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280、死亡遊戲

字體:16+-

280、死亡遊戲

厲薄延陰鷙的話音落下,攥緊念謠的細腕就把她拽上了車,念謠不知道他要帶她做什麽,但想到他說,這是給他們彼此最後的訣別儀式,她便也放棄了一絲掙紮,不管他要做什麽,最後一次,她把自己交給他……

而厲薄延陰沉著臉上了車,就一腳油門狠狠踩下去,豪車,頓時箭一般飛馳而去,且車速越來越快,一直達到極限……

過快的車速駛向了一條婉轉顛簸的盤山路,導致念謠坐在副駕駛位,死死把住扶手也無法把持平穩,身體左搖右晃……

這樣的極速顛簸下,念謠隻覺得胃裏漸漸翻滾起來,越發有種暈車想吐的感覺,她這才出聲要阻止身邊把車子開到快要飛起來的男人……

“薄延,你能不能慢一點?我有點受不了……”

“受不了也給我忍著,遊戲還沒真正開始!”然而厲薄延卻咬牙說著,隨之更狠狠的把油門踩到底,豪車繼續在婉轉的盤山公路上飛馳,越發的,驚心動魄……

看著車子在無數個彎道上極速的繞來繞去,念謠越發暈眩,她最後隻能閉上眼睛,任由身邊的厲薄延將車子開到快要飛起來……

直到夜幕落下,豪車一路駛來了山頂……

“吱——”的一聲緊急刹車音,車子終於極速停下,而突來的慣性,令念謠整個上身猛地朝前傾去……

好在係了安全帶,加之她的手一路都死死把著車門扶手,這才沒有受傷,不過,車子極速停下的慣性,卻讓她一路翻騰的胃再也無法抑製,她連忙推開車門,剛下車就控製不住的嘔了起來……

而還在車子駕駛座上的厲薄延,冷眼看著車門外的念謠吐得撕心裂肺的樣子,他還在攥著方向盤的手指默默收緊,直到看見念謠吐得筋疲力盡跌坐在地上,他這才一把推開車門走了下來……

大步來到跌坐在地上的念謠身前,他就一把將她從地上拉了起來,將她已經虛弱無力的身子用力抵在了車門上……

夜幕已落,山頂的夜色格外暗沉,隻有車燈的光亮,籠罩著念謠那張顯得分外蒼白憔悴的臉……

看到她這幅樣子,厲薄延寒冽的眸色暗了暗,隨之用力捏起她尖尖的下巴,“怎麽?遊戲還沒開始就受不了了?原來你這麽玩兒不起?”#@$&

“你到底要帶我來做什麽……”念謠虛弱的開口,已經因剛剛撕心裂肺的嘔吐無力到了極點,尤其是看著眼前這漆黑一片,冷風肆意的山頂,她更是越發想要知道他究竟想幹什麽?

於是就在下一秒,她聽見厲薄延危險的聲音說,“我想跟你玩兒個,死亡遊戲!”

“什麽?”聽到死亡遊戲這幾個字,念謠頓時錯愕的瞪大眸子,就在她無法理解他指的是什麽時?見厲薄延拉起她大步走到了車頭前……

“啊!”而就在被厲薄延剛把她拉到車子前麵的一刻,念謠突然一隻腳懸空,她頓時意識到了什麽,不由驚叫了一聲,這才被厲薄延拽住退後兩步。

再回頭看他時,念謠臉上已是一片愕然,“這是懸崖?”%&(&

“對!你腳邊,就是掉下去必定粉身碎骨的萬丈深淵!”厲薄延一字一頓的肯定道,隨之又滿覆危險的補充了一句,“也是我們今天,要做遊戲的地方!”

看著夜幕籠罩下,厲薄延那張剛毅冷俊的臉上漸漸襲上的危險,念謠搖著頭喃喃,“我不明白,你到底要和我做什麽遊戲?難道是要把我,推下去麽?”

“嗬……”聞之她最後那句有絲顫抖的疑問,厲薄延倏而發出陰鷙的笑聲,捏起她愈發蒼白的臉……

“怎麽?前幾天跑去我家,是誰說不怕死的,是誰說死在我手裏此生無憾的,怎麽現在,卻怕了?”

“我不怕!”在他諷刺的聲音裏,念謠終是鼓起勇氣回道,“如果你真的想讓我死,我可以如你所願!”

說出最後這句話的時候,念謠看著厲薄延的目光,充滿了悲傷,他是有多麽恨她,才會這麽想讓她死……

而她眼底的悲傷,就像尖刺一樣刺進厲薄延的寒眸裏,令他危險的眯起了眼睛,捏著她的臉,逼近,咬牙啟齒……

“看來,為了離開我,和那個人在一起,你連死都不怕了!既然這樣,那我們就開始吧!”

厲薄延說著,便將念謠拉到了駕駛室車門前,隨之說明了遊戲規則……

“這個懸崖對岸就是另一個山頭,兩個懸崖之間,有三米的距離,如果你能把車子成功開過去,明天,你就可以和那個人遠走高飛了,如果開不過去,掉進懸崖裏,你的人生,就此結束!”

聽著厲薄延一字一頓將這場遊戲的規則說明,念謠目光望向眼前一望無際的深淵,和深淵那頭,籠罩在一片黑暗之中的懸崖另一邊……

三米的距離,開車越過去,她又不是專業的飛車手,這怎麽可能做得到,所以她終於能明白,為什麽他說,這是一場死亡遊戲……

回過眸來,麵對厲薄延冷酷的臉,念謠忍不住的問“厲薄延,你就這麽想讓我死?”

看著念謠眼底輾轉的悲傷淚光,厲薄延的心默默收緊,也默默掙紮,最後,說出他心裏那個聲音……

“你也可以有第三個選擇,就是放棄遊戲,然後和那個穆景墨一刀兩斷!”

聽到厲薄延脫口而出這個第三個選擇的一刻,念謠霧光熠熠的眸子頓時一顫,有些不確定的看著厲薄延,“你是在……挽留我麽?”

“挽留?嗬……”聞之念謠這樣的理解,厲薄延倏而溢出諷笑,眸子裏劃過一抹暗流後,他憤恨的告訴念謠……

“我隻不過是不甘心而已,我厲薄延重來就沒有輸過,即使是我得不到的東西,寧願親手毀了,我也不要讓別人得到,這麽說,你明白了麽?”

“……明白了……”聽完他這番陰狠的話,念謠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就在剛剛,他說出給她的第三個選擇那一刻,她內心還突然冒出了一絲可笑的期待,可現在,她看清了,這個男人,隻是恨她入骨,得不到,寧可毀滅!

“嗬……”意識到此,念謠紅唇邊也不由浮起了一抹嘲笑,那笑意,在暗沉的夜幕下,透著淒涼和絕望……

最後她看著厲薄延冷酷的臉,忍著心被撕裂的痛,一個字一個字的,說出訣別之言……

“人生有很多遇見,而我們的遇見,注定是一場錯誤,所以,厲薄延,愛也去,恨也罷,我和你,就此結束了,永別!”

決裂的話語落下,念謠便拉開車門坐進了駕駛位,啟動車子的一刻,她最後又看了一眼站在車門外的男人,厲薄延也同時看向了她……

看著她眼底的淚光,嘴角的淒涼,厲薄延默默攥緊拳頭,就仿佛攥緊了自己那顆徹底磨滅了希望的心……

而當念謠狠下心踩住油門,和豪車一起在夜幕下的懸崖邊緣,奔著萬丈深淵決絕而去的一刻,厲薄延已經轉身而去,不再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