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242、準備為她出氣

字體:16+-

242、準備為她出氣

清晨,空氣宜人的山頂,一片片盛放的花海包圍著中間那棟英式風格的別墅……

別墅二樓,念謠推開窗戶,精致的素顏探出窗外,深深呼吸著芬芳四溢的空氣,她臉龐浮起滿足的笑容來……

此時,身後一雙結實的手臂伸過來,緊緊抱住了她的細腰,那微微冒出胡渣的下巴摩挲著她露在吊帶睡裙外的細膩香肩,弄得她一陣癢癢,不由伸手捧住張剛毅的側臉,眼神溫柔如水……

“薄延,謝謝你帶我回這裏,這兩天,是我這段日子以來,過得最舒服的日子。”

“嗯……有你在,我也很舒服……”厲薄延曖昧的語氣低吟著,大手就滑進了念謠的吊帶睡裙下。

念謠頓時俏臉浮上粉霞,握住了那隻滑進睡裙下的手,“大白天的,不許亂來!”

見她麵露嬌羞,厲薄延臉上也倏而綻開寵溺的笑容來,這才把手從念謠睡裙下抽回來,隨之扳過她的柔肩麵對他,然後他愛憐般的捧起她殘留紅暈的臉頰,笑著道……

“好吧,既然我的小嬌妻不許亂來,那我就做點正經事兒!”

“什麽正經事兒?”念謠微微好奇,隨之就聽他說,“今兒,我們一起去陸氏!”

“去陸氏?”

“怎麽?難道你忘了上次從陸氏出去就出車禍的事情了?”厲薄延眉目裏倏而燃起幾分淩厲的光,隨之堅決道,“這筆賬,我可是還給他還記著呢!”

“所以,薄延你是有證據,指證是陸天奇做的了?”

“嗬嗬……”厲薄延為莫如深的一笑,摟緊念謠的細腰,目光深沉而堅定,“有沒有證據都不重要,重要是,他欺負了我的女人,我就不能讓他好過!”

聽著他如此寵愛的話語,念謠皓眸裏頓時泛起盈盈感動的光芒,“薄延,其實有你這句話就就夠了!”

溫柔的說著,她輕輕靠近了厲薄延寬闊如海般的胸膛裏,厲薄延也伸手擁緊她柔軟的香肩,深眸裏盡是堅定不移的寵護……

“放心吧謠謠,有我在,不會再允許誰傷你一根毫毛!”

“嗯!”念謠靠在他胸膛堅定的點頭,仰視著他的目光裏寫滿愛意,“薄延,有你的日子,我真覺得好幸福!”

“傻瓜,以後我們會一輩子在一起的!”厲薄延深沉的許諾著,隨之俯首,輕輕吻住了她的唇,由淺至深……

下午,陸氏集團辦公室裏……

“妍熙,事情辦的怎麽樣了?”

“爸,都談好了,達到了您的預期價位,而且對方已經簽字,這是合同,您過目後,要是沒有其他問題就蓋章吧!”

陸妍熙說著便把文件夾遞到了父親陸天奇麵前來。

陸天奇接過文件看了看,笑容有些複雜起來,“嗬……雖然是忍痛割愛,但也好過與人同享,這畢竟是我們陸氏自己的心血。”

“爸,我同意你這樣做,厲薄延僅用五十個億就拿走我們陸氏百分之四十的股權,他已經是得了大便宜了,憑什麽我們再要把自己的家底兒跟他分享……”

“當當當!”陸妍熙正說到這裏,辦公室門被敲響,秘書走進來匯報……

“董事長,風行國際厲總過來了!”

“什麽?”聞之此,陸天奇頓時麵色一變,“真是說曹超曹超到啊!”

“爸,快把合同收起來!”陸妍熙反應快一步,連忙提醒父親。

陸天奇這才想起連忙要把手裏剛剛看過的合同文件收起來,而就在這時……

“陸董,忙著呢?”辦公室門口突然傳進了厲薄延的聲音。

陸天奇手上的動作一僵,抬頭便見到厲薄延高貴筆挺的英姿氣勢磅礴的走了進來,他身後跟著助理和保鏢,身邊,還有最讓他恨之入骨的女人,念謠!

一看到念謠,這個屢次和他作對的仇家,陸天奇的目光裏就不禁迸發出一種陰狠之色……

“爸!”而陸妍熙發現父親一時還把那個文件攥在手裏,她急忙反應過來走到父親身邊一把奪過父親手裏的文件夾拉開抽屜塞了進去。

看到女兒這個舉動,陸天奇這才恍然回神兒,隨之起身,看似無恙的朝厲薄延迎了過來……

“厲少!什麽風把你給吹來了?”

