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245、像他一樣,堅定攥緊彼此

字體:16+-

245、像他一樣,堅定攥緊彼此

於是,接下來的日子,厲薄延每天往玉龍南灣跑,親自監督“愛之城”的建設。

念謠每天看著心愛的男人忙碌為她建設屬於他們的“愛之城”,她整日沉浸在幸福之中。

尤其是當“愛之城”的規劃藍圖流露出去,被媒體曝光後,念謠更是收獲了無數人的羨慕。

而這無數人其中,就包括厲薄延的初戀,舒顏……

“嗙!”

看到網上爆出的厲薄延親自為念謠建設“愛之城”的一番番報道,舒顏氣的一下就把筆記本電腦狠狠砸在了地上。

聽到聲音,助理跑進化妝間時,就看到舒顏在胡亂的撕扯身上的演出服,助理見狀忙上前阻止……

“舒顏姐你這是幹什麽?節目馬上就開始了……”

“滾開!從今天開始,我不要再接任何通告!”舒顏一把扯開演出服,氣衝衝的進到更衣間裏換上自己的衣服就離開。

現在她已然看明白了,事業再成功都奪不回自己想要挽回的男人,所以她不能再這樣等下去,就算不惜一切代價,她也勢必要奪回自己的初戀!

於是,舒顏就冒著大雨,一路開車直抵玉龍南灣,下了車,舒顏完全不顧自己的大明星形象,傘也沒有打,就這樣跑進玉龍南灣施工現場,在一番打聽下,她終於在施工基地辦公室裏見到了自己想見的男人……

“舒顏!你怎麽來這兒?”厲薄延一看到渾身被雨水打透的舒顏突然出現在眼前,他頓時便皺緊了眉峰。

舒顏則是不顧渾身的狼狽,突然的上前來一把將他抱了住……

“薄延,你不可以娶謠謠!你不能這樣對我……”

“舒顏你鬆手!”

厲薄延見舒顏不顧他身邊還有其他工程師在,就撲進他懷裏,他當即臉色陰沉下來要把她拉開,舒雅卻拚盡力氣的把他抱緊,死不放手……

而周圍的工作人員見這個突然來到的大明星和大boss做出這樣舉動,也都紛紛識趣的離開了,轉眼隻剩下厲薄延和舒顏兩人在辦公室裏……

“薄延,你難道忘了嗎?五年前我們就該結婚的,你曾經要娶的人是我,我知道你恨我當年的離開,可是我真的全部是為了你……”

“我錯了,我不該走的,現在我願意拋下一切,隻要能回到你身邊,薄延,求你不要不要我,求求你了……”

“舒顏你能別這樣麽?”厲薄延看著死死賴在懷裏哭的泣不成聲的女人,他緊鎖的眉目裏浮現無奈之色……

“我說過的,我們已經成為過去,過去的就是過去,回不去了!”

堅定的說著,厲薄延還是用力把賴在他懷裏的舒顏硬是推了開,卻不想……

“啊!”舒顏往後退了兩步鞋跟一扭就重重摔在了地上,而再抬眸,舒顏看著不小心把她推倒的男人,淚霧交織的鳳眸裏襲上了一抹幽怨的光……

“厲薄延,我現在看明白了,原來時間,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

說著,舒顏垂下眸子,手撫小腹,於是低聲喃喃而出……“早知道這樣,當初我就該狠下心把那孩子打掉……”

“你說什麽?”

聞之舒顏低聲喃喃而出的話語,厲薄延頓時眸子一顫,盯著坐在地上的舒顏,不確定自己聽到了什麽而問……

“舒顏你剛剛說了什麽……孩子?”

“嗬……”麵對厲薄延露出的難以置信樣子,舒顏隻是抬起頭,臉上溢出破碎似的笑容,“算了,當我什麽都沒說,反正你也不會在意,不會在意的……”

悲傷的喃喃著,舒顏扶著櫃子站起來,然後就要往外走,厲薄延剛下意識要上前攔她繼續追問什麽的一刻,卻見門口突然出現一抹倩影……

“舒顏姐!”

“謠謠……”

聞聲,舒顏抬頭,就看到是念謠來了,而念謠也在舒顏抬頭的一瞬,看到了舒顏那張掛滿淚痕的臉……

念謠頓時心頭一緊,對舒顏,她心裏始終有虧欠,始終認為,如果不是她,舒顏就能和厲薄延破鏡重圓,是她奪了舒顏的所愛……

尤其是此刻,看著舒顏在她麵前匆忙拭淚的畫麵,念謠更是忍不住尷尬的上前關心,“舒顏姐,你沒事吧?”

“沒事……”舒顏搖著頭,眼底還殘留著淚光,嘴角對她強擠出笑意來,“謠謠,恭喜你,我祝你和薄延,白頭偕老……”

最後幾個字,舒顏明明是啞著聲說出口的,看著她眼底噙滿淚珠的樣子,念謠心如被針紮,尤其是看著舒顏渾身濕透,有點一瘸一拐的狼狽樣子從她身邊走出去,念謠更是忍不住追出了出去……

“舒顏姐,對不起!”

聽到念謠追來身後的道歉聲,舒顏停下腳步,頓了頓,回過頭來,依舊是眼含淚水強擠笑意的苦澀樣子……

“謠謠,該說對不起的是我,我承認,我還愛他,我放不下他,但是你放心,這是我最後一次來見他,祝你們幸福!”

說完這番話,舒顏抹了下臉上的淚痕,再次轉身離開,念謠不忍心著還想上前去追,手腕卻被身後突來的大手拉了住……

她不由回眸,就看到厲薄延那雙深沉的目光看著她,他不說話,隻是牢牢抓著她,對她默默的搖頭。

她知道,他是不想她再去追舒顏,可念謠還是忍不住轉過視線,去目送著舒顏渾身濕透的狼狽身影獨自離開……

直到看著舒顏充滿悲傷的樣子一步步走出視線,念謠才回過頭來,眼底輾轉著複雜的霧光,“薄延,我是不是太自私了,為了愛情,不惜傷害自己最好的朋友……”

“這不是你的錯!”厲薄延打斷她的自責,“舒顏需要的是愛情,而不是同情!”

“可如果沒有我……”

“沒有你我和她也回不去了!”厲薄延再次用堅決的話打斷念謠充滿內心的自責,然後雙手捧起她的臉,目光深沉萬種……

“念謠,答應我,不管發生什麽,你隻要記得我現在愛的人是你,所以你不能退縮也不能逃避,要像我一樣堅定的,攥緊彼此!”

深沉話語落下,厲薄延便深深將她擁入了懷中,而他幽深的目光也望向了舒顏方才離開的方向,耳畔,不由回蕩起舒顏方才跌倒在地上時低聲喃語的那句話……

“早知道這樣,當初我就該狠下心把那孩子打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