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314、他隻要一個玩物

字體:16+-

314、他隻要一個玩物

轉眼,豪車駛來禦景苑豪華公寓,念謠跟著厲薄延下了車,一前一後的走進大廈。

電梯上升的途中,彼此一路沉默,抵達十六層,厲薄延先一步走出電梯,拿出房卡打開門,就徑直邁入。

直到換好了鞋走進客廳的時候,察覺到身後的女人還沒有進來,他這才停下腳步,倏爾回頭,淩厲的目光頓時鎖住還怔在房門外的念謠,看到她遲遲不進來,他冷冷開口:

“如果不想進來,就把門帶上,不送!”

話落,他轉身直奔浴室而去。

而怔在門口的念謠一直看著厲薄延走進浴室甩上門,她才緩緩的抬起腳步,跨進了這扇久違的門。

再次邁進這間屋子,細數過去九個月,可對她而言,卻恍若隔世。

重新站在這間偌大的客廳裏,念謠默默環視周圍,一切,似乎都還是她離開前的樣子,熟悉的陳設,熟悉的氣息,看著眼前的一切,念謠不由紅了眼眶。

還記得,九個月前的那一天,她就是在這裏跟厲薄延正式提出分手的,也是在這裏,把訂婚戒指還給他的,她曾以為此生再沒有機會回到這裏,卻不曾想,他今天,會突然帶她回來。

無論他說,是給她彌補的機會,還是說把她當玩物,甚至是報複,不管他帶他回來的理由到底是什麽,此刻能重新站在這裏,她心中都不由自主的感動。

至少,她又能回來這個承載過他們所有美好時光的港灣看一看,每一個角落裏,似乎都還殘留著他們曾有過的甜蜜痕跡。

如此想著,念謠慢慢走到了沙發旁的角櫃前,伸手把扣在櫃子上的相框扶起來,頓時看到那張她和厲薄延曾經的親密合影。

照片上的他們彼此相擁,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整個畫麵充滿了甜蜜的感覺。

念謠不由伸出纖纖玉指,輕輕撫摸照片上的那張棱角剛毅,笑容溫暖的臉。

回來這麽久了,她都沒有再見過他這樣的笑容,不知道以後,還能看見他對她笑的樣子嗎?

“誰允許你隨便碰這裏的東西了?”

突聞那冷漠的聲音在麵前響起,念謠倏爾抬頭,才看見厲薄延不知何時從浴室出來了。

他剛剛隻是進去浴室脫掉了在雨中淋濕的衣衫,簡單衝了個澡就裹著幹爽的浴袍走出來了。

一出來便看見念謠拿著他們曾經的照片眼眶泛紅的樣子,於是厲薄延皺緊眉頭上前,一把奪過了念謠手裏的相框,隨手就把相框帶照片一起扔進了旁邊的垃圾桶裏,然後冷言冷語的告訴她:

“我讓你來,不是為了跟你敘舊的!”

看著他冷漠的一言一行,念謠泛紅的眸子顫了顫,然後喃喃問,“那你想讓我做什麽?”

“衣服脫了!”突然,厲薄延脫口而出這個露骨的要求。

聞聲,念謠頓時瞪大黑白分明的杏眸,腦海裏恍然回想起剛剛在車上他說過的話,他說,他現在隻需要一個玩物!

所以,他帶她回來這裏,就隻為了和她做那種事麽?

想到這,念謠心口一痛,嘴角不由浮過一抹涼意,但如果,這就是他給她彌補他的方式,那麽好,她如他所願!

於是,念謠的手,緩緩移上胸前的紐扣,在厲薄延冷漠的目光下,她咬著唇瓣,隱隱顫抖的指尖一顆一顆的解開上衣扣子,直到露出裏麵黑色的胸衣和深邃的溝壑時,卻突然,被那隻大手一把抓起細腕,他,阻止了她繼續解扣子的舉動。

“你看起來很不情願的樣子?”厲薄延抓緊她的細腕,墨眸犀利如鋒的盯著她的眼睛,那清澈的眼眸裏正閃閃爍爍的霧光分明寫著屈辱兩個字。

正是她眼中那份屈辱,猶如砂礫揉進他眼底,才讓他突然阻止了她脫衣的舉動,這真的就是他帶她回來唯一想要的麽?

厲薄延默默在心裏問自己後,忽而一把甩開了念謠的手腕,冷冷道:

“不情願可以走,別在這裏裝作多麽委曲求全的樣子,沒人逼你!”

話落,他轉身便走向書房,用力甩上了書房的門,隻留念謠自己衣衫不整的杵在沙發前。她霧光盈盈的眸子看向厲薄延緊閉上的書房門,攥緊掌心,默默掙紮。

他是唯一和她有過肌膚之親的男人,她早已認定她的身體就是他的專屬,所以她不是不願讓他碰她,隻是麵對他刻意羞辱她的樣子,她真的好難過。

可是好不容易,他才願意把她帶回他們曾經的愛巢,不管他是出於報複她或是怎樣的目的,她隻相信,隻要她今天轉身再離開,這輩子再也別想回來,而且他隻會更恨她!

所以,她不能走,就算是為了彌補他,她也應該留下來。

於是下定這個決心後,念謠轉身也去浴室脫下了一身被雨水淋濕的衣服,洗了熱水澡,穿好浴袍再走出來時,見書房那扇門還是緊閉著的,並且聽到裏麵傳出厲薄延打噴嚏的聲音。

想起剛剛他們都在路上淋了冰涼的雨,他可能是著涼了,於是念謠轉身走進廚房。

為他熬了驅寒的薑湯,然後她鼓起勇氣端著薑湯敲響了書房的門,但敲了幾下門都沒有聽到他的回應,她猶豫了幾絲,最後自己小心翼翼的推開了門。

一推開門,迎麵就是撲鼻而來的濃烈煙味兒,念謠抬手揮了揮滿室彌漫的煙霧,抬眸看去,見厲薄延筆挺的英姿正站在落地窗前抽煙,一邊抽還一邊咳嗽了幾聲。

見狀,念謠連忙走向他挺拔的身影後,輕聲勸他,“都咳嗽了,就別抽了,抽這麽多煙對身體不好!”

聽到她溫柔的關心,厲薄延倏爾回頭,一口煙圈兒頓時吐在了念謠臉上,冷冽的眸子盯著她,“我允許你進來了麽?你以為你還是這裏的女主人,可以隨便在這裏進進出出麽?”

“對不起,我隻是給你熬了薑湯,你趁熱喝了吧!”

念謠輕聲解釋完,把薑湯放到窗邊櫃子上,就落寞的轉身要出去,然而卻不等她邁出腳步,突然,身後響起厲薄延突兀而又犀利的問題:

“你愛過他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