啪的一聲,厲薄延狠狠合上首飾盒,就滿眼冒火的抓起辦公桌上的電話要撥出去,卻聽文權在旁邊又補充道……

“總裁,念小姐還讓人帶話,說她去國外出差了,請您,不必找她!”

聞此,厲薄延剛要撥出電話的舉動一頓,陰沉的目光隨之射向文權,“什麽時候的事?你為什麽不第一時間告訴我?”

“就在剛剛,總裁您來的時候,念小姐的助理剛進電梯,好像念小姐也剛去機場,總裁……”

不等文權的話音落下,厲薄延已經匆匆轉身,大步走了出去……

彼時,南城國際機場裏,念謠剛辦完登機手續,正往航班入口而去……

這幾天發生的種種,已讓她身心疲憊,正趕上一早聽代維說有個項目需要人親自回英國總部匯報一下,於是她便向代維爭取了機會。

她知道,她是想要暫且逃離,給自己的心一點平靜的空間,隻有不在這個城市裏,才能不會見到舒顏和厲薄延,不去揣測他們的感情……

可偏偏,在她懷揣著這種逃避的心就要邁近英國航班入口的一刻……

“你要去哪兒?”

驀然,一隻大手將她猛地從航班入口拉了出來,隨之,那帶著質問的厲眸便緊緊鎖住了她。

念謠抬眸,隨之便看到厲薄延氣勢洶洶的樣子瞪著她,隨之便將一路緊攥的首飾盒遞到了她眼前,憤怒的質問起來……

“你這是什麽意思?後悔答應我的求婚了是麽?啊?”

“對!”念謠終於出聲,肯定了他的質問,抿了抿唇瓣,她努力讓自己平靜的麵對他……

“厲薄延,我想了想,婚姻不是兒戲,在我們都沒有真的考慮清楚想要什麽的時候,還是不要輕易去許諾對方……”

“是你沒想清楚還是我沒想清楚?”厲薄延打斷她,高大的身影逼近,攥緊她的皓腕,越發的憤怒……

“你生日那天我當著你們凱爾集團那麽多人的麵兒向你求婚你覺得我是在跟你開玩笑是麽?”

“我知道你不是在開玩笑,但也並不代表,你真的是看清了自己的心才做出的決定!”

“所以你在質疑我的心?”厲薄延犀利的看穿念謠的心,瞪著她的目光裏更是溢出一種無奈交織著惱火……

“念謠,難道我厲薄延在你眼裏就是這樣一個表裏不一的人?”

“你的心,隻有你自己最清楚!”念謠別過臉去,不想再麵對他的咄咄逼人。

厲薄延卻不由她逃避,硬是捏住她的下巴逼她直視他的厲眸……

“你總說我的心我自己最清楚,那為什麽你都不問問我心裏到底是怎麽想的就做出這樣的決定?還是我厲薄延在你眼裏,其實就是一個跳梁小醜!”

“我才是那個小醜!”念謠也忽而揚起悲憤的聲音來,眼眸泛起了紅絲,終是忍不住的控訴起來……

“我想過不去在意你和舒顏姐的過去,可是我又偏偏一次次要麵對你們的過去……”

“厲薄延,我是個人,是個女人,我愛你,我也想要你給我同樣真真切切的愛,而不是你為了報複你的前女友把我當成一個道具!”

念謠,終於一口氣喊出了這番壓抑在心的悲憤話語來,然後看著厲薄延臉色陰沉沉的盯著她,“道具?嗬……”

厲薄延咬牙咀嚼著她口中而出的這兩個字,隨之諷刺的笑了……

“所以,這就是你眼裏的我,因為憎恨前女友而向你求婚來報複她,於是現在,你就為了你自以為是的推斷選擇不辭而別?”

麵對他咄咄逼人的話語,念謠隻是垂下眸子沉默,她不想否認,她就是認為他心裏還有著舒顏,所以她才選擇逃避……

而厲薄延看著她沉默不語,眸中的憤怒也漸漸被失望所取代,於是他咬著牙緩緩點頭……

“果然,你們女人都一樣,你們在意的,隻有你們自己付出的感情能不能得到同樣的回報,所以你們想走就走,想不要就不要,根本沒有人真正想去了解我的心,珍惜我的感情!”

厲薄延失望的得此結論後,一把拉過念謠的手,將那隻裝著五克拉鑽戒的盒子塞進她手心裏,最後陰沉的道……

“既然這樣,女人,不要你就把它扔了,想走我也不攔你,就當我厲薄延,又做了一回跳梁小醜!”

話落,厲薄延一把甩開念謠的手,轉身憤怒離開機場……

徒留下念謠久久立在原地,被淚霧模糊的視線裏,隻看到厲薄延溢滿失望與憤怒的背影……

耳畔,卻久久盤旋著他剛剛那句話……

“你們想走就走,想不要就不要,根本沒有人真正想去了解我的心,珍惜我的感情……”

想到他說那句話時,眼底的濃烈失望,念謠的心突然鈍痛不已……

是啊,如果她就這樣走了,那麽跟當年棄他而去的舒顏有什麽兩樣?

難道,選擇逃避,就是她愛他的態度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