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378、她被阻隔在紐約

字體:16+-

378、她被阻隔在紐約

美國紐約,

十幾個小時後,念謠抵達紐約,一下飛機她就直奔K集團附近的某咖啡廳,來之前,顧漫妮在南城已經幫她約好了K集團的威廉。

所以她人一到,就直奔目的地,因為此行,就是為了說服威廉不要給陸妍熙作證。

於是轉而,念謠就在K集團附近的咖啡廳裏等到了K集團的威廉,這個高鼻梁大個子的老外,之前他們已經見過,便是簡單寒暄後,念謠直接道明來意:

“抱歉威廉先生,冒昧來打擾,就是為了T項目版權的事情,陸妍熙說T項目方案在我給顧總監審看之前,她已經提前給您看過了,但不管您相不相信,我必須說,這套方案一點一滴都是我親手設計的,隻是不知道陸妍熙是什麽時候把它盜走,我竟渾然不覺,”

“stop!”威廉對於念謠的說辭表現出反感,並抬手打斷她道,“念小姐,我不是法官,所以我也沒興趣判斷你們到底是誰盜用了誰的方案!”

“既然您都說了您無法判斷我們誰是盜竊方案的人,那麽威廉先生,您為什麽還要答應給陸妍熙當證人呢?”念謠也不由犀利的問了句,這話,頓時讓威廉表現出不悅,

“念小姐,你這麽遠跑來,就是為了質問我的麽?”

“不!當然不是!”念謠連忙放緩語氣解釋道:“威廉先生,我來就是想要請您,在沒有弄清事實真相之前,請不要站在我們其中任何一方,因為我隻想要一個公平!”

“我隻是就事論事,T項目方案,的確是陸妍熙陸小姐第一個把它展現出來的,所以我答應陸小姐給她作證人,也隻是會到場把我所見到的說出來而已,我並不認為這是對念小姐的不公!”

“當然,如果念小姐所說都是真的,你自然也有維權的權利,隻不過,如何證明方案是你的原創,就不能僅憑你的口頭爭辯了!”

“那我要怎麽做?你們才肯相信我?”念謠頓時在威廉後麵一句話中看出希望,於是下一刻,就聽威廉道:

“這樣吧念小姐,我看你很有誠意,那就給你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我們K集團正好最近還要研發一個新項目,K集團投資LZ的T項目,方案的確做得很完美,也符合我們老大要新研發項目的標準,所以如果你願意,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讓你加入我們新項目研發團隊。”

“如果你在這次創作中,能拿出像T項目那樣無懈可擊的方案,得到我們項目部老大的肯定,到時候,我自然也就相信了念小姐有這個能力創作出T項目,並且,如果你的方案足夠出色,那麽我們研發出的項目也將給LZ冠名,到時候,就算不打官司,我們K集團,也會出麵給念小姐證明清白!”

“威廉先生此話當真?”聽完威廉這番話,念謠頓時眸光一亮,仿佛看到了曙光,而威廉則是肯定的點頭,繼續提出要求,

“我說的都是真的,但要求是,你必須來我們K集團項目研發組,接受七天封閉式創作,也就是,這七天裏,你不能與外界聯係,以免泄露機密!”

“好!”對於威廉提出的要求,念謠想也沒想的爽快答應,滿心,隻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卻沒發現,威廉看到她接受他提出的七天封閉式創作的一刻,眼睛裏一閃而過的陰謀。

於是,念謠就這樣留在了紐約,在K集團大廈裏,某間辦公室中,開始了封閉式的七天創作,而在這之前,她給厲薄延打過電話,結果他手機一直是無人接聽的狀態,她最後也隻能給他編輯了一條信息發過去,發完信息後,手機也被威廉收走了。

她這才意識到,七天封閉式的意義,就是與世隔絕!

而此時的南城,厲薄延剛去醫生辦公室找醫生了解了一番爺爺的病情,聽醫生告訴他,要他隨時做好後事準備的一刻,他心裏最後的希望也破滅了,想到爺爺這次是真的就要永遠離開他了,他的心,無比沉痛。

帶著如此沉重的心情回到病房,見爺爺還在睡著,他便拿起落在爺爺病床邊的手機,走出病房想給念謠再打個電話過去,結果拿起手機才看到念謠剛剛給他打過好幾個電話,都被他漏接了,他連忙撥回去,結果念謠已經關機。

孑身一人在國外的她居然關機了?這讓厲薄延心頭頓時不安,好在,他掛掉電話時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念謠已經給他發來過一條信息,內容是:

“薄延,我在紐約一切都好,請你放心,此次來,就是為了找威廉先生,讓他幫忙還我清白,而他答應要給我機會證明自己,所以接下來一周,我要暫且留在紐約接受一次考驗,期間可能不方便和你聯係,詳細的事情等我回去再告訴你,總之你不要擔心,我一定會照顧好自己,勿念!”

厲薄延看完念謠這條信息一顆心繃得更緊了,他不知道念謠所指的接受考驗是什麽,而且她說接下來一周可能都不會和他聯係,這到底是什麽情況?

厲薄延越想越不安,反複給她再撥去電話始終都是關機。

搞不清狀況的厲薄延,最後隻好打電話給顧漫妮,畢竟念謠是去紐約找威廉,而威廉是顧漫妮的同事,她應該會了解情況,果然,厲薄延打去電話後,顧漫妮很快又趕來醫院,當麵對他解釋道:

“阿延你不要擔心,威廉不會傷害念謠的,隻是念謠想證明自己的清白,而威廉看在我的麵子上也想給她一個機會,就介紹她進了我們集團核心項目組,要她參與新項目的研發,如果念謠能夠拿出讓我們K集團項目部老大滿意的方案,真正讓所有人看到她的能力,到時候,不僅是威廉,我們K集團也會開證明,為念謠證實清白。”

“原來是這樣!”聽著顧漫妮的解釋,厲薄延這才稍稍鬆了口氣,但還是有點懷疑的問,“那為什麽念謠在短信裏告訴我,她接下來一周可能都不會和我聯絡,而且她手機也關掉了!”

“這是因為這個項目組,每次進行新項目研發的過程中,都要搞封閉式創作,以防研發過程中泄露機密,所以念謠這次,應該至少一個禮拜不能跟你聯係!”

顧漫妮再度解釋,看著厲薄延眉頭不展,她滿腹心機的鳳眸轉了轉,隨之不由試探的問,“那,阿延,我們要為爺爺假辦婚禮的事情,你告訴念謠了麽?”

“沒有!她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沒有接到。”厲薄延有些沮喪的道,隨之疲憊的靠向走廊牆壁,這也是現在最令他苦惱的事情。

為了爺爺,他被迫答應和顧漫妮假辦婚禮,而這個時候,念謠還身在異國他鄉,且為了證明自己清白,她加入了K集團封閉式的項目研發,這就意味著,他將沒有機會告訴她,他很快就要和顧漫妮舉行婚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