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394、還她清白

字體:16+-

394、還她清白

在眾人矚目下,威廉走上證人台前,紳士而禮貌的向法庭上所有人介紹了一番自己的身份後,最後說到重點,“我今天站在這裏,就是為了還原事實,給公眾一個真相!”

“真相就是,我重來不曾跟念小姐有任何不光彩的交易,尤其是陸妍熙的錄音,純屬偽造,因為我這裏,有當時念小姐去紐約找我時候的真實錄音。”

威廉說著,替念謠向法庭提交了第一份證據,隨之,威廉手中的錄音筆裏,傳出了念謠上次去紐約找威廉時候的真實對話。

對話中,念謠隻要求威廉不要給陸妍熙作偽證,給她一個公平,而威廉則提出要她參與K集團新項目研發來憑實力說話。

錄音放到這裏時,威廉又提交了第二份證據,“這裏,是念小姐在我們K集團新項目研發過程中的創作,這份方案,是在我們全程監督下,念小姐一個人完成的,並且得到了我們K集團項目部總監的大力認可和讚賞,因此,我們K集團決定,願意以K集團的名義為念小姐作證,證明T項目方案絕非是念小姐抄襲。”

“荒唐!”

聽到威廉連續提交了兩份證據後,被告台上的陸妍熙再也坐不住了,她憤怒的站起來,憤憤的指責威廉,“威廉,你說你的錄音是真的就是真的了?誰能證明你的錄音不是偽造的?”

“我能證明!”

突然,法庭門口,又一道聲音傳了進來,那淩厲的語氣,頓時吸引了法庭上所有人的目光。

尤其當念謠聽聞那熟悉的聲音,頓時轉眸看去,“薄延!”

看到厲薄延竟然被厲羽琪和文權攙扶著走進法庭,念謠也倏爾站了起來,她記得早晨她走的時候他還在病**睡著,怎麽這會兒卻跑來法庭上了,而且他現在還沒有康複好,怎麽可以跑出醫院?

想著這些,念謠已經不受控製的跑下原告席,奔到了被人攙扶著的厲薄延麵前,滿是擔憂的看著他,“你怎麽來了?你現在的傷還沒有痊愈,醫生允許你出來麽?你……”

“謠謠別擔心,我沒事!”厲薄延溫聲打斷念謠的擔憂,大手握住了她的肩膀,目光堅定的看著她道:“我是你的丈夫,在你最需要我的時候,我義不容辭,要為你保駕護航!”

“薄延……”聽到他如此堅定的守護,念謠眸中溢出感動的光,厲薄延寵愛的撫了撫她的臉頰後鼓勵她,“回台上吧,一切有我!”

聽他這樣說,念謠隻好又轉身回到原告台,然後看著厲薄延被厲羽琪和文權攙扶著,走到了證人席上,鄭重其事的開口道:

“大家好,我是厲薄延,原告,念謠的合法丈夫,在這裏,我可以向法庭證明,剛剛,被告陸妍熙提交的錄音,純屬偽造!”

“厲薄延你血口噴人!我才沒有偽造!”被告台上的陸妍熙一聽到厲薄延的指證便立即狡辯起來,厲薄延冷冷的看了死不認賬的陸妍熙一眼後,隨之拿出了一份證明,

“這裏,是陸妍熙在一家私人工作室,修改和偽造錄音的證明,如果法庭有需要,可以現在請工作室的負責人出庭指證!”

“允許工作室負責人出庭!”隨著法官的準許,另一個證人出庭,“法官好,我就是錄音工作室的負責人,大概一周之前,就是這位陸小姐找的我,把一份錄音交給我,按照她的要求進行偽造!”

“沒有!不是我!你做假證!”陸妍熙見工作室人員指認她,當即抓狂的為自己辯解,“我根本沒有見過這個人,都是厲薄延,一定是厲薄延你刻意找來害我的,我是冤枉的,我沒有!”

“陸妍熙,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厲薄延冷冷的笑了下,隨之轉身,犀利的目光落到了另一證人台上的威廉身上,

“威廉先生,現在,是時候,由你向大家進一步還原事實了!”

“好的厲先生!”威廉對厲薄延恭敬般的點了下頭後,再次麵向法官時,微微有些慚愧的開了口,

“其實,念小姐跑去紐約找我,讓我不要給陸妍熙作偽證的時候,是陸妍熙提前告訴我讓我錄音,於是我見過念小姐後,剛剛各位聽到的我手裏這份錄音就被陸妍熙拿走了,不過她不知道,我留了原件,所以,她今天給大家聽到的錄音,都是用我給她的錄音修改過的,我和念小姐之間,重來沒有過任何交易。”

“而且,在這之前,也是陸妍熙主動找我,說要我幫她一個忙,就是讓我說謊,承認在她手裏見過T項目方案,並讓我指認是念小姐抄襲了她的方案,而我之所以肯幫陸妍熙說謊,是因為我們之前有過一夜情,而且這個女人錄了視頻作為要挾,我怕她把視頻給我太太看,才不得已幫她撒謊,陷害念小姐!”

“不,我沒有!我沒有,你們都說謊,說謊……”被告台上,陸妍熙還在拚命的狡辯,然而,威廉還原事實的種種證據和錄音工作室證人的證明,這一切,已讓陸妍熙的狡辯蒼白無力。

有了這些證據和證人,接下來又經過原告律師的一番精彩辯論後,最後秉公無私的法官,一錘定音:

“現在法庭宣判,原告念謠,控訴被告陸妍熙竊取商業版權,惡意損害其名譽,因證據充分,控訴成立!現判決,被告方陸妍熙賠付原告念謠,版權及名譽損害賠償金,一千萬!”

“什麽?一千萬?!”

被告席上的陸妍熙聽到這個判決的一刻,頓時傻眼了,一屁股跌進椅子裏,她做夢也沒想到,原本信誓旦旦勝算在握的官司,會落得這樣的結局!

而這邊,念謠同樣是沒有想到,原本她已經做了敗訴準備,最後卻出其不意的打了一個漂亮的翻身仗,這樣的結果,她可以想象,沒有厲薄延,是辦不到的。

想到這,她含著喜悅的笑容走下了原告席,和剛從證人台上下來的厲薄延,慢慢走向了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