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330、幕後內鬼

字體:16+-

330、幕後內鬼

念謠央求著,最後起身過來纏住厲薄延的胳膊撒起嬌來,厲薄延則順勢把她拉到腿上,一把環住了她的小蠻腰,熾熱的氣息貼近她的唇,“求我,就拿出誠意來,你知道我想要什麽的!”

“狡猾的家夥!”

“你不就喜歡我的家夥麽?嗯?”

“你……”聽著他充滿曖昧的調情話,念謠瞬間麵頰緋紅,拎起粉拳捶了下厲薄延健碩的胸膛,卻被他的大手一把攥住。

看到他眸中的火焰,念謠眸子裏亦是柔軟一片,隨之便嬌滴滴的摟住了他筆直的頸項,柔軟的唇,主動奉獻給了深愛的男人……

勢必揪出幕後內鬼

“羅總,我想徹查我電腦裏文件丟失的事情!”

於是,隔日一早,念謠就直接來到LZ總裁辦公室向總裁羅勝軍提出要求。

羅勝軍聞之皺眉,“念小姐的意思是,你懷疑有人在背後搗鬼?”

“不是懷疑,是肯定!”念謠堅定道,“如果隻是我不小心,不可能連電腦裏的備份也憑空消失,而且就在會議之前我還在會議室裏反複確定過文件就在電腦裏,但就在我從台下到台上的這個短暫時間裏,文件突然消失,所以我可以肯定,是有人在幕後通過公司內網對我的電腦係統入侵,從中做了手腳。”

羅勝軍聽著念謠這番有條理的分析,眉頭越蹙越深,“那,念小姐你想怎麽查?”

“我想通過我們公司網絡後台打開所有數據記錄,以便查找我電腦裏的文件消失後的去向!”

“什麽?你要打開我們公司網絡後台?這怎麽可以?公司後台涉及整個集團所有的機密,怎麽能隨便讓你去查?不行,這個我絕不會允許!”

羅勝軍頓時毫不猶豫的拒絕念謠的要求,並直接勸她,“念小姐,我知道這次競爭失禮的事你很在意,但現在,K集團的機會我們已經失去了,即使你再找回丟失的文件也沒有什麽意義了,所以我看這件事情就這麽算了吧,你還是好好回去工作,至於項目總監的位置,隻要你努力,機會還是會有的!”

“羅總!你以為我要徹查這件事情就隻是為了項目總監的位置麽?”念謠頓時為羅勝軍的態度感到憤慨,皺著秀眉據理力爭:

“一個團隊最怕的就是有內鬼,如果這個內鬼不揪出來,以後這樣的事情很有可能還會發生,那就不僅僅是失去一個K就團的合作了。”

“而羅總您作為LZ的領頭人,難道真的就想放任這種危機一直潛伏在公司裏隨時出來搞事情破壞集團利益麽?您不覺得這樣是對集團對所有員工的不負責任麽?”

“夠了!”

聽到念謠這些帶有指責的話語,羅勝軍立時拍案而起,臉色有些陰鷙起來,憤怒道“我在LZ做領頭人十年了,還需要你一個初出茅廬的新人教育我怎麽領導團隊麽?”

“羅總,我不是在教育你,我隻是在替集團的前程擔憂,所以您放心,您不讓我查公司後台,我也會自己想辦法,一定揪出那個內鬼!”

念謠堅決的話落下,就轉身憤步離開,她已經看出羅勝軍根本不支持她調查此事的態度,又何必再浪費口舌。

而看著她摔門走出去,最後隻剩下羅勝軍自己麵紅耳赤的站在辦公桌前,憤怒的一把將桌上的東西都推翻在地。

“MD!這個小賤人,還真想騎到老子頭上來!”羅勝軍咬著牙咒罵,眼睛裏漸漸襲滿陰暗的光,尤其是想到念謠剛才出去之前,最後說一定會想辦法揪出內鬼的那番話,羅勝軍更是連忙抓起桌上內線電話吩咐下去:

“喂,我是羅總,從今天開始,嚴密把守公司後台室,閑雜人等,沒有我的允許一律不準放進去,要是誰敢讓不相關的人隨便打開公司後台網,我就直接把他開了並追究法律責任!”

羅勝軍陰鷙的命令完就果斷掛掉電話,眼睛裏充斥著不被人知的陰暗和慌亂。

而念謠沒能得到總裁羅勝軍的允許,在電梯裏一陣氣憤後也漸漸平靜下來,也許羅總不讓她查後台也就隻是怕泄露公司機密,所以就要靠她自己再另想辦法了。

或許現在該換個方向好好想想,到底會是誰,不想看到她成功所以惡意刪了她的文件呢?

在LZ,她不過是個剛來沒幾個月的新員工,項目部每天共事的同事們雖然之前因為陸妍熙造的謠對她有過偏見,但後來大家也都看到了她的努力而漸漸對她相處友好,那難道,還會是上次造謠害她的,陸妍熙?

念謠突然又想起那個對她懷恨在心的壞女人,其實昨天事情發生後她也有第一時間想到過那個女人,隻是因為陸妍熙已經不在項目部,所以她覺得陸妍熙沒有那個使壞的機會。

可現在,羅總不讓她查後台,她就隻能先從一直以來都不想看到她得好的女人先開始排查,沒準這次文件丟失的事,真的就和那個壞女人有關。

這樣想著,念謠於是就摁下電梯通往公司六層的按鍵,去往陸妍熙現在工作的後勤部。

可是當她來到後勤部,卻聽同事告訴她,陸妍熙今天請假沒有來。

但念謠實在按耐不住要質問那個女人到底有沒有刪她的文件,於是她走出後勤部就直接給陸妍熙打去電話,隻是電話明明通了,可連續打了幾遍那個壞女人就是不接。

念謠隻好暫且作罷,然而,就在她準備要掛掉電話的一刻,卻忽而聽到電話被一個老外接聽了,

“喂,請問你是哪位?”

電話裏的男老外用生澀的中文詢問,令得握著手機的念謠怔了怔,不由重新檢查了一下自己撥出去的號碼,而正當她困惑自己沒有打錯電話為什麽是個老外接的時,話筒裏隨之傳出了一個女人矯揉造作的聲音……

“威廉先生,你在幹嘛呢?人家洗好了哦……”

“噢!親愛的,你太迷人了!”電話裏又響起那個男老外讚美的聲音,於是,聲音切斷了。

最後,隻剩下念謠握著已經被掛斷的電話,皺緊秀眉默默回憶剛才在話筒裏聽到的那個嫵媚勾人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