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453、穆景墨出事

字體:16+-

453、穆景墨出事

而念謠聽到顧漫妮說起厲佬病重時,她心裏也驀然的複雜起來。

那個人,是害死她爸媽的凶手,她本該巴不得他早點死,好去給她父母償命的,可是,此刻看到厲薄延眼底浮現的沉痛之色,她卻一點快感都沒有。

這才默默發現,把複仇的快意建立在他即將失去親人的痛苦上,對她而言,真的很難。

也是因此,念謠感覺現在不是對他揭穿顧漫妮的時候,於是念謠什麽也沒再說,隻是深深看了厲薄延一眼,然後從他身邊走過。

厲薄延隻能看著她擦肩而過,默默的克製著自己,因為顧漫妮提起爺爺,就讓他又想起了,他和她,已經不可能再在一起。

而顧漫妮站在厲薄延身邊,看著他目送念謠離開的那種充滿眷戀的目光,她不由暗暗的攥緊雙手,滿腹陰險的鳳眸裏盡是不甘。

多希望,昨天在那個廢棄的工廠裏被高空墜物活活砸死的人是她秦念謠,可偏偏陸妍熙這個倒黴蛋卻成了替死鬼!

不過也好,陸妍熙死了,也就死無對證了,她秦念謠就算拿著她的手機,單憑一個死人的錄音也不能拿它怎麽樣!

但念謠卻並不甘心,她開車離開墓園的一路想了很多。

雖然陸妍熙死的很意外,但如果不是因為顧漫妮背後設計一切,陸妍熙昨天也不會把她約到那個廢棄的工廠然後意外喪命。

念謠現在還記得陸妍熙昨天死之前口口聲聲說要拿到足夠的錢過全新的生活,結果她全新的生活卻是去了另一個世界。

想著陸妍熙的悲慘,念謠更加堅定不能讓陸妍熙就這麽不明不白的死了,於是她回到公司就吩咐秘書,

“王娜,通知董事會還有鴻氏集團鴻總,昨天的會議改到今天!”她還是要把陸妍熙的罪證拿出來讓所有人知道,然而下一刻,卻聽秘書告訴她,

“秦總,鴻氏集團鴻總恐怕來不了了!”

“為什麽?”

“因為鴻總兒子出事了!”

“你說鴻世豪?”

“是啊秦總,您一定沒看今天的新聞吧,鴻總兒子被人打傷扔進海裏,幸好被人發現及時送到醫院搶救,但現在還沒有脫離危險期,而且,凶手已經找到了,就是,穆先生!”

“你說什麽?”聽到秘書告訴的這番,念謠頓時震驚的站了起來,不敢置信的追問秘書,“你說凶手是誰?”

“穆先生,就是,秦總您的朋友,穆景墨!”

轟!

聽到這,念謠頓時覺得頭頂一聲巨雷,整個世界都暗了下來。

她突然回想起幾天前的事情,

那晚鴻世豪喝醉闖入她辦公室裏把她捆綁起來撕碎她衣服,是穆景墨及時趕到打倒了鴻世豪然後把她帶走,隔日早晨穆景墨就告訴她,要她當做沒有見過鴻世豪,還說一切交給他處理,他一定會讓傷害她的人付出代價。

想到這,念謠再也安耐不住,她匆忙離開公司就來到警局,一番打探後得知,穆景墨正被關押審訊,案件還在進一步調查中,不允許探視。

於是念謠隻能來找穆景墨的助理代維,這才從代維口中得知了穆景墨為她做的事情,

“秦小姐,穆先生那天晚上在你辦公室把鴻世豪打暈後,吩咐我去把鴻世豪帶走了,我把人帶到了遊輪上,第二天鴻世豪酒醒了在遊輪上大鬧,還揚言說絕不會放過你,一定要毀了你的名譽。”

“所以穆先生就在遊輪上把鴻世豪狠狠教訓了一番,可是沒想到鴻世豪會突然自己跳海,當時穆先生本來想救他的,但是穆先生跳進海裏也沒有找到鴻世豪人影,還以為他沉進海底死了。”

“結果就在昨天晚上得知鴻世豪被人在海邊發現送進醫院,而穆先生緊接著就被指控蓄意殺人被警方帶走了!”

“怎麽會這樣?”

聽完代維告訴的這番,念謠愕然的差點站不穩,她怎麽能想到,穆景墨居然為了給她出氣整出人命來。

雖然鴻世豪跳海後沒有死,但現在人還在醫院搶救,不管是死是活,穆景墨這次都難逃法律製裁了。

“不!我不能讓他坐牢!”想到這,念謠逼自己振作起來,她決不能就這樣眼睜睜看著穆景墨為她而坐牢,於是她轉身就走,很快來到醫院。

等她來到時,聽說鴻世豪剛出手術室,但還沒有脫離危險期,於是她輾轉找到了鴻世豪的父親,鴻氏集團總裁鴻政。

然後她把那晚鴻世豪闖進她辦公室做的一切都講了出來,結果鴻政聽完她的話,卻頓時更為憤怒,“原來是你!是你害我兒子現在變成這樣的!”

“鴻總,鴻先生會變成這樣隻是意外,他那麽傷害我,我朋友穆景墨也隻是想為我出一口氣,結果沒想到鴻先生會自己跳海。”

“不可能!有人親眼目睹是穆景墨把我兒子打傷後丟進海裏的,他就是想要讓我兒子死!都是因為你這個女人,我早知道你這個女人就是個禍水!”鴻政咬牙切齒的指著念謠,氣憤之下說出更多念謠不知道的事,

“當初就是你,為了要讓我們鴻氏集團投資跑去公司遇到我兒子,我兒子貪圖美色招惹了你,當天晚上就被風行國際的厲總給打了,結果第二天我還要去給厲總賠不是道歉,為了不得罪厲總,才答應給你投資三千萬!”

“什麽?你是說,投資的事情,是厲薄延要求的!”念謠頓時因鴻政說出的事情感到意外,直到這一刻,她才知道鴻氏集團的投資原來是厲薄延在背後幫她爭取到的。

而鴻政也沒心情對她解釋更多,想到自己兒子鴻世豪現在生死未卜,他恨不得殺了念謠,便憤怒的決定,

“告訴你,三千萬的投資我現在就要撤回來,而且發布會上的事情我還要告你違約,所有後果你自己承擔,還有,那個穆景墨,我一定要讓他把牢底坐穿!”

“鴻總,您不能這樣!投資我可以不要,但穆景墨他是為了我,而且是您兒子先來傷害我的,如果我報警把那晚的事情說出來,您兒子也是要承擔法律責任的!”

“嗬!威脅我?”鴻政頓時被念謠垂死掙紮的話更為激怒,“好啊,你想告就去告啊,看看警察能把我兒子怎麽樣?”

“好,既然鴻總您是這樣的態度,那我隻能交給法律來解決!”念謠看清了鴻政強硬的態度,意識到和解無望,那她就隻能用法律,來為穆景墨爭取一線生機了!

什麽投資,什麽名譽,此刻都不如穆景墨安然無恙重要,因為她不能看著那個愛了她多年的男人到最後什麽也沒得到,反而是毀了自己的大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