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襲農民工
字體:16+-

第43章 尋車之路

話說小舅子趙軍獨自一人開車進城賣金回來,車上沒有助手也沒武器。車子路過一處叢林的拐彎處,再往前半公裏就是琳達所在的村子,此地距離我們的工地也不是很遠。趙軍遠遠地就看到前麵有一棵大腿般粗被人新砍倒的樹橫亙於大路中央。他掛了空擋,拉起手刹,車子也沒熄火,下車欲搬走擋路的樹根。

趙軍彎下身子雙手抱住樹根,忽聽背後風聲呼呼,一根槍杆子頂住他的後背,來人嘴裏嘰裏咕嚕地嚷著趙軍聽不明白的當地方言,趙軍心裏咯噔一下,頓時明白自己遇上劫道的了。他舉起雙手,轉過身子欲看清劫匪模樣,誰知還未等他轉過身子,卻遭來匪徒一頓劈頭蓋臉地暴打。

慌亂中,趙軍雙臂緊緊護著頭顱,蜷縮在地,可臉上和頭部還是被打出幾道傷痕。劫匪搶走他車上賣金所得的兩萬多塞地後,開著他那輛沒熄火的皮卡車揚長而去。趙軍匆匆一瞥之後,才看清這幫一共五人,其中一人的鼻梁上有一個十分明顯的刀疤。

“我當時嚇得尿都要飆出來了。”趙軍跟我們講完上麵的故事後,心有餘悸地說道。

“阿舅,你所見到的這個刀疤很有可能是我們前天在法庭上見到的那個人。”我抿了一口酒,正色說道。

“小韋說得沒錯,此人就是專門盯著賣金回來的中國人的錢袋子,看到沒帶武器和陪同人員少的礦主,直接搶錢走人。看來我們要多多提防此人。”阿龍接過話茬,補充道。

“阿舅,你報警了沒?”我接著問。

“報警沒有用的,我們礦上前段時間有一老鄉的親戚也是賣金回來被搶了幾萬塞地,後來找到當地的警察局,警察建議我們遇到劫匪,直接打死。偏偏那天我臨走匆忙,也沒帶槍,即使帶槍我孤身一人,也打不過他們。”趙軍一臉茫然,眼下小命是保住了,可車子和錢財都被搶光,他還不知道怎樣回去跟自己的工人和股東交代。

“你的車子有何特征?車牌號是多少?”阿龍接著問道。

“我的車子是一輛福田的皮卡車,車門上有一個拳頭般大小的凹痕,那是老鄉上次倒車的時候撞到工棚突出的木樁留下的,此外車屁股後麵的車廂蓋子那有一個被礦石砸凹的口子,車子是一輛綠皮車。車牌都是英文,行駛證上才有,我都記不住它。”趙軍遞給我車子的行駛證,歎了一口氣,車子被偷後能找回來幾乎沒有,他也不抱有太大的希望。

酒過三巡,看看時間已臨近中午,黑工和藍鳥他們收工吃飯的時間也到了。我們開著皮卡車護送趙軍回到他所在的礦地,快下車時我按照阿龍的吩咐借給他兩萬塞地回去交差,他緊緊拽著錢走回工地。

車子剛剛超過趙軍的工地,阿龍忽然開口道:“小韋,我借錢給小舅子這件事你不能告訴任何人。另外回去之後,你盡快聯係納納,趁著那幫人還沒去銷贓,趕快去追回我舅的車子。”

“我上哪找去?這不是為難我麽?”在茫茫人海要找一輛被偷的皮卡車無異***撈針,談何容易?

“這事看起來很難,其實也不難。這幫人最近經常騷擾附近老鄉的工地,他們肯定在這一帶活動。我們的工地因為有奧蘇拉罩著,所有他們不敢前來騷擾。其他的老鄉可沒有我們這麽幸運。”阿龍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興許我和納納就在附近的工地蹲守上這麽幾天,就會有新的發現。

“要是找不到呢?”我妥協道,對於這樣一件苦差事就是一級偵探恐怕也不會受理,更何況是我和納納這樣的大傻蛋去辦理這樣一件十分困難的事兒,這簡直比登天還難。

“找不到,你們就不要回來了,要是碰巧找到了每人獎勵一輛車的錢。”阿龍又誇下海口。

“那你不如直接去買一輛新的車子送給他算了,省得我們跑一趟,也省得你破費。”不過他後麵的這話倒是引起我的思考,反正我最近幹活也很辛苦,難得有機會出去走一走,找到還有獎勵,那可是幾萬的人民幣,想著想著我都有些猶豫不決。

“好吧,我和納納考慮一下,你可不能反悔。”我繼而改口說道。

“嘿,虧你小子跟我這麽久,我答應過別人的事兒有反悔過的麽?”阿龍單手把著方向盤,瞪了我一眼。我知道這廝當真了,當下也不再跟他爭辯,就默認接受了他這個十分艱巨的任務。

就這樣,我和納納帶著望遠鏡和一些套筒,扳手等隨車工具,當然還有隨身武器散彈槍,奉老板阿龍之命踏上尋車之路。