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382、勢必奪回愛妻

字體:16+-

382、勢必奪回愛妻

轉眼兩天過去,厲薄延還是沒有找到念謠,整個南城,幾乎已經被他翻遍了,絲毫沒有她的音訊。

派出去的人一批批都回來告訴他沒有念謠的下落,兩天兩夜沒有合眼的他,已經快要瘋了。

顧漫妮來到的時候,就看到被他扔的滿地都是的文件,她走進來,一份一份的幫他把文件拾起放到桌上,才溫聲開口:

“阿延,你別著急,念謠隻是一時誤解才會躲著你,等她氣消了就會自己回來,到時候我再跟你一起對她解釋。”

“等她氣消了?”一聽顧漫妮這話,厲薄延更是劍眉一豎,鬱悶的瞪著顧漫妮,

“我都沒有機會當麵跟她解釋,她現在心裏肯定認定了我是真的和你舉行婚禮,真的背叛了她,她一定恨透我了,怎麽可能消氣,怎麽可能?”

厲薄延忍不住心裏的抓狂,對顧漫妮麵紅耳赤的吼,看到他眼裏的憤怒,顧漫妮眼眶紅了起來,

“所以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為了完成爺爺的心願,我就不會和你演這場戲,念謠也就不會誤會,更不會讓你找不到她,說到底都是我的錯,我的錯……”

“夠了!”聽到顧漫妮的聲聲自責,厲薄延不耐煩的打斷她,頹然的跌坐到椅子裏,扶住額頭,聲音裏都是疲憊,

“漫妮,我沒有怪你的意思,我知道你都是為了爺爺,可念謠她躲起來讓我找不到,我一天不能對她解釋清楚,她就要多痛苦一天,一想到她躲起來一個人難過,我的心,就好像一點點在被撕裂。”

看著厲薄延雙手抱住頭,那般痛苦無助的樣子,顧漫妮咬住紅唇,鳳眸裏襲過嫉恨。

這一刻才意識到,念謠在厲薄延心裏的位置,遠遠超乎了她的想象。

她多希望,念謠就這樣永遠消失了該多好!她相信時間,會淡化一切!隻要念謠不再回來,遲早,她顧漫妮會取代念謠在他心裏的位置!

然而就在顧漫妮心裏剛剛冒出這個憧憬的一刻,辦公室門被敲響,顧漫妮轉身就看到是厲薄延的特助文權匆匆走進來匯報道:

“總裁,念小姐找到了!”

“真的?”

聽到文權帶來的消息,前一秒還萬般疲憊靠在椅子裏的厲薄延騰地一下站了起來,深眸裏頓時溢出強烈的希望之光,迫不及待的問:“她現在在哪兒?”

“穆景墨的私人遊輪上!”文權果斷的回道,就看見厲薄延擰起眉頭,咬牙啟齒,“果然是他!”

其實,在找不到念謠的這兩天裏,厲薄延設想過無數次,也許又是穆景墨趁火打劫把念謠帶走了。

所以他去過穆景墨的家也去過他的公司,但都沒有看到穆景墨,於是他這幾天在找念謠的同時也在找穆景墨,可翻遍了整個南城,也派人去了念謠和穆景墨曾經一起生活過的溫哥華,卻都沒有穆景墨和念謠的半點消息。

現在終於知道了,原來穆景墨這兩天,都把念謠藏在汪洋大海之上!

想到這,厲薄延攥緊拳頭,當即對文權命令道,“鎖定穆景墨的位置,立刻安排直升機!”

“是,總裁!”文權領命,即刻轉身出去執行。

厲薄延也一把抓起外套就要動身,而顧漫妮站在一旁聽到文權剛才帶來念謠消息的那一刻開始,她原本充滿憧憬的心已頓時墜入低穀。

她知道隻要一有念謠的消息,厲薄延就一定會想盡辦法再把念謠帶回來,這樣的結果,重來都不是她想要的。

“漫妮!”而就在顧漫妮陷入萬般失望中的一刻,麵前響起厲薄延幾乎命令的聲音,“你跟我一起去!”

“我?”聽到厲薄延這個決定,顧漫妮覆滿心機的鳳眸裏浮現濃烈的詫異,但下一秒她就明白了他要她一起去的用意,隻聽厲薄延不容她拒絕的道:

“漫妮,我不希望念謠再多誤會一秒,關於我們的婚禮,所以就辛苦你一趟,跟我一起去,見到她,我們就第一時刻,當麵跟她解釋清楚!”

所以,他要她隨同一起,就是為了幫他挽回他的心愛之人,意識到此,顧漫妮鳳眸裏暗暗掠過一抹怨恨,可擅於偽裝的她,是不可能在厲薄延麵前表現出一絲不願的,便隻能點頭,答應道,“好,阿延,我跟你去!”

見顧漫妮點頭,厲薄延也不再遲疑,大步走出辦公室,氣勢洶洶的每一步裏,都是勢必奪回愛妻的決心!

彼時,海上緩慢遊行的一艘私人遊輪,念謠正站在甲板上吹著海風,思緒幽幽。

海風吹亂她的長發,搖曳她的裙擺,站在甲板上的她,透著憂傷的美。

而身後,那雙黑曜石般的眸子默默看著她良久後,還是忍不住來到她身後,低啞如斯的嗓音緩緩開口:

“丫頭,跟我走吧!不管是回去溫哥華,還是去世界任何地方,我隻想讓你忘記南城所有的不快,重新開始!好不好?”

“我不能就這樣走!”然而,念謠卻毫不猶豫的回答,隨之轉過身來,愛憎分明的目光看著來到身後的穆景墨,忽而要求道:

“讓我回去吧?我不能一直這樣逃避,所有的事情,都該有個結局。”

“什麽結局?難道厲薄延跟那個女人舉行婚禮還不是最糟糕的結局麽?丫頭,你為什麽一定要回去讓自己傷痕累累才甘心?”

“我是要回去跟他離婚的!”念謠脫口而出這個決定的一刻,清澈眼眸裏覆上一層悲傷,隨之斂下眸子幽幽道:

“我想了想,他跟顧漫妮從小一起長大,如果那是他最終的選擇,我願意成全他們。”

“如果是這樣,你更不必回去麵對他們,離婚的事,我會幫你請律師全權辦理,你完全沒有必要再回去見他……”

“穆景墨!”念謠阻止了穆景墨一心不想她再見厲薄延的話,其實這兩天,他一直在想盡辦法把她留禁在這裏,她知道他心裏想的什麽,於是頓了頓,還是不得不把說出心裏說出來:

“我知道你擔心我,可我是個成年人,你要相信我能夠處理好這件事,而且,就算我離開他,也不可能再和你一起走。”

“還有,穆景墨,我早就看出喬雨歌她很愛你,你與其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還不如好好珍去惜她,她真的是個好女孩……”

“別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