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323、兩個男人相互威脅

字體:16+-

323、兩個男人相互威脅

麵對穆景墨的挑釁,厲薄延厲眸中更是冰霜四起,隨之冷冷的笑了,“嗬!穆景墨,你是不是以為你和她在一起的那十年,就能成為你攥在手裏一輩子的武器?別以為我不知道,不過是你父親當年先收留了她,然後你因為她的美貌而把她圈養起來,對她一切的好,隻不過是為了要她對你感激涕零然後以身相許,說白了,你為她做的一切都不是無私奉獻!”

“所以穆景墨,真的沒什麽了不起,就算你和她一起生活過十幾年,到現在,她對你也不過是一份感激,要知道恩情和愛情是無法相提並論的,而她愛的人,重來就不是你!”

聽到厲薄延這句她愛的不是你!頓時,穆景墨黑眸裏波濤洶湧,她愛的不是他,這是他心裏最深的傷,可是麵對厲薄延這個強大的情敵,穆景墨也不願意低頭認輸,而是諷刺的笑著,信誓旦旦說:

“她愛不愛我,都改變不了她最終會回到我身邊的結局,所以厲薄延,你也不用驕傲什麽,早晚有一天,她會恨你入骨,然後和你勢不兩立!”

“嗬嗬……”厲薄延被穆景墨這樣的話語激笑,也根本就不相信會有那一天,“穆景墨,沒想到你還是個有幻想症的病人?有病就該治,別把時間浪費在異想天開上!”

“沒關係,你現在可以不相信!但不會太久了,你很快就會親眼看到那一天的到來!”麵對厲薄延的不相信,穆景墨則是不容置疑的樣子。

而厲薄延是何等敏銳的人,立時感覺到穆景墨這信誓旦旦的話語裏蘊藏的危機,於是他警覺起來,“你到底想幹什麽?”

“當然是替天行道啊!”穆景墨於是脫口而出這句話來,隨之往前邁了一步,湊近厲薄延耳邊陰暗的提醒,“厲薄延,別告訴我你不知道,你爺爺十六年前做過的那些醜事!”

聞之穆景墨這陰暗的提醒,厲薄延倏爾心頭一緊,厲眸與穆景墨陰暗的目光對峙上,也是直到這一刻,他才恍然記起了,那個這些日子差點被他遺忘的秘密。

想到這,厲薄延頓時警覺的盯著一臉陰暗的穆景墨問,“你想怎麽樣?”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罪惡付出代價,當然是給丫頭真相了,讓她看清,你們厲家人的真麵目!”

“所以你現在是在威脅我?”厲薄延豎起眉頭,不甘示弱,穆景墨依舊是保持著諷刺的笑意,

“嗬嗬,我隻不過是想讓你有個心理準備而已,順便告訴你,丫頭早晚會回到我身邊的,所以厲薄延,你沒有資格來質問我什麽!”

聽著穆景墨這樣信心滿滿的挑釁,厲薄延死死攥緊拳頭,最後也冷笑著告訴他:

“穆景墨,別以為你說這些我就怕了,就算那一天遲早會來,也不代表你就能笑到最後,尤其是六年前,你和那個嚴啟東之間的交易,你覺得念謠知道真相後,還會對你感激涕零麽?”

“你說什麽?”聽到厲薄延提及他和嚴啟東的交易,穆景墨額頭的青筋一跳,頓時整個神經都繃了起來。

畢竟六年前那件事,是他活到現在的三十多年裏做過最後悔的事,也是他最怕念謠知道的事,可現在那件事居然從厲薄延口中說出來,震驚之餘,穆景墨更是努力想掩飾,

“厲薄延,凡事要講證據,所以你最好別信口開河,念謠也不可能輕易相信你那些挑破離間的鬼話!”

“是,你把嚴啟東逼得跳樓了,所以自然以為死無對證了,隻可惜,你忘了一個細節,那就是銀行的轉賬記錄,當年你把念謠交給嚴啟東當天,嚴啟東的賬號就直接給你打過去幾千萬……”

“你給我閉嘴!”穆景墨聽到厲薄延把他和嚴啟東當年的交易清清楚楚說出來的一刻,突然抓狂的上前一把揪住厲薄延的西裝,咬牙啟齒,“厲薄延,你想幹什麽?威脅我是嗎?”

“是你先威脅我的,我這叫以牙還牙!”厲薄延一字一頓說著,隨之一把甩開穆景墨的手,拍了拍筆挺的西裝站直脊背,剛毅的臉上一片無所畏懼。

他早知道穆景墨這個情敵不好對付,可他厲薄延也不是輕易服輸的人,自然是有備而來。

而穆景墨聽到他這樣的一席話,便是一下一下點著頭,漸漸明白了厲薄延的意思,“所以,你的意思是,我要是把你爺爺做過的醜事公布於眾,你就把那件事告訴念謠是麽?”

“我是希望不會有那一天的,畢竟她一直把你當做親人一樣珍惜和感激,如果有一天她知道六年前你居然為了拯救公司而把她賣給嚴啟東,我想她一定會很受傷,所以我是不願意那樣做的,除非,你非要兩敗俱傷!”

“而我是我,爺爺是爺爺,至少我對她從一開始就問心無愧,不像你,打著愛的名義,把她當成生意籌碼讓她承受苦難折磨,所以穆景墨,別再威脅我!”

“還有,她是我的女人,如果你敢再碰她一指,我一定讓你為自己的行為付出慘重代價,好自為之!”

厲薄延一番冷厲的提醒和警告完畢,隨之就冷酷的轉身離去!

最後隻剩穆景墨一臉陰霾的站在原地,回想著厲薄延剛剛提起的六年前他和嚴啟東之間的那場交易,穆景墨攥緊的拳頭在空氣裏咯吱作響,最後他猛地轉身,狠狠的一拳砸在了辦公桌上。

沒錯,六年前,公司麵臨倒閉的時候,他忍痛割愛做出把念謠交給嚴啟東的決定,就在念謠十八歲生日那晚,他親手把她交給嚴啟東之後,嚴啟東就直接給他打了六千萬。

雖然他是以借的名義,可他們心裏都清楚,如果不是拿念謠當籌碼,作為商業對手的嚴啟東也不可能在那種情況下借他那麽錢。

而那場拿心愛之人做籌碼的交易,是穆景墨這輩子做過最見不得光最後悔莫及的事,也是過去的六年裏,他不敢走到念謠麵前和她重逢的真正原因,因為他沒有臉麵對她。

更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她知道了他和嚴啟東之間的交易,她會不會恨他入骨,一輩子都不肯原諒他?

想著這一切,穆景墨緊鎖的濃眉下,一雙黑眸裏溢滿了悔恨和惶恐,更為厲薄延攥住了他的軟肋而憤恨的咬牙啟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