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439、緣分已盡

字體:16+-

439、緣分已盡

“漫妮!”

厲薄延剛從洗手間那邊緩緩走出來,突然聽見一抹熟悉的尖叫聲,他猛地循聲看去,就見到顧漫妮在餐廳門口摔倒的一幕。

於是厲薄延大步走了過來,見顧漫妮摔倒在餐廳入口的二層台階下正費力想要撐起來,他連忙俯下身把顧漫妮扶坐起來,

“怎麽回事?要不要緊?”

“我沒事兒阿延,啊~”顧漫妮搖搖頭,攥緊厲薄延的手臂故作堅強的想站起來,卻又露出一副疼痛不已的樣子說:“我的腳腕好痛,可能是扭傷了,沒法站起來了。”

厲薄延見顧漫妮伸手撫腳腕,露出一臉的疼痛樣子,他不禁皺起劍眉問,“好端端的怎麽會摔倒?”

“是她!是她推顧小姐的,我看見了!”這時候,餐廳一個服務員上前回答了厲薄延的疑問。

厲薄延隨著服務生的回答抬頭看去,這才注意到被圍觀人群擋在後麵的念謠。

“阿延,念謠不是有意的。”而顧漫妮生怕厲薄延沒弄清狀況,忙在一旁刻意解釋,隨之剛才那個服務生又站出來指著念謠道:

“我都看見了,就是這位小姐故意把顧小姐推倒在台階下的。”

而看著顧漫妮和那個服務生的一唱一和,念謠站在原地皺緊秀眉,總算明白什麽叫死在證人手裏了,她剛剛分明就隻是輕輕推了一把想要顧漫妮別擋路而已,根本就不是故意把顧漫妮推倒,更沒想到顧漫妮會摔在台階下。

但是此刻,看到厲薄延皺著眉頭看向她,那種質問的目光,卻頓時讓念謠一點都不想為自己解釋了,反倒是諷刺一笑,“對,我就是故意把她推倒的,厲薄延,你心疼了是麽?”

看著念謠自己承認,厲薄延眉心擰的更緊了幾分,這樣的念謠,隻讓他覺得陌生,但他卻也什麽都沒說,隻是收回目光,雙手握住顧漫妮的兩隻手臂想把她扶起來,

“啊,不行,好痛!”然而顧漫妮卻仍舊一臉的疼痛難耐,無助的對厲薄延搖著頭說,“阿延我不行,我真的站不起來了,我可能是骨頭斷了。”

見顧漫妮一臉的疼痛和無助,厲薄延於是心一橫,直接把顧漫妮抱了起來,“我們去醫院!”

他皺著眉頭說完這句話就抱著顧漫妮直接往外走,在路過念謠身邊的一刻,腳步有那麽一瞬的遲疑,但是看到念謠那張布滿冷漠的臉,他卻頓時寒了心,最後看她的那一眼裏充滿了失望,於是不再看她,厲薄延抱著顧漫妮大步走出了餐廳。

而念謠佇立在原地,轉頭看著厲薄延抱著顧漫妮走出去的一幕,她咬住唇瓣,眼底再次泛起霧光,心裏有個悲傷的聲音在默默的問:“厲薄延,你說過你心裏除了我,承載不下其他任何女人的,原來,一切都是謊言,都是欺騙!”

“丫頭,你沒事吧?”直到,穆景墨低沉的關懷聲又在耳邊響起,才將念謠悲傷的思緒拉回,但她沒有回頭看穆景墨,隻是搖了搖腦袋,麻木的走出餐廳。

穆景墨默默歎了口氣,隨之追著她的腳步也走了出去。

“丫頭,上車吧,我送你回家!”走出餐廳,穆景墨大步追上念謠,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想把她拉上車,然而念謠卻再次用力抽回了手,用請求的口吻對穆景墨要求:

“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好麽?”

“可是丫頭,這麽晚了你……”

“求你了!”念謠再次懇求,不由穆景墨拒絕,轉身就一個人走開。

“丫頭,丫頭!”而穆景墨追出幾步最後還是停了下來,她已經求他了,他還這樣死纏爛打隻會讓她反感,畢竟,他不想讓她討厭他。

無奈,穆景墨就隻能站在原地,默默目送著念謠單薄的身影在璀璨的城市夜幕下孤單的走遠。

穆景墨心裏很清楚,念謠想要一個人平靜,完全是因為她的心,就在今晚和厲薄延重逢的一刻再次被攪亂了。

而此刻的厲薄延,內心又何嚐不是淩亂不堪的,他在送顧漫妮去醫院的一路上,腦海裏都是念謠今晚表現出的冷漠樣子,他覺得她真的變了。

不再像過去那樣溫柔,而是變得渾身長滿了刺,時時刻刻都那樣咄咄逼人,甚至她還出手把顧漫妮推倒害顧漫妮受傷,這樣的她,連曾經的柔軟善良都消失不見,隻讓他感覺如今的念謠,越來越陌生,越來越遙遠!

“醫生,她怎麽樣了?”直到陪顧漫妮來醫院檢查完,厲薄延才抽回思緒詢問醫生顧漫妮的情況。

“從片子上來看沒有明顯的骨折跡象,隻是腳腕韌帶輕微扭傷,需要多休息,過幾天就應該能恢複自如了!”

“謝謝醫生!”厲薄延這才鬆了口氣,回過頭來詢問坐在椅子上的顧漫妮,“漫妮,現在怎麽樣?還那麽疼麽?”

“好點了,謝謝你阿延。”顧漫妮一臉溫柔的說著,見厲薄延仍是眉頭不展的樣子,就刻意提到,“阿延,你不要怪念謠,也許她隻是誤會我們所以一時衝動,”

“對不起!”厲薄延突然為之道歉,“不管怎樣,事因我起,是我害了你!”

“阿延你千萬別這樣說,我不會怪你也不會怪念謠,反倒因為對我的誤會,導致你們分手,我心裏一直都很自責,所以每次見到念謠我就想解釋,可她總是不肯給我解釋的機會,”

“以後不必再解釋了!”厲薄延打斷顧漫妮費盡心機的話語,隨之告訴她,“我和念謠分手不是因為你,隻是我和她,緣分已盡!”

聽到厲薄延親口說出這樣的話來,顧漫妮鳳眸裏暗自欣喜,這正是她一直以來都想看到的一幕,不管是為了什麽,終於等到了他主動的放棄,她也總算是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然而在顧漫妮的暗自欣喜下,厲薄延剛毅的眉宇間卻暗暗沉重,沒人能了解,當他說出和念謠緣分已盡如此絕望的話語時,他的心,有多麽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