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386、他可能會失憶

字體:16+-

386、他可能會失憶

南城市醫院裏,經過十幾個小時的搶救手術後,厲薄延被推入ICU監護病房。

醫生說,因為受擊部位靠近顱腦大動脈,導致失血過多,雖然暫時止住血了,但還沒有脫離生命危險,隨時,他都有可能再也醒不過來!

聽到醫生這番話,念謠在ICU病房外,整個人虛脫的倒在了地上。

“丫頭!”看到她倒在地上,一直默默守在她身後的穆景墨上前要扶起她,可念謠抬眸看到他這張臉,就頓時滿目的憎恨,

“穆景墨,你這下滿意了是麽?”

“丫頭,我知道我現在說什麽你都聽不見去,但以他的伸手,以一敵十也不足以讓他受這麽重的傷,這隻是一個意外……”

“住口!”念謠嘶聲打斷穆景墨努力想為自己辯解的話,用她充滿憎恨的目光瞪著他,咬著牙說,“我不管這是意外還是什麽?我就要他好好的活著,要是他真的有個一差二錯,穆景墨,我會恨你一輩子!”

念謠顫抖著,加重那個“恨”字,隨之用盡力氣的推開穆景墨,嘶喊著,“你給我走!走啊!”

悲憤的驅趕著穆景墨,念謠就費力的站了起來,重新走到ICU病房門口。

隔著一道生死之門,她悲痛的感受著心愛之人此刻在這扇門內所承受的生死之痛!什麽叫痛徹心扉,這一刻,她才痛徹痛惡!

而穆景墨站在她身後,默默攥緊拳頭,遠遠的看著她,再也不敢輕易靠近。

他相信她剛剛說的那句話,如果厲薄延這次真的不能安然無恙的醒來,她一定,會用一輩子的時間來恨他,永遠不會原諒!

這一刻,他突然在心裏默默問自己,“穆景墨,這真的,是你想要的結局麽?”

幾個小時後,這些日子一起去國外的莫晟和厲羽琪終於聞訊趕回來了,而穆景墨看到有厲羽琪和莫晟陪著念謠,他這才獨自黯然的離開。

他知道,念謠現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他,而他,也沒有勇氣繼續看著她為另一個人痛不欲生,更沒有勇氣,麵對她的憎恨!

於是穆景墨離開後,接下來的四十八個小時,念謠,顧漫妮,厲羽琪和莫晟一直守在ICU外,每個人的心弦都繃得緊緊,隻因那道生死之門裏麵的人,對他們任何一個來說都是尤為重要的。

尤其是念謠,她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心裏祈禱,祈禱著上天,不要把她最愛的人奪走,無數遍在心裏對他呼喚:

“薄延,不要丟下我,薄延,我愛你,健健康康的回到我身邊吧,讓我用餘生,好好愛你,好好珍惜你!”

也許,上天真的聽到了她內心的祈禱,也或許,是他真的聽見了她的呼喚,四十八個小時後,ICU裏傳出醫生帶來的消息:

“厲先生脫離生命危險了,馬上就可以轉入普通病房!”

“醫生,是真的麽?”看到醫生走出來通知家屬,念謠第一個衝上前抓住了醫生的手緊張的問,“我丈夫他醒了?他真的沒事了?”

“是的,厲先生剛才醒了一陣,不過因為止痛藥的緣故,這會兒又昏睡了過去,等藥效一過,他還會醒過來的,但是……”

醫生的話頓了頓,臉上又露出沉重之色,頓時讓念謠剛才燃起希望的心又緊張的提了起來,“醫生,但是什麽?”

“是啊醫生,有什麽你就直說吧,我哥他到底怎麽樣了?”厲羽琪也在一旁緊張的追問。

醫生這才隻好把可能存在的情況告知,“是這樣,因為病人大腦受創嚴重,所以,就算醒來,也不排除,失憶,或者變成植物人,癡呆等種種不幸的可能,你們要做好心理準備。”

“念謠!”

聽到醫生這番預測的話,念謠頓時又差點倒下去,幸好莫晟快一步上前把她扶了住,看著她滿臉慘白的樣子,莫晟連忙安撫她,

“念謠你不要太擔心,醫生隻是說有可能,但那種幾率也是微乎其微,薄延他身強體壯,一定可以相安無事的挺過這一關!”

“對!我哥一定可以的,他一定會沒事的!”厲羽琪也在一旁聲音哽咽的祈願。

莫晟一手扶著快要無力支撐的念謠,一手摟過厲羽琪顫抖的肩膀,隻能皺緊眉頭左右安慰,“羽琪,念謠,你們放心好了,老天會保佑薄延的,我們都要有信心!”

在莫晟站在前麵左右安撫著念謠和厲羽琪的時刻,顧漫妮就站在後麵,亦是默默攥緊掌心,咬著唇,這過去的四十八個小時,她的心也無時無刻不在沉痛中煎熬。

多麽擔心,厲薄延再也醒不過來,直到剛剛,親耳聽到醫生出來告訴,他終於脫離生命危險了,她緊張了兩天兩夜的心總算可以鬆了一口氣。

隻是,聽到醫生剛才預測的那些可能性,顧漫妮沉重之餘,卻有一個自私的聲音在心裏暗暗響起,

“阿延,如果老天一定要對你不公,就隻讓你失憶好了,忘了念謠,忘了她給你的所有不快,我們重新開始!”

直到這一刻,顧漫妮心裏還是不能容得下厲薄延對念謠的感情,哪怕,甘心讓他失憶!

轉眼,又是十個小時度過,已經轉入病房的厲薄延,因為藥效的作用,導致他又昏睡了一整夜。

這一整夜,念謠始終坐在他病床邊,一刻也不曾離開的,雙手緊緊握著他發冷的指尖。

還記得,以前他的手總是那麽溫暖,可至從那天在遊輪上他流了那麽多血之後,他的手就冰冷了下來,直到現在,還是這麽冷冰冰的。

她便隻能用她溫暖的雙手緊緊裹住他的大手,嚐試用她的體溫把他重新捂熱,且一整晚,不停在他身邊對他說話:

“薄延,你曾經說,分離,隻是愛情對我們的考驗,所以上一次的分別,讓我們都看清了彼此都離不開對方,那麽這一次的生死,則是讓我更加看清了,無論發生什麽,我都不舍得離開你。”

“還記得你說,想要跟我生一對龍鳳胎,所以我決定了等你醒來,就放下一切,好好在家裏備孕,跟你生一雙兒女,然後我們一家四口每天都幸福的在一起。”

“所以薄延,快點安然無恙的醒過來吧?我愛你,需要你,不能沒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