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332、老婆,你受委屈了

字體:16+-

332、老婆,你受委屈了

聽著念謠這番據理力爭的話,同事們紛紛點頭表示理解,換做是誰也不會就這樣算了,一定都會本能的想弄清楚文件為什麽會憑空消失。

而羅勝軍眼看著念謠的言辭得到員工們的認可,他則繼續指責:

“念小姐,你想給自己一個交代這沒有錯,但是你總不能為了自己而損害整個公司的利益吧?你難道不知一個公司的後台網意味著什麽嗎?”

“我知道羅總你在擔心我會泄露集團後台機密,但我之前找您的時候已經說過,我隻想看我電腦裏丟失的文件到底去了哪兒?”

“荒唐!”羅勝軍越發沒有耐性的暴躁起來,指著念謠,加以指責,“偌大的LZ,數千台電腦在運作,你就為了你自己電腦裏一份文件要破壞所有的數據,不覺得自己太自私了麽?”

“念小姐,我看你明擺著就是找借口要偷竊我們LZ後台機密,不然怎麽那麽巧,你居然是個黑客!你口口聲聲要捉公司內鬼,我看你自己才是那個內鬼!刻意製造文件丟失的事情不過就是一個由頭,好讓你可以有借口窺探公司後台!

“羅總,你怎麽可以這樣不分是非,顛倒黑白?”聽見羅勝軍如此冤枉她,念謠頓時不能接受,並且轉眼看見羅勝軍後麵走來兩個穿著警服的執法人員,

“你是念謠吧?我們接到報警,說你非法竊取商業機密,現在請跟我們走一趟,接受調查!”執法人員秉公辦事的亮出證件後,上前要把念謠帶走,卻在這時……

“慢著!我看誰敢動她!”

驀然,一道淩厲霸氣的聲音突然降臨在LZ項目部,打斷了執法人員要帶走念謠的舉動。

而聽聞那熟悉的聲音,正滿心冤屈和不安的念謠倏爾心頭一緊,頓時充滿希望的轉過頭去,果然就看到自己最熟悉的那道挺拔英姿,正高貴如王般的走了過來。

他,便是她最親密的愛人,厲薄延!

“厲……厲少!”而方才還氣焰囂張的羅勝軍看到厲薄延突然來到,頓時麵露慌色,連忙迎上前幾步,緊張的問“厲少您,您怎麽突然來了?”

“聽說LZ出現內鬼,難道我不應該來看看?”厲薄延銳利如刀的目光落到羅勝軍臉上,頓時令羅勝軍頭冒冷汗,他連忙解釋說“厲少,這件事情我正在調查。”#@$&

“是麽?那現在,是已經有結果了?”厲薄延如此質問時,淩厲的目光看向要把念謠帶走的兩位執法人員。

隨之,他錚亮的皮鞋抬起,鏗鏘有力的一步一步走到了念謠麵前,先向兩位執法人員問道:“同誌,請問你們,確定搞清事情真相了麽?”

“我們是接到舉報說這裏有人利用黑客技術非法切入LZ集團的網絡後台,實行竊取商業機密,所以我們秉公辦事,先把嫌疑人帶回去,之後我們會進行詳細取證和調查!”

“嗬!嫌疑人?”厲薄延幽冷的笑了下,咀嚼著執法人員對念謠的這個稱呼,再轉過頭看看跟在身後的那個一臉慌張的羅勝軍,和整個LZ項目部充滿好奇和質疑的員工們。

最後,他才將目光,終於落到了念謠臉上,看著她黑白分明的皓眸也望向她,眼神裏有委屈亦有不安的樣子,他目光沉了沉,於是下一秒,忽而對她開口:“對不起老婆,讓你受委屈了!”%&(&

“什麽?老婆!”

“這什麽情況?念謠和風行國際大總裁到底什麽關係啊?”

頓時,隨著厲薄延的一聲“老婆”喚出口,整個項目部大廳都沸騰了,尤其是聽見厲薄延接下來的話:

“我知道,你想揪出公司內鬼,為我分擔一些事,但也應該先跟老公打聲招呼吧?畢竟,LZ屬於風行國際旗下,這一點,大家都還不知道呢!”

“天呐!LZ屬於風行國際,這什麽意思啊?”

“好像意思是,LZ和風行國際是一家,厲先生才是LZ真正的大老板?”

整個項目部又因厲薄延的話而轟動了,這次,就連念謠也被震懾到了,她撐大清澈的眼眸,萬般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人,壓低聲問他,“薄延,你說的是真的麽?”

“我騙過你麽?”厲薄延對她茫然的樣子微微彎了下嘴角,繼而上前把她從剛剛要把她帶走的兩個執法人員身邊拉到了自己臂彎裏,大手摟緊她的薄肩,然後附在她耳邊低聲說:

“謠謠,剛剛讓你受驚了,有什麽疑問,我回去再跟你解釋”

對她說完,厲薄延就淩厲如王的看向全場錯愕的人,然後鄭重其事的宣告:

“沒錯!LZ背後真正的主人就是我,風行國際總裁,厲薄延!之所以這些年一直沒有公開這個真相,是因為我不希望LZ,被大家貼上風行國際隸屬的標簽,LZ本身就是一個成熟的企業,一個完整的存在,所以,它不應該作為一個附屬品的存在,而是應該擁有,它獨立的靈魂!”

“啪啪啪……”隨著厲薄延這番鄭重的宣言落下,全場項目部員工都不由自主的鼓起掌來,從沒有一刻,大家覺得身為一個LZ員工是如此榮幸,卻就在此刻,因為聽到LZ真主的這番鏗鏘有力發言,大家都不約而同的鬥誌澎湃起來。

LZ不應該是一個附屬品,而是應該有它獨立的靈魂,厲薄延這句話也震撼到了身邊的念謠,她默默望著他,目光裏潛藏著感動的光,因為厲薄延這句話,對她更有不一樣的意義。

“好了,現在,我們就言歸正傳!”厲薄延一番正主宣言落下後,開始辦正事兒了,於是目光一轉,就鎖定了那個正要悄悄逃跑的羅勝軍。

“羅總,不是要抓內鬼麽?去哪兒啊?”

“沒沒沒,沒要去哪兒?”羅勝軍聽到厲薄延淩厲的聲音,慌忙止住要逃離的腳步,趕緊回過頭來,此刻腦門子上已經鋪滿了汗珠,從厲薄延突然來到喊出念謠那聲“老婆”開始,羅勝軍就已經雙腿發軟預感不祥了。

不過現在想躲,也已經來不及,因為厲薄延緊接著就命令道:“既然大家都這麽關注念謠電腦裏文件丟失的真相,那不如我們現在就在這裏給大家一個真相,來人,把我太太電腦裏的所有文件還原,並找出刪除和走向記錄!”

“是!”隨著厲薄延的一聲命令,他身後帶來的專業人士直接上前拿起了念謠的筆記本到一旁開始熟練操作起來。

實力護妻

“厲少!這怎麽可以?這麽多人在看著,您就不怕公司機密泄露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