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397、隻為拆散他們

字體:16+-

397、隻為拆散他們

“那走吧念謠,爺爺要出院,你先陪我一起送爺爺回家!”決定答應爺爺出院,厲薄延就拉起念謠的手要一起去見爺爺。

然而卻不等念謠跟他一起進電梯,顧漫妮就匆忙上前攔下,“等等阿延!”

“怎麽了?”厲薄延拉著念謠的手回過頭來,於是就見顧漫妮咬著紅唇露出一臉難為的樣子,但猶豫一陣後,顧漫妮還是對厲薄延提醒道:

“阿延,你忘了,半個多月前,我們剛在爺爺麵前舉行過婚禮。”

顧漫妮這句提醒一出,頓時,厲薄延眉頭深鎖了起來,頓時明白顧漫妮的意思,現在爺爺以為他和顧漫妮才是夫妻,所以,他帶念謠去見爺爺,是不合適的。

念謠在一旁也聽明白了顧漫妮的話意,不禁用一種複雜的目光看向顧漫妮,而顧漫妮注意到念謠看她的目光,則連忙對她解釋道:“念謠,你別誤會,我沒有別的意思,隻是,阿延受傷住院的事爺爺還不知道,隻以為我們是去國外度蜜月了,所以這時候……”

“那你們就去吧!”忽而,念謠開口打斷了顧漫妮的解釋,隨之轉眸對厲薄延道:“薄延,厲佬的身體要緊,你還是跟漫妮姐一起去吧!”

念謠決定著,就拿過了厲薄延提在手裏的袋子,並鬆開了他的手,把他推到顧漫妮身邊去,而她自己則拎著一口袋東西轉身進了電梯。

“念謠!”見她就這樣一個人離開,厲薄延頓覺虧欠的想再拉住她,可顧漫妮卻在這邊拽住了他的手臂,“阿延,爺爺還在鬧著,要不我們還是先過去看一看吧!”

顧漫妮的話,令厲薄延不得不停下了腳步,最後隻能看著念謠獨自走進電梯離開。

而念謠站在電梯裏,看著厲薄延那雙深邃眸中對她露出的抱歉和依依不舍,她隻能彎起嘴角,對他溫柔的笑了下,“薄延,你安心去吧,我在家裏等你!”

念謠說出這句話後,電梯門就在眼前緩緩閉合了,而這扇門把她和厲薄延再度分隔開的一刻,念謠最後又不由看了一眼電梯外,顧漫妮緊緊拉住厲薄延手臂的畫麵。

這一刻,念謠內心也默默意識到了,半個多月前的那場婚禮,對厲薄延來說,隻是為爺爺演一場戲而已。

但對顧漫妮來說,那場婚禮的意義,卻絕非僅僅隻是一場戲那麽簡單!

“阿延,我們走吧,早點送爺爺回家,他心情也能快點好起來。”

看著厲薄延依依不舍的盯著已經緊閉上的電梯門,顧漫妮又在旁邊催促了一句。

厲薄延這才默默歎了口氣,不得不收回目送念謠獨自離開的視線,轉過身,他沒有看顧漫妮,隻是皺著眉頭朝住院部另一個方向的電梯而去。

顧漫妮看到厲薄延心事重重的樣子,不禁在後麵也回頭看了眼載著念謠離開的那扇電梯門。

回想起她剛剛來的時候,還看到兩人手牽著手有說有笑的樣子,這會兒卻因為她的來到,兩人被迫分開。

想到這,顧漫妮滿腹心機的鳳眸裏默默掠過一抹暗芒,沒錯,她的存在,就是為了拆散他們的!

“爺爺!”

轉眼,厲薄延和顧漫妮來到了厲佬的病房,一進門,厲薄延就看到一屋子的醫生護士還有管家傭人圍著病床,大家盡力勸阻著病**正在鬧騰的厲佬。

而厲佬也直到聽見了自己孫子來到的聲音,才停止了鬧騰,看著厲薄延和顧漫妮一起走來病床前,剛才折騰的氣喘籲籲的厲佬捂著胸口,蒼老而憔悴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慈愛的笑容來,

“薄延,漫妮,你們蜜月回來啦!”

“爺爺,聽說您要出院?”厲薄延沒有接蜜月的話茬,莫須有的事情,他實在不想多說什麽,便直接切入主題,試圖勸阻爺爺,

“爺爺,我知道您不喜歡待在醫院裏,可您現在的身體狀況……”

“別說了!我就是要出院,誰都別想阻攔!”

厲佬卻不由孫子勸阻的話說完就態度堅決的打斷道,“薄延,你要是不想看到你爺爺我這樣生無可戀的待在醫院裏倒計時等死,不就讓我回家,要是不同意,就都給我滾!”

“爺爺!”這時候,顧漫妮走上前來,對厲佬溫聲細語的安撫,

“您別生氣,阿延也是為您的身體著想,但是他也不願看到您整天在醫院裏這樣鬱鬱寡歡的,所以我們決定了,現在就帶您回家!但是回家後您一定要聽話,好好吃藥好好吃飯,不能再鬧脾氣了!”

“好好好!爺爺以後啊,都聽我孫媳婦漫妮的!”厲佬隨之拉過顧漫妮的手,臉上露出一副寵愛的笑容。

厲薄延站在一旁,本來還要勸阻爺爺些什麽,但顧漫妮已經替他答應爺爺回家了,他還能再說什麽呢,隻能是皺著眉頭,無奈的歎了口氣,隨之對始終守在爺爺身邊的程管家吩咐,“程叔,安排出院事宜吧!”

一個小時後,厲薄延和顧漫妮陪厲佬回到了厲家老宅,待爺爺一切安頓好後,厲薄延就有點著急想回自己家了,一想到今天在醫院說好一起回家,結果卻讓念謠自己離開,他心裏便始終塞滿了牽掛,迫不及待要快點回去和她團聚。

可偏偏,就在他想要走的時候,卻見爺爺拉住了他和顧漫妮的手,突然的要求道:

“薄延啊,爺爺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在這最後的時間裏,爺爺隻想我們一家人每天在一起,所以從今天開始,你和漫妮就暫且留在老宅住,我們一家人,好好團聚團聚。”

“可是爺爺……”一聽到爺爺讓他和顧漫妮一起留下住的決定,厲薄延頓時不能接受。

而厲佬一聽他說“可是”,就眉頭一皺,臉上露出不悅,“怎麽?薄延,你連陪伴爺爺度過最後的時光,都這麽不情願麽?”

“爺爺,不是不情願,我是覺得……”厲薄延想要為自己解釋什麽,卻怕自己不舍丟下念謠一個人在家的心聲,說出來隻會更讓爺爺憤怒。

而就在他無言以對的時刻,身旁的顧漫妮再度上前,替他對爺爺解釋,

“爺爺,您多想了,阿延隻是怕他工作忙沒有太多時間陪您而已,不過隻要您需要,我和阿延當然是願意陪您一起住了!所以,從今天開始,我們就留下來陪您一起住!”

顧漫妮就這樣擅自做主,替厲薄延答應了爺爺的要求,厲薄延在一旁,頓時劍眉擰緊,對顧漫妮如此的自作主張,心裏騰起極度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