“怎麽?聽陸董的意思,我來的不是時候?”

厲薄延犀利的問著,不由看了眼剛把一個文件塞到抽屜裏的陸妍熙,陸家父女倆鬼鬼祟祟的一幕,怎逃得過他的銳利。

而陸天奇這隻老狐狸卻狡猾的笑笑,繼續奉承……

“嗬嗬,厲少,我的意思是,你平常都日理萬機的,上次董事會議請你過來你都沒時間,今兒沒想到你大駕光臨,早知道,我應該親自下樓去接你啊!”

“嗬!”厲薄延看著陸天奇的一臉奉承,不禁譏誚一笑,“陸董,何時跟我這麽客氣了,在你眼裏,我不是一直就是個晚輩麽?”

“呃……嗬嗬,哪裏哪裏,厲少現在,怎麽也是我們陸氏集團的大董事嘛!”

陸天奇幹幹的笑著,要不是因為自己集團的近一半股權在厲薄延手裏,他當然不甘心這麽低聲下氣對一個小輩了。

而想到這,陸天奇則不禁又用那種憎恨的目光盯了眼一直跟在厲薄延身側的念謠,他心裏很清楚,要不是因為這個臭丫頭一直明裏暗裏和他作對,陸氏也不會落到今天這個狼狽地步,一想到這,陸天奇就恨得暗自磨牙攥拳……

厲薄延冷眼看著陸天奇盯著念謠露出的狠色,則是長臂往身旁一攬,就將念謠的細腰摟在了臂彎裏,隨之看著陸天奇道……

“陸董,正式給你介紹下,這位,念謠,已經是我的未婚妻了,我們的婚禮,不久就會舉行!”

“呃……是嗎?那真是,恭喜二位了!”

陸天奇皮笑肉不笑的樣子祝賀著,其實前幾天厲薄延當眾求婚的事情早已經傳開不是什麽新鮮事兒了,可看著自己心心念念想要的金龜婿在他麵前摟著別的女人宣布婚訊,陸天奇內心還是充滿不甘,而更讓他無法接受的,是厲薄延接下來的話……

“所以,陸董,我今天來呢,就是為了給我未婚妻選一個特別的新婚禮物,而這個禮物呢,就在咱們集團囊中……”

“是……是什麽?”陸天奇一聽厲薄延這話,頓時就預感不詳,果然,下一秒便聽見厲薄延脫口而出……

“我要玉龍南灣,那塊地!”

“什麽?玉龍南灣?”這抹愕然的聲音,來至於剛在辦公桌前收拾好東西的陸妍熙,聽到厲薄延說出想要玉龍南灣的這一刻,她當即就控製不住走過來憤憤道……

“厲少,你想給你的寶貝未婚準備什麽新婚禮物我們不敢有意見,但玉龍南灣是我們陸氏的!”

“哦?你們陸氏的?”厲薄延聞之陸妍熙這憤憤的話語,眉峰不由一挑,眸色寒了幾分……

“這麽說來,我這個手握陸氏百分之四十股權的人,還隻是陸氏的一個局外人?或者說,我是不是有必要考慮下給陸氏更個名,畢竟,現在的陸氏已經不是獨資企業了……”

“不不不!厲少你別誤會!”陸天奇一聽厲薄延準備給陸氏更名的話,則慌忙把女兒陸妍熙拽到他身後去,然後繼續對厲薄延陪著笑臉解釋……

“厲少,其實妍熙的意思是呢?玉龍南灣是我們集團最重要的一塊地盤,早前,我們就有了要在玉龍南灣那塊地建造一個城中城的規劃,隻是,因為這段時間公司資金不足的問題,規劃暫且擱置,但玉龍南灣,絕對是我們集團將來重振雄風的重要核心和支撐……”

“哦……”厲薄延聽著陸天奇這些解釋,緩緩的點著頭,“這麽說來,陸董的意思是,玉龍南灣,就是當前陸氏集團最有價值的存在了?”

“是是是,可以這麽說的厲少,所以,厲少要是把玉龍南灣拿走了,陸氏就真的成一個空架子了!”

“嗬嗬……”聞之陸天奇這話,厲薄延倏而諷刺的笑了,目光,也隨著他漸漸冷沉下來的笑意而變得愈發銳利,隨之他咄咄逼人的向陸天奇發出了質問……

“陸董口口聲聲陸氏沒了玉龍南灣就成空架子了,那為什麽我得到的消息是,陸董正有意把玉龍南灣的產權轉移出陸氏旗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